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故发型大师维达·沙宣:剪刀手的勋章

2012-05-28 10:35:41 来源:外滩画报   
参与互动0

  全世界最著名的发型师维达·沙宣于近日去世。自发型师这个行业在17世纪诞生并发展至今,没有哪一个人能像他一样自成一格。尽管剪刀手已经放下了他的剪刀,他创造的多款经典发型却并没有随着时代更迭而湮没。

  在经过品牌被收购、与癌症抗争、女儿突然辞世等一系列变故后,维达·沙宣乐观向上的精神还是没有变。在去世前不到一年,他依旧精神饱满、衣着一新地坐在美国洛杉矶的家中,接受世界各地媒体记者的采访。

  从美发行业退休之后,他更进军出版业和电影界,一连推出3部作品和参与一部纪录电影的创作。

  沙宣恐怕是全世界最赫赫有名的发型师。一提起他,人们立刻会联想起经典的波波头发型以及他为Mary Quant、MiaFarrow、Liza Minnelli、关南施等诸多明星名流打造的经典造型。

  2009年,沙宣因其在时尚产业的杰出贡献获得了英国女王颁发的CBE爵士勋章,媒体们也都借机打探他对女王发型的看法。“她戴着一顶帽子,所以我没办法看得很清楚,不过她头发的颜色真好看。我跟她说我干这行已经将近快67年了,我想她大概暗地里惊呼了一声‘哇哦’。”这位美发界的毕加索幽默地回应。

  然而,尽管沙宣的一生相当成功,直到去世之前,他依然认为美发业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总体而言,美发业没有得到应得的荣誉。”在2010年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他直言,“它没有获得足够的认可,从而成为一个有价值的行业。”

  也许美发行业的价值直到今天依然被低估,但是毋庸置疑,老先生本人在辉煌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获得了无数礼遇。无论是爵士勋章、高达5000美元的工作报酬,还是与诸多名流的亲密私交,都向我们证明,维达·沙宣并非一个简简单单的发型师。

  沙宣与Adolph Cohen

  “你看起来家教非常好,现在的年轻人能做到这点的可不多了。”

  维达·沙宣的童年称不上愉快。他出生在伦敦东区的犹太人聚居地,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而沙宣走上发型师这条道路,也全是拜他的母亲所赐(据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儿子成了知名的发型师)。

  沙宣的母亲带他去见当时著名的发型师Adolph Cohen。

  可惜他们承担不起做学徒要支付的高额学费。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沙宣对Cohen行了脱帽礼,并为母亲拉开了门,这让Cohen改变了态度。“你看起来家教非常好,现在的年轻人能做到这点的可不多了。忘掉学费的事吧,从下周一开始来沙龙里工作。”他告诉年轻的沙宣。

  Adolph Cohen的风格以严谨著称。他要求在店内工作的所有人每天都要仪表得体——裤线必须分明,指甲修剪短齐,鞋子要能反光。当时正处于战争期间,多数人对外表的要求放低了,而这些苛刻的条款叫沙宣受益匪浅。在后来独自创业的那段时间里,沙宣也不断教育自己的手下:“如果想要把沙龙发展成一个人人尊敬的地方,那就要让人第一眼就觉得你值得尊敬。”

  1955年,相信“一把剪刀能做所有事”的维达·沙宣在一位顾客的资助下在伦敦邦德大街108号大楼的第三层开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美发沙龙。创业之初,沙宣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如果五年内不能干出一番名堂,那么自己就永远退出美发业。

  沙宣与Mary Quant

  “我省吃俭用存了好几周的钱,才再次走进他的沙龙。”

  维达·沙宣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打破了美发产业在1950年代所陷入的怪圈。在创业早期,他就不止一次因为顾客的要求与其面部结构不符而拒绝为其服务。这样的执拗很快让他的美发沙龙声名鹊起,成为了业内谈论的焦点。

  在设计一款发型时,维达·沙宣爱从建筑学和几何学中寻求灵感,尽可能只用一把剪刀打理出利落的层次和顺畅的曲线,并发明了“造型剪”的技巧。《Vogue》杂志在对沙宣的报道中写道:“终于,女人们的头发回归到了它的本位。”

  提到维达·沙宣,不得不讲他与“迷你裙之母”MaryQuant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友谊。Mary Quant回忆起初见到沙宣时的情境,不禁动容道:“当时沙宣的沙龙开在邦德街尽头的一个角落里,我乘着电梯上去,就看见沙宣本人双手飞舞着给人剪着头发。坐在那儿的那位女演员看到我的长头发,对我说:‘别剪!’但我的决心已定。我省吃俭用存了好几周的钱,才再次走进他的沙龙。”

  两个人一见如故。当维达·沙宣与Mary Quant这两大时尚界的标杆联手,轰动世界的发型就此诞生。1964年, MaryQuant请沙宣为自己的时装秀设计发型——“Bob头”,这个由巴黎理发师Antoine de Paris根据圣女贞德于1909年创作的发型,在维达·沙宣的改良创新后,搭配年轻俏皮的迷你裙,在青年人中间流行开来,成为了1960年代风潮的重要象征。

  “他在根本上改变了每一个人的面貌与生活方式。”Mary Quant说。如今的Mary Quant已经不再梳当年的那种齐耳短发,但闲来无事,她还是会到家附近的沙宣美发沙龙坐一坐,请沙宣的徒弟帮自己打理头发。

  沙宣与Mia Farrow

  “这是在沙宣的沙龙里剪的!现在最时髦了!”

  在“沙宣 Bob”基础上,沙宣创作了“Five-Point Cut”,从脑袋背面的三处以及两侧选各一个点来定位,剪出的发型短得同小男孩一样,一举让当年还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小模特的Grace Coddington一跃登上国际舞台,吸引到了全球时尚界的目光,并铺平了她此后成为美国版《Vogue》创意总监的道路。

  不少的模特、明星、名流专门乘飞机来找沙宣,想要他为她们剪出一个同样漂亮的发型。

  在1968年的惊悚电影《失婴记》中,男主人下班回家,发现留着长发的妻子把头发剪成了小男孩式的短发。“这是在沙宣的沙龙里剪的!现在最时髦了!”这不是编剧异想天开杜撰出来的台词。女演员Mia Farrow本身就是维达·沙宣的一个长期客户。

  在拍摄这部电影时,导演Roman Polanski专门派人把沙宣接到了美国,在片场为女主角修剪发型。沙宣把Mia的头发剪得更薄更短了一些,两侧和前额处稍稍留长。配上Mia本身无辜的大眼睛,新形象活脱是名模Twiggy的翻版。媒体们蜂拥而至,把沙宣和Mia Farrow团团围住,甚至有电视台全程直播了整个剪发过程。费用呢?剧组为了这个发型付给沙宣5000美元——5000美元在当时是怎样一个概念?你完全可以用它来买一栋装修豪华的别墅了!

关键字: 脱帽礼 CBE Twiggy 剪刀手
责任编辑: 凡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