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锐 评/《明报》想接过《苹果》的煽动角色?\卓 伟

2022-01-10 04:24:5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香港的舆论环境,并没有因为《苹果日报》、《立场新闻》、《众新闻》等反中媒体的退场而海晏河清,反而在“热战”退潮之后,意识形态、舆论宣传上的争夺较以往更加激烈,“本土派”“港独”思潮仍然在香港社会阴魂不散,荼毒青年学子。一些阴阳怪气的报章媒体,依然为这些散播“本土派”“港独”歪理者提供一席之地。

  刊登“‘港独’学者”文章

  陈云、黄毓民、练乙铮、李怡等人虽然在国安法落实后纷纷或潜逃或退隐,但仍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祸港之心不息的所谓学者继续出来大肆散播歪理,以各种隐晦不明、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学术理论,继续宣扬“激进本土”以至“港独揽炒”一套,极尽挑拨煽动之能事。其中,早前被岭南大学终止教席的前岭大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罗永生,便是一个极为恶劣的例子。

  他日前在《明报》发表名为《权力魅惑狂献祭 知识分子作羔羊》的文章,对于国安法的落实作出种种毫无证据的抹黑,对于反中媒体的停运不但如丧考妣,更上纲上线,乱泼污水。他在文中指当局为了转移立法会选举“低投票率”的视线,于是在社会上进行所谓“大清算”,“多间大学校园内具有重要历史价值和象征意义的纪念六四雕塑被火速移除,网上新媒体如‘立场新闻’和‘众新闻’也连随倒下,显见这场底线未明的‘大清算’的焦点,已经由示威者、政治活跃分子、民间组织,去到仍然没有依附建制的传媒机构。”

  他并称“经策划和部署的新一波行动,在选举后立即一个接一个地执行。先捣毁十多廿年来寄居于大学校园、令六四记忆不断在香港催化‘不服从’思想的图腾,继而抓捕独立自由媒体的负责人,冻结其财产,迫使其停运。只有如此一鼓作气,才能转移选举‘失利’的视线。”罗永生自称是一个学者,但他连学者最基本的求真精神、基本的中立持平、基本的逻辑思维都付之阙如。他指当局在选举后进行“大清算”,是为了转移“失利”的视线,但请问追究违法媒体、移除港大僭建物与选举有何关系?

  被依法追究的违法媒体,被罗永生称为“作为权力祭献仪式的牺牲品”;被依法移除的所谓“国殇之柱”,被他指称是要“整治大学”;依法办事变成他口中别有目的的“政治仪式”。全世界的新闻自由都有界线,包括不能诽谤、不能挑战社会秩序、不能挑战法律,更不能损害国家安全。这些界线不是香港独有,全世界都一样,如果因为撞碰这些界线而被追究,就是法律问题,不是新闻自由问题。现在《立场新闻》骨干是因为煽动罪而被警方检控,煽动罪不是什么香港独有的法例,是否入罪也由法庭判断。至于《众新闻》等更是作贼心虚自行停运。请问警方依法办事何来什么“权力祭献”?如果说反中媒体是国安法“祭献仪式的牺牲品”,这样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祭献?是为了香港安定繁荣还是为反中势力服务,还需要说吗?

  至于港大的雕塑,本来就是霸占校园,宣扬仇中思想,港大移除与整治大学有什么关系?与大学自主又有什么关系?罗永生文章大量引用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故意令人看到云里雾里,但内容核心就是为反中媒体、为“反中伪术品”鸣冤,并且肆意抹黑攻击国安法,诬指国安法“旨在展示权力的强度和深广度是如何无坚不摧的祭献仪式,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正是在刀锋口上的羔羊”,目的就是煽动社会的憎仇和对抗。这就是罗永生文章的主线和主旨。

  一纸“声明”无法卸责

  然而,说到“祭献”,谁人及得到罗永生之流,是他们最早“创造”出荒谬绝伦的“本土自决论”,向大批青年学子植入“港独”“分裂”思维;是罗永生之流在“黑暴”期间不断煽风点火,支持暴力,更指“揽炒”是一种“解殖运动”,令大批学子走上了违法暴力的不归路,不少人更因此前途尽毁,成为罗永生的“祭献品”。

  罗永生多年来的言论,足以证明他不只思想极端,更一直宣扬“揽炒”抗争主张,他以学者、教授、作家的身份,在大学内、报章上散播这些具有严重煽动性、危害性的言论,他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将中央诋毁为“殖民者”,并指“解殖所需的‘暴力’,并不是去更换这部殖民机器的零部件,或者更换统治者,而是要粉碎这部机器”。这不是赤裸裸的煽动暴力、颠覆是什么?不是将大批青年学生推上违法绝路,向反中乱势力“祭献”是什么?罗永生多年来害了多少青年,以学者之名祸乱香港,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出来大放厥词?

  《明报》刊登这样一篇文章,到底意欲何为?该报日前在“观点版”中新增一则“编按”,声称“绝无意图煽动憎恨”云云。如果《明报》真不是想接过《苹果》的煽动角色,就应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一则“免责声明”,改变不了客观事实!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