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祖国是香港坚强后盾”的定理永远不会改变\屠海鸣

2021-03-09 04:24:3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部分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在人民大会堂前合影。

  全国“两会”已过去了一半时间;这些天,政协委员讨论也进入了最热烈的时段,祖国与香港,社会稳定与经济民生,人大“修法”与依法治港,发挥独特优势与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讨论始终围绕这些议题展开。不同角度的分析论述,各个领域的生动事例,各种观点的相互碰撞,最终归结到一点:“祖国永远是香港坚强的后盾!”这个定理任何时候也不会改变!

  社会稳定是经济民生的“总开关”

  在讨论“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时,许多委员在发言中表示,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经济无法重启,民生无法改善,社会稳定是经济民生的“总开关”。中央时刻为香港着想,去年人代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香港国安法,今年又讨论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每到关键时刻,中央为香港打开“总开关”,再次印证了“坚强后盾”的内涵。

  笔者在讨论中指出,2014年至今,香港的经济发展并不理想,住房难等民生问题也没有得到根本改善,2019年的持续动乱,2020年的疫情袭击,天灾人祸叠加,令香港现在处於回归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失业率高达7%。事实证明,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香港人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内鬥”上,只会令香港沉沦。

  李家杰常委说,我们经常讲“依法施政”,“依法施政”首先要找準不同时期社会的主要矛盾,针对化解主要矛盾来施政,否则就是无的放矢,甚至南辕北辙。今天香港主要矛盾是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没有消除,必须先把“港独”清理掉,把“不爱国者”挡在政权机关之外,把教育领域的歪风邪气制止住,让社会稳定,才能为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提供必要条件。

  因为公务,缺席此次全会的邱达昌委员给笔者发来微信。他说,香港最突出的问题是民生问题,而不是所谓的民主问题。民生问题最突出的是贫富差距拉大、房屋价格畸高、社会阶层固化、年轻人对未来信心不足。我们只要把这些问题解决好了,其他问题迎刃而解。要说民主,香港回归前的“民主成色”比现在差远了,为什麼没有人闹翻天?说明“民主”只是一个藉口而已,是反中乱港势力搞“颜色革命”的遮羞布。

  融入国家大局是最大机遇

  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6%以上,报告在“双循环”、扩大内需等方面也着墨较多。委员们联繫香港实际,各抒己见。

  笔者在接受中央媒体採访时说,在疫情爆发前,中国经济连续数年都保持了6%以上的增长,去年由於疫情影响,实现了2.3%的增长。“两会”前,世界银行预测,由於去年的基数较低,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将会在8%以上,但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出那麼高的指标,这是一种务实的态度,也表明中央并不过分看重增长率,而是看重高质量发展。

  王惠贞委员认为,推进高质量发展对香港来说蕴藏着重大机遇,香港背靠祖国、面向世界,不仅可以充当贸易上“中转站”“联络人”的角色,还可以为国家高质量发展引才、引智、引资,香港应在国家大局下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定位,找準与内地的“共振点”,开掘更多合作机遇。

  林健锋委员认为,为推进扩大内需,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减税降负等新政,这些新政看上去似乎与香港没有什麼直接关係,实际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繫,香港企业在内地的机会多多。施荣怀委员说,香港一些人思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只看到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的机会,对内地重视不够。事实上,内地的中产阶层已经达到4亿人,比美国的总人口还多,仅仅聚焦这个群体做生意,就可以开发出巨大商机。

  笔者对骆惠宁主任新年酒会致辞中“世界在变,国家在变,香港在变”这句话感同身受,认为香港人要对变化敏感,要看到“东升西降”的态势,不要用老眼光看内地,更不要凡事都政治化,许多国家千方百计要搭乘“中国快车”,香港如果无动於衷,是非常可惜的。

  粤港澳大湾区是最大舞台

  香港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委员们在讨论中说得最多的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大家认为,大湾区为香港未来发展提供了广阔天地,不仅可以助力香港破解经济难题,也可助力香港破解民生难题。

  来自澳门的陈虹委员说,大湾区三地社会制度不同、关税区不同、货币不同,融合当然存在困难,但香港某些人基於各种複杂原因,夸大了这种困难。欧盟是二十几个国家组成的经济体,融合的难度可想而知,但人家都走到了一起,粤港澳三地同属於一个国家,融合难度真的不可克服吗?只要我们摈弃“政治化思维”,去除对内地的意识形态偏见,一定能找到融合的办法。

  吴换炎委员说,政府工作报告在科技自立自强方面讲得多、讲得重,这对於香港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中央重视科技创新,必然为香港科技创新带来利好。刘与量委员说,相信中央今后在支持香港科技创新方面还会出台更多政策措施,最近十年来,香港的科创落后了,有中央的支持,香港创科发展的步伐必定加快。笔者还指出,香港房价为什麼畸高?大家心裏都明白,既得利益集团长期“囤地”,不愿意拿出更多地块建房子,而政府可控的地块又少,难以撬动土地市场。现在好了,我们打造大湾区共同家园,如果今后香港人到大湾区广东9市购房成为一种趋势,香港的高房价还能维持吗?

  香港的命运与祖国紧密相连,香港与内地同为一体,尤其在世界经济不景气、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大背景下,香港更应积极搭乘“中国快车”。──这是委员们的共同心声!

  (全国“两会”委员手记之六)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