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公评世界 > 正文

公评世界 | 从国务院到白宫,美国的混乱超出想像

2020-07-31 04:24:11大公报 作者:周德武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特朗普的任期还剩不到半年,但国务院居然有11个副国务卿和助理国务卿的岗位至今处于空缺状态,这在历届政府中也是少有的怪现象。

据参议院外委会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过去三年间,国务院的工作人员普遍对国务卿没有信心,觉得自己的工作不被尊重,有一种被轻视的感觉,促使许多人离开工作岗位,造成国务院专业人才的大量流失。前不久,美有关监管机构还在调查蓬佩奥夫妇“不适当地要求工作人员和外交安全人员为他们做家务,例如接收外卖和其他差事。”

国务院对此指责并不买账,称由于民主党把持的国会对于官员提名的听证不积极,导致许多岗位空缺至今;而民主党议员则反击说,国务院提名的许多人选不合格,其中有一些种族主义者或有道德瑕疵,“无法代表美国”担当外交使命。双方之间的唇枪舌剑将美国务院的管理问题置于阳光之下。

自蓬佩奥接任以来,他的心思没有用在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方面,而是周游列国挑拨离间,以分裂世界为己任。连美国媒体也认为,蓬佩奥是最不称职的国务卿。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他觊觎2024年的总统大位。一些舆论评论道,如果这一切变为现实的话,蓬佩奥的美梦就会变成全世界的噩梦。

美国政府的管理混乱问题岂止是国务院一家,白宫的混乱更是有过之无不及。特朗普最近承认自己在推特上呆的时间太长,而且转贴不当也招来不少批评,尤其是转发一个“巫婆”推销用奎宁治疗新冠的视频,遭到许多美国人的嘲笑。在抗疫问题上,科学让位于政治,科学家听命于政客,美国已超过440万人感染新冠病毒,15万多人死亡,早已超过了最初14.7万人的预测模型,而现在又将死亡预测数字调高到22万,不知道能不能就此打住。

22万不是一般统计学上的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对于冷血的政客而言,这些仅是一个符号,与泪水无关。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7月28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美国的问题表面上是特朗普太急于看到良好的就业数据而无视感染风险,结果造成了疫情的大幅度反弹,美国人仅有的一点耐心在疫情面前荡然无存。

在克鲁格曼看来,戴口罩不仅是自我保护,也是为了保护他人。但特朗普政府却如此愚蠢,做出了许多自我毁灭的行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帮人是自私邪教的成员。克鲁格曼指出,共和党的自私自利并不是主要问题,而是他们把这种自私神圣化,这种邪教狂热正在害死美国。

离美国大选投票日不到100天,特朗普的民调大幅度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被逐出白宫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摆在特朗普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推迟大选,等待新冠疫苗问世,如果疫苗奇迹发生,这样特朗普就可以把拯救美国人民的功劳算到自己的头上,从而可以继续领导美国四年。这不,特朗普昨日在推特上投石问路,希望等到人们有安全感的时候再投票,但推迟大选需要修改宪法中的有关条款,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不会轻易让特朗普过了这一关;第二,不承认大选结果。2020年的大选,一些年长者害怕染病,大多会选择邮寄投票。鉴于特朗普对邮寄投票抱有深刻的成见,认为这将导致美国历史上最具欺诈性的选举舞弊,为特朗普不承认大选结果埋下了伏笔。特别是在摇摆州,如果他与拜登选票接近的话,2000年的一幕也许会再次发生。CNN担心,在点票期间,特朗普可能煽动粉丝上街示威,与拜登的支持者爆发冲突,从而造成社会动乱。《华盛顿邮报》分析指出,从11月3日至2021年新总统的就职典礼期间,如果出现争议,特朗普有可能让联邦军队介入。

在过去244年的美国历史中,美国总统的交接总体顺利,但也并非完全一帆风顺。1800年和1876年都曾经出现过一些争议,但最后都以和平方式解决。

特朗普作为一个政治另类,毫无政治底线可言,正像他把司法部长巴尔变成了自己的“政治打手”一样,军队会不会完全听命于特朗普还有许多疑问。至少从这次平定“黑人命贵”骚乱来看,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有意与特朗普保持一定的距离,特别是拒绝让军队参与平暴,最后特朗普不得不作出让步,让军队回到了各自的军营。

美国大选最近的一次争议出现在2000年。当时小布什和戈尔选票不相上下,谁在佛罗里达州胜出,谁将成为美国总统。当时两人的选票非常接近,按规定就要重新计票。但共和党控制的最高法院叫停了重新计票,直接宣判小布什胜出。舆论认为,与其说2000年的美国大选是由法官判出来的总统,还不如说是戈尔接受了这样的判决。小布什的当选不是胜在法律,而是胜在戈尔本人的妥协。但特朗普10天前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拒绝承诺接受大选结果,让许多美国人对大选之后出现“两个总统”的前景感到十分担忧。

在抗疫面前,特朗普本可以团结中国,通过中美联手,对新冠病毒进行封堵,为世界作出表率,但美国却找错了敌人,把同一个战壕里的中国视为敌人,以至于让美国付出惨重的代价。现如今,80%的美国人认为国家走错了方向。

一手好牌被特朗普打得稀巴烂,让其焦急万分。毕竟特朗普连任不了,不是体面下台的问题,而是面临税单被公布,以及滥权、阻碍司法等系列指控。佩洛西早就扬言,她不希望看到特朗普下台,而是看到他坐牢。为了连任,特朗普真是豁出去了,一切能用的手段都会从他的工具箱中拿出,一场比投票本身还要惊险的大戏正在徐徐拉开大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