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百年香港飞起来\愉景湾社区青年 昌子琪

2021-10-03 04:26: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有不少小说通过一个家族的兴衰展现一座城市、一个民族百年发展历程,这些史诗般的小说多会描写个人在历史洪流冲洗中的挣扎与苦难。香港作家西西却独辟蹊径,让香港开埠后一百多年的历史轻盈地飞了起来。

  《飞毡》(洪范书店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将香港化名“肥土镇”,全书以肥土镇花氏家族的兴衰为发展主线,描绘了一副香港近一百多年的社会图像。

  小说的奇妙之处在于,它既写实──从香港开埠时保守生活风气与中西贸易文化的碰撞,到六十年代政府出台公屋及教育政策对社会的影响,到九十年代时代变迁中文化身份的重塑,将百年间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笼罩其中;书中又穿插着十分魔幻的段落,比如孩子们坐在飞毡上飘荡,温情地注视这片土地。虚实之间,让读者更加珍视这座城市,亦倾注更多热爱。

  西西笔下的“肥土镇”仿佛是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但与华丽而沉重的《百年孤独》不同,小说中没有主线情节,也没有剧烈冲突,作者几乎没有正面描写一百多年间香港发生的任何一件重大事件,她只写普通人最琐碎的生活,比如写家具──为了节省居住空间,人们开始把床做成两层甚至三层;“荷兰水”在市场的流行,详细讲解其制作工艺。

  在西西看来,贩夫走卒的衣食住行才是生活的本相,一个人的本土感情正是形成于每日接触的琐碎中。这种弱化情节的叙事手法,也赋予了小说飞扬轻盈的质地。

  西西曾说自己不懂乡村,不懂天堂或地狱,只能写城市。对现代化、城市化相关的文学多表现人的颓废、异化,但西西笔下的城市却总是温柔的。

  《飞毡》被称为西西写给香港的情书,她以孩童般的语言,童话寓言般的叙事结构,勾勒出她对香港最美好的期盼:在这里,有情的人与有生命的物相互融合,所有的差异都会被包容。肥土镇的人们无论面对怎样的变化与困境,始终保持温和宽厚的本性,人与人之间没有激烈的冲突,连爱与恨都是清晰明朗,宛如柏拉图理想国中的正义良民。

  卡尔维诺曾说,我们不一定总是要面对生命中那些非常沉重的,让人不得不接受痛苦的真相,我们可以运用智慧,飞扬起来,避开它。我想,避开不是逃避,“飞起来”是为了让我们看到善良与单纯作为城市的品格与底蕴,是更值得被珍视的东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