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生命的屋宇、雪山和月亮\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博士 魏晓浩

2021-09-26 04:26: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爱看电影,甜鹹杂进。电影不只是电影,电影是导演的提问──你感受到我感受到的吗?你的生命会被我的电影干涉吗?会有岔路吗?看过我的电影后,你看到的屋宇、雪山、月亮,还是原先那个吗?

  《我还未读懂漫山白雪》(文化艺术出版社,二○二一年八月)是本影评集,作者章程本职是建筑师,野生写作者。这本书是他用生命、行动、经历、知识对电影做出的回应。让我惊讶的是,书中大部分文字都是他用手机,在地铁上、飞机上、深夜加班的工作室中,用那些犹如鹭鸶腿上劈精肉般挤出的时间打出来的。他说,写下去,是救自己。

  书中有小津安二郎,他认得人间寂寞。他的电影,保持静观,置身于远处,于事外,不持陈见。他的不置可否不是和稀泥,而是选择温和地理解人世,发现其中的荒诞、可笑、哀愁、悲伤和滑稽。

  书中有姜文,他的电影是太阳照着梦境升起。对于生活,理智并非唯一的光,有时它反倒显得太过明亮。人需要一些暗处,去躲开风和光,仇与恨。艺术家借助梦境打开我们的感官,世界由此变成可以被辨认的废墟、残篇或寓言。

  书里也有梦里行舟的费德里柯.费里尼。如《涅槃经》说:“生世为人难,值佛世亦难,犹如大海中,盲龟遇浮孔。”梦、艺术、文字等东西,就是这样的浮孔,让我们这些时间的过客,在无尽的泅游里,暂且安身。

  书中亦有王家卫,他总在下落不明的灯影里。他的浪漫是内藏的,像一条河,所有的情愫,浮汆在河上。有时河上弥漫开雪和雾,人在舟中,两岸不辨牛马,只见点点灯影。书中还有活地亚伦、许鞍华、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是枝裕和……

  认清物的本质,无疑是有必要的。它不会因为我们的意识而改变,它不脆弱。它让我们反观并不坚固的生活。我们在生活中经历着悲喜,有的能扛住,有的淹没掉人生,有的唤醒人性,有的让人疑世。我们需要有一定的远观视角,做自我的旁观者,去看那些悬崖万丈,看无底深渊。我们需要同平庸对抗,不向卑劣投降。我们要深挖自己。我们要有艺术家的情感,像他们那样逃出被语言和意义攻占的日常世界,直接面对,面对真实的世界及内心的抒情。

  所以,我们需要山,需要月亮,需要雪。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