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新闻背后/彻查恐吓信背后的主脑\卓 铭

2021-11-25 04:27:4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法院近日接连收到恐吓信,针对的都是曾审理或正在审理黑暴案件的法官。据传媒报道,社交平台Telegram上有自称因参与黑暴而“流亡”到台湾的人,承认寄恐吓信,并附上疑似恐吓信的照片,上有“HOR-FOON HAY IS WATCHING YOU”(何欢喜正看着你)的字句,信上有一块渗着汁液的生肉片。

  黑暴转入地下死心不息

  不论今次事件是否真由此人所为,向法官、官员、政界人士寄肉片信,或在社交平台上公然恐吓有关人士,都是对本港法治明目张胆的挑衅,其动机也呼之欲出,无非是为了令法官、令司法机构感到恐惧,迫于压力而轻判或释放黑暴案件中的被告。

  从寄恐吓信到公开承认责任,此行动模式与恐怖组织如出一辙,结合今年7月1日发生的刺警案,无一不在证明黑暴已转向地下活动,这由侧面说明暴徒们再难成气候,无法再明目张胆发动暴乱与中央和特区政府对抗,是以只能用一些下三滥手段作垂死挣扎。然而,这不代表政府与公众可以放下警惕,遭到毁灭性打击的黑暴,即使潜逃到海外,也终究没有放弃反中乱港的目的,部分人反而变得更加激进,趋同于恐怖分子。虽然今次恐吓信事件未有出现人命伤亡,但如果当局只用对待恶作剧般的态度应付,那就跟敞开大门无异,很可能发生不堪设想的后果。

  也许有人会觉得信件的内容不过一块肉片而已,“看着你”也不算什么具体的威胁,过分认真看待似乎是小题大做。这时不妨看看昨日另一宗案件,一名送货员去年2月运送司华力肠到香港警察学院食堂期间,于Instagram上载照片并扬言“我要你哋全部毕唔到业”,早前裁定刑事恐吓罪名成立,裁判官昨日判处被告入狱7个月15天。尽管被告声称自己只是戏言,而且不涉及暴力或任何武器,但裁判官仍出于学警受惊以及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的考虑,判处被告罪成。可见即便只是肉片,只是表示自己“紧盯着”法官,只要结果上有法官因此受惊,便有可能触犯刑事恐吓罪。

  警方需要认真看待这宗案件,除了其严重性外,还有另一个理由。首先,我们无法查证今次事件是否该名自称“何欢喜”的人所为,但不论真相是哪一边,都改变不了案中耐人寻味的部分。

  假如案中犯人的确是何某,据其在Telegram上所言,自己在黑暴后已“流亡”到台湾,换言之,肉片信应该是从台湾寄出的。于是会产生一个疑问:一封夹着生肉、散发肉类变质腐臭,甚至有汁液渗出的信件,从台湾寄到本港高等法院及区域法院,难道整个过程完全无人发现信件有问题吗?

  提高警惕防止黑暴再起

  也许今次事件以外,我们还要关注海关与邮政局检查邮件安全性的程序,有关人员可能需要提高对寄往政府机构或司法机构邮件的警觉性,及早发现事件。

  换一种想法,如果肉片信其实非何某寄出,事件与之完全无关,亦同样衍生出其他疑问:何某为何要主动承认责任?不能排除有恶作剧或贪玩的成分,但还有另一个可能性:声东击西,目的是为了掩护目前仍身处香港的真正犯人或组织。

  如果这样考虑的话,今次恐吓信事件便呈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面貌。因为照常理推断,何某身处台湾,本港警方现时无法遁正常途径寻求台湾警方协助调查或移交疑犯,最多可能只是发通缉令,也就是不会对此投入太多的警力。但这或许正正是对方的目标,把警方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模糊的目标上,从而分散对本地犯罪的关注,为未来实行更危险的计划做准备。

  从结论来说,肉片信的疑犯可能身处海外,但本质上,今次事件仍然是一宗本地罪案,警方不单要遁何某这条线索展开调查,也要加强防范本地其他个人或组织策动的恐怖活动。

  距离立法会换届选举日不足一个月,作为新选制首次立法会选举,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更是香港近来最大型的政治活动。在这个重要时刻,警方须展开深入调查,决不能令黑暴有任何机会死灰复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