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大学学生会究竟是幹什麼的?\屠海鸣

2021-05-06 04:23:3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五一”假期,香港和内地很多高校的教师、学生、校友,都在议论一件事:香港大学校方宣布与学生会“割席”,不再代收会费、收回学生会会址及设施管理权等。照理说,学生会是学生之家,以服务全校同学为宗旨,相信极大多数学校都会“挺”学生会的。然而,港大决定既出,却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讚誉,特别是港大毕业生联席的声明指出,我国的学生运动,一向都具“爱国”传统,从来没有以“分裂国家,主张港独”为宗旨,并指出港大学生会曾堪称学界的风向标,亦一向站稳中国人的立场。校方毅然切断与学生会的联繫,不仅是规避法律风险的必要之举,也是作为老师对学生劝诫的应有之义。

  大学固然应有独立之精神,大学生固然应有独立思考的空间,大学学生会固然应有独立性,但“独立精神”“独立思考”“独立性”不能逾越法律的底线,变得无法无天。正本清源,拨乱反正,须釐清一个基本问题:大学学生会究竟是幹什麼的?

  服务学生 而非“煽暴煽独”

  大学学生会首要职能是服务学生,为学生谋福利,维护学生权益。为使此职能得到充分发挥,学生会有自己的经费来源,有自己的一套选举制度,独立性很强,在许多时候可以与校委会抗衡。问题是学生会不能成为宣扬“港独”、煽动暴力的组织,而港大学生会恰恰就扮演了这一角色。

  2014年非法“佔中”后不久,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率先抛出文章《香港民族论》,主张香港“寻找自立自决的出路”。此后,《学苑》陆续刊登多篇鼓吹“港独”及“勇武抗争”的文章。比如,在一篇题为《我们的二○四七》的文章中提到,在中国承诺的“50年不变”到期的2047年后,香港将会继1997年主权移交后面对“二次前途问题”。文章提出三个“诉求”:一、香港成为受联合国认可的独立主权国家;二、建立民主政府;三、全民制订香港宪法。

  2018年,时任港大学生会会长黄程锋在开学典礼上美化“佔中”暴徒为“英雄”;2019年“黑暴”期间,港大学生会更成为了“造谣”平台,在校园内张贴大量造假、抹黑警方、煽动暴力的文宣,更以学生会资源资助“黑暴”。

  回顾整场“修例”风波,在警方拘捕的一万多名违法人士中,竟有四成是学生,年龄最小的仅12岁。这些连政治口号都要喊错的懵懂少年,却变身为“蒙面暴徒”,纵火袭击,破坏公物,背包裏装着汽油弹,浑然不知自己所犯之罪的严重性,令人震惊不已,亦惋惜之至!那麼,是谁给学生成功“洗脑”的?可以说,港大学生会“居功至伟”,本港其他一些大学的学生会也“功不可没”。这难道就是大学学生会为学生提供的“服务”吗?

  监督校政 而非无底线对抗

  大学学生会的另一重要职能是监督校政,这也是现代大学治理体系的重要一环。从过往的情况看,本港的许多大学在这方面都有值得讚赏的案例。还是以港大为例,李嘉诚先生曾捐资六亿港元给港大,港大医学院因此更名“李嘉诚医学院”。对此,港大学生会表示反对,声称将自行筹款以“赎名”。后来,李嘉诚先生表示“尊重港大学生的意见”,算是平息了这场争议。

  然而,今天港大学生会与校方的对峙已完全变味,其性质不是监督校政,而是要劫持校方一起违法。比如,对於港大校方“割席”之举,港大学生会发声明称校方“葬送双方互信”“深感遗憾”,更声言会“坚忍不拔”并发起所谓“联署”,向校方施压。已潜逃海外的“港独”分子、港大旧生张崑阳更威胁称,既然校方不再保护学生,那学生“也绝对不需要顾及校方的情面”,扬言要游说外国社会断绝一切与港大的官方合作,并制裁港大校方高层。

  以上逻辑荒谬之极!香港是法治社会,任何人无凌驾於法律之上的特权,校园岂能是法外之地!学生会肆意违法,还要求校方保护其违法行为,否则就对校方不客气。这难道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大学生应有的逻辑吗?这早已逾越了“监督校政”的界限,陷入了无底线的对抗。

  参与社会事务 而非分裂国家

  大学生应关切社会、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学生会有组织引领的职能。问题是参与什麼社会活动?怎样参与社会活动?

  我国的学生运动都以“爱国”为宗旨,从来没有以“分裂国家”为目标。发生在102年前的“五四运动”就是範例,其直接诱因是北洋政府準备签署丧权辱国的“21条”,青年学生发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和约签字”的怒吼,要求收回山东被日本夺去的权力和帝国主义放弃在华特权。五四精神的核心要义是八个字: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爱国”居於首位!

  在香港,“爱国”同样是学生运动的主题词。1971年5月,美国政府擅自把钓鱼岛列岛交与日本,被各地华人视为夺取中国领土的行径。一些香港学生成立“香港保卫钓鱼岛行动委员会”,并在日本驻港领事馆门前举行示威,从那时起,历次“保钓”活动都可以看到大学生的身影。1984年4月16日,在英国还未肯公开承认会在1997年放弃对香港的主治权时,港大学生会冒着被港英政府打压的风险,率先发表《香港前途宣言》,坚持香港主权属於中国,香港必须回归母体。

  然而,如今的港大学生会竟然变成了“港独”歪理邪说的策源地,“播独”的大平台。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港大学生会依然试图挑战国家安全,与国家为敌,这与“港大为中国而立”的初心完全背道而驰,也扭曲了学生会的职能,令人忧虑和痛心!

  大学学生会作为自治组织,法律保护其正当权益,但如果公然违反香港国安法,别说是校委会,任何个人和组织也保护不了它,奉劝各大学的学生会好自为之!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