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锐评/民主党不是选不选的问题 而是“政治定性”问题\方靖之

2021-09-24 04:31:5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民主党26日举行会员大会,决定是否参选12月的立法会选举。该党元老李华明日前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民主党若想继续存在,则必须参选,否则未来四年将完全失去发声的舞台,在公共事务上彻底“隐形”。并表明,如果民主党最终决定弃选,却又不解散,他个人将会退党。

  李华明的话说得相当直,也说得相当重,民主党不参选将彻底“隐形”已是委婉的说法。当前民主党最大问题已经不是选不选,而是要走上哪条道路?是在“一国两制”下参政议政之路?还是对抗新选制、对抗基本法,走向国家对立面之路?民主党会员大会的决议,正是民主党一个重大的政治表态,是对抗还是合作,这是“政治定性”的问题,不是几个议席的问题,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的问题,不可不察。

  对于参选问题,民主党成员已经思考了近半年,正反意见都已罗列,但长期以来民主党内的讨论,却纠缠于意气之争,计的是小算盘而不是大策略。什么是小算盘?就是民主党成员在考虑是否参选的问题上,最担心的往往是会引起所谓“同路人”的反对,担心会失去一批市民支持,会受到激进派的围攻。他们最常说的是在筹款街站上,很多捐款市民走过来说不要参选,否则就不再支持民主党。所以,民主党成员迟疑了,担心参选会流失支持,失去了捐款。

  至今仍未认清政治现实

  但这些是问题的重心吗?民主党是否参选要考虑的应是其生存和出路,是这个党的持续发展,而不是被一些人骑劫绑架。至于所谓“同路人”的指责更是可笑,“黑暴”之前,激进派有当民主党是“同路人”吗?现在却以所谓“同路人”之名向民主党施压,他们是为了民主党的存亡还是自身利益,还需要说明吗?至于一些“弃选派”如林卓廷、何俊仁、胡志伟以及已潜逃英国的李永达,他们之所以企硬更多是为了发洩个人的怨愤,反正自己已断绝参选之路,不如将民主党推向全面对抗的路线,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民主党利益?是为了香港的“民主”吗?不见得。

  李华明直言民主党如果弃选但不解散,他就会退党,即是说民主党不参选就已失去所有的价值和作用,这样一个政党不解散又有何用?这正点出了事件的核心,一是点明了政党的作用和价值就是议席,没有议席的政党是没有任何价值,不如及早解散;二是打消一些人不切实际的说法,不要以为这次不参选是小事,下次照样可以参选,民主党不参选基本就与亡党无异,这样不如退党。

  李华明话虽然话说得很尖锐,但出发点也是为民主党着想,始终现时民主党最需要的是当头棒喝,大言炎炎,意气之言,说得很容易。然而,对于外界苦口婆心的规劝,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还在自欺欺人,声称无政权的外力介入,民主党不论去马与否,往后都一定有空间维持地区联系与市民支持,“真係睇我们肯付出几多努力,但如果政府出来话你不去选就会犯国安法,这就另当别论。”“究竟民主党係咪一决定不派人出选,就会导致我们违反国安法?我已多次促请政府去厘清、讲清楚,但佢(官员)到而家都无。”云云。何谓主帅无能,累死三军?正体现在民主党之上。

  罗健熙的不堪在于他直到今日仍然未认清现实,未有认清不参选对民主党的毁灭性后果,反而是误导党友,以为今日不选下次大可再来,以为民主党抗拒新选制,还可以在其他范畴、其他领域继续发展。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民主党不选失去的不但是议席,更是生存空间,一个抗拒新选制、杯葛立法会选举的政治组织,他们的人还可以参选区议会,参与公职,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这究竟是无知还是自欺呢?

  罗健熙更不堪的是,他本人多次表示过希望参选的意愿,他身为党主席,完全可以与现届中委会决定是否参选,不必经过什么会员大会。罗健熙等人应断不断,导致今日进退维谷。民主党在参选问题上一直被激进力量主导,党内一面倒都是道德绑架的声音,总之谁建议参选谁就是“叛徒”、“投机分子”,领导层完全没有分析过参选利弊,反而要靠李华明等元老出来做“丑人”。罗健熙为什么不敢出来表态,将民主党带回正轨?

  “铁的底线”绝无侥幸空间

  12月的立法会选举是国安法出台以及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第一场立法会选举,标志着香港特色民主制度进入了新篇章。民主党如果决定不参选,等如是政治上的“对抗”,等如是民主党的“自供状”,表明民主党不会接受新选举制度,不认同以至挑战基本法,这个取态是很清楚的。这也将成为民主党的“政治定性”,变成一个反中抗中的政治组织,这个“定性”将会烙印在民主党身上,在反中乱港者出局的“铁的底线”下,民主党将再没有任何出路和前途。这才是民主党会员大会应该考虑的问题,至于选不选,新选制有没有民主党,不过是旁枝末节。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