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首页 > 人物 >  科技人物

马克·扎克伯格:收购Instagram就是一场独角戏

时间:2012-04-20 来源:新浪科技

两位“80后”在72小时内,就敲定了10亿美元的大生意

  导语: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Facebook与Instagram的交易几乎是由马克·扎克伯格一手导演的,而公司董事会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直到交易完成才通过邮件获悉此事。

  以下为文章全文:

  扎克伯格“一言堂”

  4月8日星期日上午,年纪轻轻的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 Zuckerberg)通知公司董事会,他准备收购热门图片分享服务Instagram。

  当天晚些时候,这成为了Facebook创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然而知情人士透露,尽管扎克伯格与Instagram CEO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已经就此展开了三天的谈判,但Facebook董事会此前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扎克伯格几乎是单枪匹马完成了谈判。希斯特罗姆最初报价20亿美元,经过几番讨价还价,这两个不满30岁的毛头小伙最终把价格敲定为10亿美元。整个过程都是在扎克伯格位于帕罗奥尔托的豪宅中完成的。

  在三天内谈妥一笔交易对Facebook而言可谓神速。由于几周后就将以千亿美元的天价估值上市,这家朝气蓬勃的企业正在不遗余力地包装自己。按照惯例,在交易敲定前,双方都会聘请大批律师和银行家研究细则,这一过程通常会耗时数日甚至数周。

  扎克伯格却并未拘泥于传统。等到董事会知道时,交易已经完成了。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对董事会的态度是“告知,而非请教”。

  扎克伯格持有Facebook 28%的股权,但却控制着57%的投票权。所以,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独立行事。与之类似,希斯特罗姆在Instagram的持股比例也高达45%。在这样的控制结构下,投资者只能接受CEO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

  支持者认为,在竞争形势瞬息万变的网络服务和社交网络领域,这将成为Facebook的一大优势。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在Instagram的交易过程中最担心的是,如果执意通过律师展开接触,可能引发希斯特罗姆的反感。知情人士还表示,Facebook企业发展总监阿明·哲福纳(Amin Zoufonoun)也为扎克伯格提供了帮助,在谈判末期敲定了一些细节。

  这种当机立断的决策模式在私有创业公司中非常普遍,但却很难在组织结构完善的高市值上市公司内实现。而Facebook即将由前者迈入后者的行列。

  “董事会的作用就是牵制CEO,他们是小股东的最后一道防线。”德雷塞尔大学商学院教授拉夫·沃克玲(Ralpha A. Walkling)说,他是该校公司治理中心执行主任。

  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的董事会并未投票表决该交易。即使表决,也只是走过场而已。

  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4月5日获知扎克伯格有意收购Instagram的,但她并未参与谈判。42岁的桑德伯格2008年从谷歌(微博)跳槽到Faceboook,为扎克伯格提供更专业的执行力是她的主要责任之一。扎克伯格孤身一人收购Instagram的行为,为投资者敲响了警钟:Facebook从某种意义上讲仍是“一言堂”。

  亲自挂帅

  这笔闪电交易始于扎克伯格4月5日给希斯特罗姆打的一个电话。彼时,希斯特罗姆几小时前刚刚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交易。尽管Instagram只有13名员工,而且分文未入,但仍在这笔投资中获得了5亿美元的估值。扎克伯格从去年夏天开始一直都想收购Instagram,当他认为时机成熟后,便拨通了希斯特罗姆的电话。

  当晚,这两位CEO在扎克伯格家中见面。

  在对Instagram这样的公司估值时,华尔街的传统模型作用不大。尽管这家创业公司成立仅18个月,而且没有任何收入,但高速增长却成为希斯特罗姆手中最大的筹码。Facebook在iPhone等移动设备领域裹足不前,但Instagram却表现抢眼,而且还将目标直接锁定在Facebook用户最喜欢的活动——分享照片。

  Instagram开发了一款智能手机应用,可以拍照,用特效美化图片,还能与好友分享。今年前三个月,其用户总量翻番,达到3000万。在Instagram 4月3日针对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发布应用后,用户再度激增。在与Facebook签约时,已经增至3500万左右。

  知情人士透露,在看到数百万用户纷纷下载Android应用时,扎克伯格忧心忡忡。他最担心的是:当后起之秀加快创新步伐时,Facebook将被甩在后面。

  以往,Facebook的并购主要是为了网罗人才。一旦扎克伯格物色到可用之才后,他通常会指派其他员工负责交易细节。

  但这一次,他却亲自挂帅。“扎克伯格抽出周末时间来谈判,这相当于对希斯特罗姆强调他对这笔交易的重视。”美国风险投资公司Baselin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史蒂夫·安德森(Steve Anderson)说,他的公司是Instagram的首家投资者。

  知情人士透露,周四晚上,他们二人在扎克伯格那栋5居室的百年豪宅里拉开了谈判的序幕。周五和周六又接连会面,周日最终花费12个小时达成了一致。知情人士表示,希斯特罗姆每天晚上都会开车返回旧金山的家中。

  估值谈判

  Instagram 2010年10月6日上线,第一天就吸引了约2.5万用户。到2011年5月,用户已经突破375万。这种一日千里的增速吸引了很多早期追求者——知情人士透露,Twitter曾于2011年初向其抛出橄榄枝,扎克伯格也于同年夏天表达了收购意向。但希斯特罗姆都拒绝了,他决心打造自己的公司。

  但现在,希斯特罗姆却在扎克伯格的家中为Isntagram开价20亿美元。知情人士表示,扎克伯格建议,按照Facebook的一定比例计算Instagram的估值。

  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希望主要以股票形式付款,他还就Facebook的估值向希斯特罗姆发问。他表示,如果希斯特罗姆认为Facebook有朝一日能像谷歌一样值2000亿美元或更多,那么Facebook 1%的股票就足以满足这一报价。

  这种观点让希斯特罗姆很难反驳。毕竟,以现金流和分类加总为基础的传统估值方式,并不适用于只有一款免费产品的企业。

  扎克伯格还向希斯特罗姆承诺,Instagram在收购后仍可保持独立。周六和周日,Facebook的哲福纳在扎克伯格家中帮助他敲定了合同细节。但哲福纳拒绝对此置评。

  希斯特罗姆认可了扎克伯格观点。知情人士称,希斯特罗姆周日中午驱车前往帕罗奥尔托的途中将谈判结束的消息通知了投资者。当天早些时候,扎克伯格也通过电子邮件告知Facebook董事会,交易已经完成。

  知情人士透露,大约在当晚6点,Facebook董事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到扎克伯格家中参加例会。但他并不知道,希斯特罗姆当时正在另一个房间内,说服Instagram的董事会签字认可这一交易。

  安德森所在的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是第二家投资Instagram的风险投资公司,在服务上线前就向其注资25万美元。一个小时后,希斯特罗姆走进安德森与马克扎克伯格见面的房间,这令安德森颇感意外。

  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两位CEO将交易完成的消息告知各自的董事会后,Instagram的投资者纷纷发来了祝贺邮件。

  扎克伯格去年6月后便不再使用Instagram,但交易完成的第二天,他便重返Instagram,给自家的白色波利犬拍了一张照片,内容是:“在床边睡下。”(鼎宏)

> 精品报道,犀利观点,请看新浪科技《深度阅读》 图铃下载 新浪公益
文章关键词: 马克·扎克伯格 凯文·希斯特罗默 Facebook Instagram
责任编辑: 钟非凡

我要评论

文章导航
大公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内容合作请联络(8610)5204 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