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修例不能久拖不决,经济民生才是关键\屠海鸣

2019-06-06 03:02: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修例之事引发的“政治争拗”已三月有余,特区政府解疑释惑,广纳民意,推动修例的初心和善意始终不变。连日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其领导的管治团队,马不停蹄与驻港外国领事会晤、与在港外国商会见面、与本港各界代表交流,起早贪黑,煞费苦心,目标只有一个:减少折腾,早日通过修例。反对派除了“撒谎”、“撒泼”、“告洋状”,已拿不出像样的理由阻止修例,更缺少民意支持。

  在这种情形下,修例不能久拖不决,立法会应尽快审议修例方案,履行宪制责任,不要上了反对派的当,无休无止地陷於“政治泥潭”,香港经济民生的大事要事很多,许多事项都必须由立法会审议后才能实施,不能因“政治争拗”耗费时间,耽误香港发展,影响市民福祉。

  管治团队从善如流

  特区政府提交的修例草案,原本是通过立法会法案委员会进行充分讨论,政府官员到立法会回答提问、进行沟通,形成共识后提交立法会大会讨论通过。但由於反对派的肆意阻挠,法委会连主席都无法选出,修例在立法会受阻。

  事情愈看愈清,道理愈辩愈明。令反对派没有想到的是,修例虽然在立法会受阻,但修例内容在社会上得到了更大範围的传播,林郑特首和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等多次向社会解疑释惑,从修例的初衷到具体条款的内涵,从国际司法合作的大势到处理“台湾杀人案”的迫切性,可谓“苦口婆心”。这些宣传解释工作以有力的事实,戳穿了“个个都是逃犯,人人可能被抓”的谣言,达到了以正视听的效果,赢得了愈来愈多市民的支持。

  在此基础上,管治团队虚心听取市民意见,包括接受各界提出的一些合理意见,先后对草案进行了两次重大修改。第一次是将46项罪行减到37项;第二次提出六项新的内容,包括将移交门槛由早前建议的三年刑期提高至七年等,并在原有“八不移交”之外再增加了多项额外人权保障,也已涵盖了先前反对派所要求的“人权保障”内容。

  林郑管治团队如此从善如流的目的何在?是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是不让香港成为“逃犯乐园”、“避罪天堂”,是为了维护香港的法治核心价值、维护港人的长远福祉。可以说,政府在此事上的作为,是积极主动地履行基本法赋予的宪制责任,无懈可击。立法会如不尽快审议修例草案,则是罔顾宪制责任,实为失职!

  反对派不代表主流民意

  反对派从一开始就打“民意牌”,实则代表假民意、或代表少部分民意,并不能代表主流民意。

  修例提出之初,反对派就造谣说,商界反对修例,一旦修例成功,商界大佬们就要从香港撤资。事实如何呢?蔡冠深、郭炳联、李泽钜、吕志和等商界人士纷纷表示,大家守法做生意,何惧被当做“逃犯”移交?认为香港绝不能成为不法分子逃避法律制裁的藏身之所,呼籲社会以理性务实的态度看待是次修例。

  围绕修例的争拗进入白热化阶段后,反对派当中的乱港派、卖港派又“告洋状”,甘为“八国联军”围堵中国提供“弹藥”,竟然把“状词”内容扩展到贸易、经济、技术创新等领域,请求“八国联军”制裁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这已经不是简单地“反修例”,而是反中国、反香港、反“一国两制”。卖港派的露骨做法,令市民看清了他们的汉奸本性。愈来愈多的人认识到,“反修例”只是一个噱头,他们真正目的是协助西方势力遏制中国崛起。

  再接下来,反对派为了製造“市民反修例”的舆论,竟然在推动“联署”反修例时,盗用本港多间学校或校友会名义,上演了一齣“联署”造假的把戏。此举令相关学校和人士十分愤怒,他们欺骗公众已经到了不择手段、毫无廉耻的地步,导致诚信破产。

  客观地讲,当初一些市民对修例不关注、不了解、不理解,这麼几个回合下来,人们看到的情形是:特区政府纳诤言、撑法治、听民意、顾大局;反对派却撒大谎、耍无赖、卖国家、卖香港。反对派一再宣称自己代表主流民意,现在还有谁信这些鬼话?事实上,网上“联署”支持修例的市民已达52万人之多,反对派即使在“联署”造假的情况下,报出的“联署”反修例人数也相差甚远。反对派凭什麼代表民意?

  立会应更多关切经济民生

  立法会议员有权力对特区政府提交的方案投反对票,也有职责在讨论阶段发表反对意见。但这一切,都必须遵循立法会议事规则。议员涂谨申先是“自封主席”,形同“政变”,后又窜访美加,请求外国势力干涉中国内政;还有反对派议员散布谣言欺骗公众、使用暴力逼停立会会议,等等。这些行为不是履行宪制责任,而是破坏香港的宪制秩序,与议员的身份极不相称!

  立法会不是战场,立法会须依法对政府提交的方案审议把关。立法会开会的时间也很有限,如果任由反对派议员这样闹下去,立法会将陷於瘫痪,无所作为,香港的许多大事要被耽误。比如,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事关香港经济发展,“明日大屿计劃”事关香港的民生福祉,其中涉及的诸多事项,都需要政府提方案、立会做审议,如果立法会陷於无休止地争拗,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则寸步难行,香港还有什麼希望可言?

  修例草案“直上大会”既有先例,又有主流民意支持,当断则断, “直上大会”应如期实施,尽快完成修例工作,促使香港各界尽快把目光聚焦到经济民生上来,这才是关键!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