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国际关系/哈萨克何以飞出骚乱“黑天鹅”?\张敬伟

2022-01-15 04:24: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中亚大国哈萨克因为天然气涨价而引发一场骚乱。没有人想到,2022年第一只“黑天鹅”竟然从这个中亚国家飞出。毕竟,这个中亚大国不久前还刚刚举行了国庆庆祝。有人嗅到“颜色革命”的味道……总之,哈国飞出的这只“黑天鹅”不同寻常,是如何孵化出来的呢?

  作为资源大国,即使哈国将天然气价格由每升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翻倍至120坚戈(约合人民币1.75元),也不至于让哈国人愤怒到走上街头。何况,哈国政府最终把气价降至每升50坚戈(约合人民币0.73元)。可见,天然气涨价只是街头骚乱的导火索。

  民众走上街头,民生诉求开始异化为政治运动,继而升格为打砸抢的骚乱,具有典型的西方支持的“颜色革命”特征。故而,哈萨克政府到俄罗斯,都会将骚乱的幕后黑手指向美国和西方。数据显示,哈国拥有NGO超过2万个,这场骚乱中这些NGO起到了煽风点火的作用。而且,美国和西方政媒也的确没有閒着,而是一如既往地谴责哈国政府,支持街头运动,这种意识形态划界,更增加了西方在哈萨克制造“颜色革命”的事实。

  2万NGO扮演何种角色?

  虽然美国坚决否认插手哈国骚乱,且将此视为俄罗斯散播的虚假消息。哈国内乱,变成了美俄以及西方和俄罗斯的博弈。事实是,哈国总统托卡耶夫将街头骚乱定义为恐怖行为,下令“无预警开枪”,且向集安组织求援,集安组织维和部队迅速介入,哈国局势基本平稳。

  哈国骚乱没有发展成“颜色革命”,西方对托卡耶夫政府的“镇压”行为口诛笔伐,且集体谴责俄罗斯的外力干涉。但这只是美欧和俄罗斯矛盾深化的折射。在哈国骚乱的博弈中,俄罗斯占了上风。毕竟,乌克兰“颜色革命”成功,导致北约侵入俄罗斯“一米线”,这次俄罗斯反应迅速没有给西方任何机会,保住了中亚这个“卧榻之侧”没有起火。

  显然,哈国飞出的“黑天鹅”,充满着诡异的美俄欧博弈特征。当然,这个中亚大国的突然骚乱,也有着深刻的内因。

  哈萨克领土面积和西欧相当,价值油气资源丰富,总人口只有不足2000万人,按理说这个中亚国家应该国富平安才好。但是该国经济严重依赖资源出口,资源类出口占比73%。工业体系不健全,产业结构不合理,资源类出口受制于外部市场的波动。高油价时代,哈萨克经济增长迅速。一旦遭遇外部经济不景气,如国际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油气价格波动较大,即使如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国家和俄罗斯等非OPEC国家,油价下跌也会遭遇货币贬值和金融危机,更遑论哈萨克。加之疫情时代形成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难题,哈国经济民生自然也受到严重波及。

  经济糟糕,产业单一、出口依赖……在天然气涨价的刺激下,哈国民众长期积累的民生怨气也就喷薄而发。

  大小“玉兹”权鬥未止息

  除了经济民生因素,哈国也有长期积累的大、中、小“玉兹”矛盾。所谓“玉兹”是指地方部落联盟和行政区划相结合的一种军事政治架构,从15世纪开始到现在的哈萨克政坛,一直存在着三大“玉兹”的权力之争。若分权平衡则哈国政局稳定,若权力失衡必然政局动乱。苏联解体后,出身于中玉兹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长期执政,中玉兹掌控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大部分权力,引发大、小“玉兹”尤其是小“玉兹”的不满。2019年,虽然纳扎尔巴耶夫不再担任总统职位,但依然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原本是上院议长的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并未掌控哈国实权。哈国重要职位为纳扎尔巴耶夫的亲信和亲属占据,然而随着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儿前年赴英国政治避难而被解除公职,哈国权力架构也陷入失稳状态。这次骚乱也和该国传统权力架构失衡和现实的权力博弈有一定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本无实权且一向温和的托卡耶夫总统,给人以铁腕处理街头骚乱的印象。而且,骚乱过后他也成为实权总统──突然飞来的“黑天鹅”不期然改变了哈国权力格局,这是偶然与必然的政治辩证法还是蕴含着更多权谋博弈,不得而知。不过,托卡耶夫总统在集安组织的配合下,迅速平息骚乱,也算是虚惊一场。最新消息是,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8日发声他并未出走他国并号召民众支持哈国政府,更显托卡耶夫总统已经牢牢把控哈国权力。

  这也意味着,面对“颜色革命”,中亚国家和集安组织有了更好应对。不过,哈萨克还是要练好内功,方能避免“黑天鹅”之祸,消化“灰犀牛”难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