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从“6.12”到“6.21”看到了什麼?/屠海鸣

2019-06-26 03:16:2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四个月以来,香港因修例而出现的乱象,在6月12日和6月21日达到极致。基本法规定,香港市民享有集会、遊行、示威的自由,回归以来,香港居民的该项自由从未受到限制。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6.12”的遊行活动中,在大多数示威者和平、理性、非暴力表达诉求的同时,却有上千示威者公然实施暴力行为,他们撬地砖、自製铁支作为武器,有的口罩遮面,有的黑衣裹身,不断衝击警戒线,故意挑起事端,发动暴乱。为维护公共安全,警察使用了有限武力,才阻止了暴力蔓延。“6.21”事件中,数千名激进乱港分子包围湾仔警察总部16个小时,扔鸡蛋、蒙“天眼”、骂警察、堵通道,致使警队无法出动,也令港岛交通大动脉再度堵塞。此后几天,更有示威者肆意衝进税务大楼扰乱正常秩序。

  香港是一个文明、自由、开放、多元的社会,市民有不同意见,完全可以透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表达。但从“6.12”到“6.21”充斥着暴力,而且,社会上有一些人还在为暴力辩护。从“6.12”到“6.21”看到了什麼?看到了香港的危机。

  看到了法治的倒退

  香港人视法治为核心价值。但“6.12”和“6.21”事件则透射出法治的倒退。

  其一,“网络暴力”未受应有谴责。“6.12”遊行之前,就有人在网上放言“杀特首”,并公布了特区政府部分官员的住址和家庭信息,煽动市民仇视政府。在香港,任何人可以表达不同意见,但不能公开谩骂他人,甚至威胁他人人身安全。这是一个文明社会应有的公民素养。这些“网络暴力”不仅严重违背法治精神,而且逾越了道德底线。对此,反对派人士却熟视无睹,社会舆论谴责的强度远远不够。

  其二,把“和、理、非”与暴力混为一谈。在“6.12”和“6.21”事件中,现场视频清晰显示,确有部分示威者手持砖头、铁支衝击警戒线。警察实施的有限武力是被动的,而非主动。警方有维持秩序、保护立法会大楼的职责,也有保护自己安全的责任。如果警方没有採取措施,可能会有更严重的情况发生。但一些人在评论此事时,炒作“警察向学生开枪”,却不说针对的是什麼人?将和平、理性、非暴力表达意见的市民和少数暴徒混为一谈。这是对法治的严重蔑视。

  其三,有人故意煽动仇警情绪。香港警队是一支优秀的执法队伍,在全球享有盛誉。在几乎每一项全球排名当中,香港警队都位居世界前列。去年香港更录得49年来的最低罪案率,这背后是全体香港警察的辛勤付出。然而,从“6.12”和“6.21”事件可以看出,有一股势力正在暗中煽动社会的仇警情绪,试图把警察推到市民的对立面。如果作为执法力量的警队受到打击,无法正常行使执法权,香港则会陷入混乱。这是非常可怕的后果!

  看到了自由的迷失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崇尚自由、渴望自由,但自由是有边界的,你在享受自由的时候,不能妨碍他人的自由,不能逾越法律的边界。这是基本準则,也是基本常识。从“6.12”和“6.21”事件可以看出,一些人的行为严重越界违规。

  其一,逾越法律界限。在“6.12”的遊行队伍中,有人打出港英时代的旗帜,有人呼喊“港独”口号。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这一“身份”早已透过基本法确立。也就是说,在香港,“港独”是一个不可以讨论的话题,不属於“言论自由”的範畴。这些言行逾越法律界限。在“6.21”事件中,有人用胶带封住警察总部大楼门前的摄像头,以便自己的违法行为不被留下证据。这是明显妨碍执法,同样逾越法律界限。

  其二,妨碍他人自由。示威遊行须在劃定的区域、按规定的路线、在规定的期限进行。但“6.12”事件中的数千暴徒,明显违反这三条,妨碍了他人的自由。而“6.21”事件中的激进乱港分子,围堵警察大楼出口,导致身体不适的警员无法及时送医院,还导致港岛交通大动脉再度堵塞,特别是激进乱港分子骚扰税务大楼,导致市民没法办事。这都属於妨碍他人自由。

  年轻人是香港的未来。年轻人更崇尚自由。“自由”的真谛是什麼?“自由”的边界在哪裏?从“6.12”和“6.21”事件中,让人看到自由的迷失。在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教唆下,一些年轻人步入迷途,令人忧虑!

  看到了香港的病态

  香港病了!也许有人不同意这个判断,但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些背后策劃暴乱的幕后黑手暂且不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病得不轻。

  症状之一:偏执狭隘,狂躁易怒。在香港,一些人只讲权利,不讲责任;只讲“两制”,不讲“一国”;只要“一国两制”带来的好处,不尽“一国两制”应有的义务。更有一些人不顾事实,偏执狂躁,“逢中必反”、“逢特区政府必反”。以“6.12”遊行为例,有些人连修例草案都没有读过,对修例的利弊得失更没有细心思考过,便“反对”、“愤怒”。

  症状之二:耳聋眼花,神志不清。在香港,一些人对内地印象还停留在“文革”时期,对内地司法印象还停留在“红卫兵时代”。内地早在1979年就全面否定“文革”,内地司法进步也是世人皆知,香港一些人却看不到、不愿看,“个个都是逃犯,人人可能被抓”的谣言竟然也有人相信,“痴呆症”不轻,令人匪夷所思!

  从“6.12”和“6.21”,让人看到了香港的危机所在。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好事。重新振作须从认识危机开始,社会各界和香港市民应从危机中汲取教训,撑警队、护法治、挺特首,从今再出发,合力护家园!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