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点击香江 > 正文

点击香江 | 市民究竟应该如何看待选委会选举?

2021-09-17 04:26:07大公报 作者:屠海鸣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还有两天,香港新一届选委会选举就要举行了!这是新选制下举行的首场选举,亦是关系到未来立法会选举和行政长官选举的“关键一役”。连日来,近千名选委会当然委员及妥为选出委员在全港各区设立了逾千个街站,并且下基层、进社区,认真聆听市民意见和诉求。许多参选人就改善界别状况、争取政府支持、提升香港竞争力等方面提出不少务实理性的政纲,赢得了市民的热烈回应。

  然而,在部分市民看来,这次的选委会选举远没有以往那般“热闹”,“民主气氛不浓”。那么,市民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今次选委会的选举呢?

  竞争不激烈不等于“民主质量不高”

  在一些市民看来,这次的选委会选举竞争不激烈,“民主质量不高”。其实,这个看法是偏颇的。

  何谓“优质民主”“劣质民主”?最终要看结果。哪个能实现“良政善治”,哪个就是“优质民主”。过往,香港的每次选举都引发周期性社会震荡,“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竞争的确激烈,但效果如何呢?由于选举制度存在漏洞,致使一批“港独”分子混进建制架构,打着“民主”的旗号,把香港搞得乌烟瘴气,立法会变成了“揽炒”平台,就连抗疫的“救命钱”也变成了政治对抗的筹码,这样的民主有何质量可言!竞争不激烈并不等于民主质量不高。市民不妨从以下三个角度观察选委会的“民主成色”:

  第一,从选委会构成看。选委从1200名增加至1500名,界别从4个增加至5个,界别组由38个增加至40个。三组数字的变化,就已体现了覆盖面拓宽、代表性增强的特征。

  第二,从基层代表的份额看。第三界别修改为“基层、劳工和宗教等界”,突出“基层”和地区性,这是一大进步!香港不仅是精英阶层的香港,更是基层市民的香港;来自基层的选委,有在㓥房里长大的,有本港的农民和渔民,有普通打工仔,他们进入选委会,有利于解决房屋、土地、就业、安老等民生难题,化解贫富悬殊的社会矛盾。

  第三,从香港整体利益和国家利益看。第五界别包括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性团体的代表,是维护“一国两制”的“基本盘”。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一国”的根基不容动摇;香港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只有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才有更多机遇。第五界别可为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创造有利条件。

  民主,是用来为民办事的,而不是用来“看热闹”的。用竞争是否激烈来衡量民主质量优劣,显然不对!

  “爱国者治港”不等于排斥“泛民”

  自从中央强调“爱国者治港”,有人就炒作中央要搞“清一色”,部分市民也被此言论所误导,认为“爱国者治港”排斥“泛民”参选,对选委会选举产生误解。

  从资委会的审查结果来看,符合资格的候选人有1496人,资格无效2人。1人是因为登记有误的技术原因所致,另1人是有“倒插国旗”劣迹的前立法会议员郑松泰,被核定不符合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的要求和条件。由此可见,资格审查的通过率很高,资委会并未刻意排斥“泛民”;事实上,此次就有一些被视作“泛民”的人士成功“入闸”。

  在新选制下,“爱国者治港”是一条铁律,容不得半点含糊!但部分市民对这句话理解不准,亟需厘清。这句话有两层含义:其一,“治港者”必须是“清一色”的坚定爱国者,不能在坚持“一国”原则上含含糊糊,态度暧昧;其二,只要是坚定的爱国者,无论你属于哪个“政治光谱”,都有机会成为“治港者”。“爱国者”不等于“建制派”,“爱国者”的范围很宽。

  传统“泛民”原本是爱国的,但近年来在激进本土派的蛊惑下,变得越来越极端、偏激、反智,客观上充当了反中乱港势力的“帮兇”。即便是在传统“泛民”整体变质的大背景下,仍有一些“泛民”人士坚守“一国两制”底线,资委会严格审查后,没有发现他们有“不符合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的要求和条件”,这些人士成功“入闸”。这充分说明“爱国者治港”不等于排斥“泛民”。

  有别于“西式民主”不等于“民主退步”

  眼下,有西方媒体以“竞争的激烈程度”为标准,炒作香港“民主退步”。其实,这是用西方视角观察香港选举得出的结论。在西方国家看来,西方文明是人类的最高文明成果,“西式民主”是人类的终极模式,凡是与“西式民主”不同的,他们都视为异类。香港经历了英国人百馀年的统治,市民受西方文化影响很深,头脑裹多少都有些“西方至上”的观念遗存,用西方标准看问题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西式民主”真的完美无缺吗?“东方民主”真的一无是处吗?任何一个不带偏激的人,都不会得出“一边倒”的结论。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是面向世界的国际大都会,必须有更加宽阔的民主空间。因此,“港式民主”必然有别于“西式民主”,也有别于中国内地的民主模式。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就是探索“港式民主”的开端。新选制下的选委会选举,就是首次实践。市民应站在探索“港式民主”的高度来看待这次选举,不要陷入西方媒体设置的逻辑陷阱。

  中国内地的民主模式是“全过程民主”,既注重选举,也注重考察;既注重民主选举,也注重民主协商;既注重发挥权力的作用,也注重制衡权力。探索“港式民主”正是借鉴“全过程民主”的优点。选举过程并非要喧哗吵闹,但民主实现过程却是环环相扣,力求以“有序”确保“优质”。

  对于新选制下的选委会选举,部分市民也许还不适应,这不要紧!不妨慢慢观察和思考,多少年后,当我们看到香港在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下,经济快速发展,民生难题彻底化解,一定会为今天的选举由衷地点赞!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暨南大学“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长、客座教授)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