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职工盟解散前还在混淆视听\卓 铭

2021-09-20 04:28:3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职工盟昨日召开记者会交代启动解散程序,虽说结果还要待下月3日的特别会员大会表决,但骨干之一的蒙兆达前日宣布辞任总干事遁逃英国,加上主席黄迺元昨在记者会上直言“职工盟撑唔到落去”,可见这个乱港31年的政治工会,也终于要成为历史。

  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职工盟在记者会的表现却刚好相反,继续试图打“悲情牌”,务求用尽最后一分力为社会添乱。比如说黄迺元把解散归咎于职工盟非所谓“建制工会”,形容“我哋嘅存在本身已经係一种原罪”云云。

  不知道黄迺元有没有听过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沙特一句名言:“存在先于本质。”简言之,即界定人类自身的并非其本质,而是其实际行为和决定。用沙特自己的话解释,就是“懦夫是他自己使自己成为懦夫,英雄是他使自己成为英雄。”黄迺元说职工盟解散是因为非“建制工会”,但实质上,解散一事根本与是否“建制工会”无关,而是职工盟过去的所作所为所致。

  无视工人利益的政治组织

  那职工盟做过什么事呢?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当全港陷入几乎永无止尽的暴乱,数百万打工仔饭碗因为黑暴而朝不保夕的情况下,职工盟作为香港最大的工会组织之一,完全没有为受害的打工仔出过一句声,更反过来站在暴徒的立场,呼吁参与“三罢”。光从这件事就足见,职工盟在关键时候根本不是其自诩的所谓“真正为工人的工会”,只不过是假借工会二字挂羊头卖狗肉,实情是“真正为政治油水的政治组织”。

  再者,“修例风波”期间新工会如雨后春笋,光是与职工盟相关的便至少有近40个,但当中不少新工会丝毫不见有何作为工会应做的举措,反倒沉迷政治不能自拔,更肆意践踏国家安全红线。

  例如由职工盟扶持的“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早前出版一系列“羊村”黑色童话,把香港人比喻为羊,把内地人比喻成狼,煽动两地矛盾。书中更有段落描述羊有羊角攻击,“守卫羊村”,大有向幼童灌输激进思想之嫌。及后“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五名成员,亦确实因涉嫌“串谋刊印、发布、分发、展示或覆製煽动刊物”被国安处起诉。

  又比如另一个以职工盟作登记地址的“香港金融业职工总会”,除了曾鼓吹“三罢”和在社交平台发布“港独”标语外,甚至公开乞求美国制裁中国;同样借用职工盟地址的“香港酒店工会”,在招募会员时也不忘在传单印上“港独”标语宣传,去年还随职工盟时任主席吴敏儿远赴台湾民进党总部,并公然在社交平台发布有“光时”旗帜的合照。先不说这是否勾结“台独”,但正常工会之间的交流,难道有需要展示政治标语吗?

  勾连外国势力作贼心虚

  对于外界和传媒对职工盟勾结外国势力的批评,黄迺元昨日矢口否认,称与美国劳工组织接触,只是为了推动劳工保障、培育工会理事和集体谈判等事宜,箇中不涉任何政治成分,他又举例有持相反政治立场的工会,过去亦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国际工会联合会的活动。

  香港作为国际城市,与海外工会之间有合作交流其实本不为奇,但职工盟与其相关组织跟外国之间绝不只是纯粹交流。传媒报道职工盟相关的“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亚专)”,二十多年来收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白手套”组织数百万资助,尤其“修例风波”爆发后,“亚专”即获四百多万拨款。近三十年来,职工盟收取的境外款项竟达到逾一亿元。请问黄迺元,究竟什么样的交流,才能拿到如此多的“慷慨”捐款?

  再退一步说,即使坊间不乏职工盟是外国代理人的质疑,但昨日记者会黄迺元也承认,至今未有收到任何警方的信件,要求提交任何资料,换句话说,职工盟现阶段是在连法律压力都没有的情况下,就动议自行解散,完全就是一副作贼心虚的模样。

  至于黄迺元所谓“感到如组织继续运作,将面对人身安全威胁”,但记者追问细节时,他又草草带过称不能透露。若然非要说的话,“被捕入狱”某程度上也可算作“人身安全威胁”的一种,联想过往反中乱港分子被揭发出逃外国时的说辞,加上职工盟前总干事蒙兆达同样用“安全考虑”为由赴英,与其说是为了保平安,不如说更像是逃避法律制裁。

  今次职工盟解散一事,一非政府取缔,二非警方采取任何执法行动,由始至终都是其自行决定的结果,用四个字概括的话:咎由自取。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