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滙控辜负的是港人的信任和期望\屠海鸣

2020-09-23 04:23:2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昨天,《大公报》头版头条醒目报道“滙控大难临头”;《文汇报》也在要闻版刊登“滙控涉助庞氏骗局”的新闻;看一下本港其他平面媒体,“滙控插半成”、“滙控穿海啸价”、“滙控25年新低”、“滙丰再传坏消息”……,无不成为头条新闻。再看大街小巷,从商贾巨富,到市井小民都在议论这个股票代号“00005”的醜闻。

  因捲入协助洗黑钱醜闻,滙控前天股价急泻5.3%至29.3元,昨再跌至28.7元,连跌五个交易日,创25年新低。而滙控今年以来股价已累跌逾半,市值蒸发超过6500亿元。受此连累,香港无数股民财富急剧缩水,许多人欲哭无泪,哀鸿遍野。

  滙控在中国获利最丰

  这令人想到今年四月一日,滙丰控股突然发了一个公告,宣布将取消2019年四季度和2020年前三季度的派息,同时“承诺”今年将不进行任何的股票回购。在遭遇黑暴与疫情双重袭击之后,中小企业结业停业不断,许多打工仔失去饭碗,市民手中余粮不多,原本就度日艰难,期望手中的滙丰股票能为日后的生活“兜底”,结果一线希望却就此破灭!

  滙控一次又一次辜负了港人信任和希望,对此,港人岂能无动於衷!

  滙控业务遍布全球,但获利最丰厚的是中国。2019年度,香港为滙丰贡献了120.49亿美元的除税前利润,佔滙丰全年利润的90.27%;包括中国内地在内的亚太其他地区贡献64.19亿美元,佔比48.09%。

  为什麼滙控能从中国获得如此丰厚的利润?不外乎有两个原因:

  其一,中国政府大力支持滙控在香港及内地发展业务。滙控的主要业务是个人理财和工商业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内地是全球成长最快的经济体,如今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货物贸易国,拥有的中产阶层已超过美国的总人口。这个巨大市场令全球各大银行动心。而滙控作为英资企业,在香港回归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裏,做了许多背弃香港的事情,但中国政府宽宏大量,不计前嫌;香港回归后,仍给予其发行港币的特权,维持其香港金融业老大的地位。不仅如此,中国政府还支持滙控在内地发展业务,滙控在内地的业务一路顺风顺水,成为外资银行在内地市场的佼佼者。

  其二,香港市民对滙控情有独锺。“圣诞鐘,买滙丰”,这是在香港流传了30多年的投资佳话,是指在圣诞来临前买入滙丰,等待分红。香港人对滙丰股票感情深厚,不但富豪持有,政府、强积金也会买入,甚至普通百姓将其作为礼物送给子女;还有不少市民购买滙丰股票,以红利作养老之用。香港市民对滙丰股票的锺爱,令滙丰在香港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经济竞争最重要、最紧缺的资源是什麼?是市场。如果没有中国香港及内地提供的巨大市场,滙控不可能有巨大利润。因此,中国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市民对滙控实在不薄!

  滙控对不起香港股民

  从一些媒体披露的情况显示,滙控涉及的投资诈骗为“WCM777万通奇迹”,骗局主脑自称经营所谓的万通投资银行,许诺投资者将在100天内得到100%的盈利。这是一宗典型的庞氏骗局,美国、中国、哥伦比亚和秘鲁的许多投资者上当受骗。骗局主脑则将骗款汇往香港的滙丰银行账户,总涉事金额高达8000万美元(约6.24亿港元)。美国加州当局早在2013年9月就曾告知滙丰;滙丰内部也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3月之间提交了三份可疑活动报告,却一再放任可疑汇款源源不断汇入“WCM777”的香港账户,直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2014年4月提出起诉之后,才关闭这一账户。当时账户已几乎没有余款,无法追回投资者的损失。

  从这个案件来看,滙控高层对骗款似乎“睁一隻眼闭一隻眼”。而滙控涉及洗黑钱的事件不止一件。据悉,自金融海啸后,滙控先后涉及助伊朗洗黑钱、助客户逃税等事件,被美国多次罚款,累计涉资逾200亿港元。由於滙控高层的堕落,造成信誉扫地、引发股价狂泻,经济损失转嫁给股民;而香港拥有最庞大的滙控股民群体,滙控实在是对不起香港股民!

  滙控对不起香港股民的事不止这一件。滙控今年四月一日宣布停止派息。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其财务完全有能力继续派息,并已做好準备,但是英国审慎监管局要求终止派息计劃。意图是保留更多资金,用来应对疫情对英国经济可能带来的危机。为应对英国本土可能出现的危机,让香港股民作牺牲品,这合理吗?

  应取消滙控在港享有的特权

  滙控的市场主要在中国,滙控的股本结构也早已发生变化,英资比重明显减少;然而,滙控董事局和高层管理人员几乎都是英国人。正是在中国人无法跻身滙控高层的背景下,滙控一边赚取中国人的钱,一边损害中国人的利益。

  金融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命脉所在;综观世界各国,最大的银行都是本国的,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各国基於金融安全的考虑,及早布局、精心培植的结果。香港曾受英国管治150多年,英资银行在香港拥有传统优势,正是尊重历史和现实条件,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才延续滙控在港地位,支持其发展在港业务,给予其“铸币权”;滙控是香港三大拥有港币发行权的商业银行之一,可见中国对滙控的信任程度。现在的问题是:当滙控已经堕落到没有底线时,我们还要维护其“江湖老大”的地位吗?

  企业流淌着道德的血液,才会基业长青。滙控虽是百年老店,但其高层的“骚操作”,说明其根基已经烂掉。而从市值来看,滙控早已跌出全球金融集团排行榜十大位置,落后於中国四间银行,滙控在香港的地位并非不可取代。

  对一个辜负了港人信任和期望的银行,应该让其付出必要的代价;取消滙控在香港享有的特权,现在是时候了!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