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阿里巴巴码农的六年回眸

2012-10-15 14:21:19 来源:创业家网   
参与互动0

  本文由淘宝开放平台技术产品负责人 @放翁_文初 撰写,它讲述了一个个冷冰冰产品背后的活生生的人了,也在讲述着一个码农的六年心路历程,“技术耐得住寂寞,低谷积累高峰冲刺,主动改变一切。”

  10月13日,关于淘宝开放平台技术部分的分享看到有些同学留言说有这样的机会和环境是幸运的,的确在阿里这些年赶上了公司的发展,赶上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是幸运的,但是背后这个普通的人,从进入公司的低级程序员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也许可以让一些正在走的同学有值得思考的地方,我尽量少加一些自己的收获在里面,因为每个人看到这些场景感到了什么那就是什么。

  2005年:走出国企

  毕业4年多在一家通信国企做的顺风顺水(不是自己能力有多突出,是老板经常被挖,所以提升的不错),总感觉有点养老的味道,于是开始在招聘网站投简历,没想到一家叫阿里巴巴的杭州公司联系上我去面试,聊下来是类似于后台运维部门,兴趣不在此,就拒绝了,但其实埋下了伏笔。

  2006年:一切归零

  刚过完年,那家阿里的公司HR又联系我,说这次部门不太一样,去了,然后说了一些关于Work at alibaba的想法,那时觉得互联网要比通信企业更有意思,所以不顾家人和未来老婆的反对,辞职去了这么一家以前都没听说过的企业。进公司以后,一切归零,工作四年后又从底层做起,虽然忙碌,感觉充实。半年后开始觉得有些无聊,该学的都学到了,剩下的就干一点常规的活,啥 work at alibaba 又没影了,心里落差很大。

  2007年:征召入伍

  突然被征召“入伍”,20来号人被拖到老马(马云)的福地“湖畔花园”创业去了,我的感觉就是莫名其妙,收购了一家公司(主要做CRM系统框架和模型驱动),然后就开始要搞创业了,不过起码work at alibaba的说法有找落了。一帮子人窝在3室一厅的房子里面,不同业务团队分在不同的小屋子里,测试和架构团队在客厅。虽然我是个没有背景的小兵,但老大还是给了我足够的机会,我没有去做业务支撑,反而成了团队里面做基础系统的,这里每个人的level都比我高2级,于是我背着“架构师”的名字开始努力奋斗。

  2008年:照猫画虎

  菲青老大加盟淘宝,成为淘宝的首席架构师,菲青组织集团所有架构团队的同学定期聚到西湖边上的“淘咖啡”(现在已经没了),相互间交流技术,我这毛头小鬼,托福也被拉了进来。翻着yahoo的网站,看到了flickr(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还谈当年的flickr是最能够成为今天FB的公司,结果给雅虎浪费了)的开放模式,于是照猫画虎,还就搞出了一个看起来还有点摸样的东西。接下来我的主业就放在这块上面了,这一年技术成长很快,因为开放平台是新事物,安全(数字签名,授权,加密),数据处理(xml解析各种基础知识,json的规范),REST代理服务器实现等等,这些都是互联网的产物,都非常扎实落地,充实的日子过的总是很快。

  2009年:阿里软件解体

  阿里集团的不同公司的氛围是完全不同的,阿里软件团队氛围还是那种强调自上而下的管理,加上一些关系纠缠在里面,我这个苦脸码农一直都不入流,因此也想换换环境,加上看到当时HSF的成长中菲青老大能抗的住压力让毕玄最后坚持下去,心里还是酸酸的,但HR和boss的左手大棒(你去哪家公司我们管不了你)右手胡萝卜(晋升名额本来就是你的),我能做什么呢(那些日子的经历让我记忆犹新,也许当时运气太好了吧,在淘宝快3年多了,每个HR都让我觉得受宠若惊)。但世事难料,年中的时候突然宣布公司解体,就这样我们笑话的说我们把公司搞没了,很多人非常伤感,我却非常开心,因为我有机会去淘宝了。

  2010年:空降淘宝

  空降淘宝,虽然新老板对我能力比较认可,但是淘宝的开放平台已经有了一个10个左右的小团队了,如何融入是最迫切的。我缺乏的是业务,了解的是平台,能力在于技术,于是天天帮助团队同学打杂,解决问题,慢慢的也用能力证明自己。一直处于一个团队攻坚和打杂的角色,技术能力还是得到了飞速的提升,因为这一年开放平台正式商业化了,对于基础平台的要求非常高。但这一年也有些不好的评价对我,有些同学觉得我太强势了,对于团队成员的发展会起到反作用,顺风顺水的我依然觉得用技术说话,判断力取决于技术能力。

  2011年:忐忑生涯

  经过一年多的基础平台建设,整体平台架构已经比较完善,而我的角色开始显得有些尴尬,叫架构师,但业务管不着,技术管一块,不带人,干活自己做。后来这年有个毛头小伙子听了我的课死活要加入开放平台(技术大学第一届),因此他成了我第一个徒弟式的同学,然后加上我是淘宝第一个做App OPS(原来运维是独立于开发的,后来因为希望给开发更多空间,所以允许有开发有能力的人自己管理系统基础运维和发布,这类人被叫做App OPS),另一个还在实习的愣头小伙子也成了我的徒弟式的同学,就这样我这个架构师有了一点人员资源干点可以干的活。

  事情总不按每个人的想象走,最后组织结构调整,开放平台技术部分人员可以让我来管,看我是否能够留下来,我比较坚定的要求就是我要带产品和技术两块,可以想象的是,老大看着一个从来没带过人的P,突然要带人了,还要带产品,那有多忐忑。最后为了风险可控,开放平台技术两个技术核心团队留给我,其他两个团队拆分,给我一个产品经理,其他产品经理还是统一组织管理。我给老大的承诺是:一年,除非老大你炒我,否则我会让你觉得放翁说到做到。

  2012年:感动着

  事情就这样开篇了,我开始带人了,开始跑业务了,象块海绵一样吸收各种信息,和三淘的各种团队打交道,作技术的久了总以为自己对业务很熟悉,能够分析出产品需求,当你真实的去做了,去落地了,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在变,淘宝这个甲方的身份在变,开放平台能够承诺的事情落地是多少不容易。半年里面,人变化了很多,因为了解的更多,学会了更多的倾听和学习,学会更多的谦虚,遇到了很多好朋友UED,测试,项目总监,这些人真的是为了开放平台而不顾我们组织结构调整到天猫继续支持着,很感动。

  最初打算写这个内容的时候有很多想写的,但是发现写完了就是一个乱,呵呵,权当看故事吧。总结几句话:技术耐得住寂寞,低谷积累高峰冲刺,主动改变一切,找到自己的特点,没有问题的时候最可怕,不同阶段追求不同的收获,先听再说,永远都要清楚你到底要什么!

关键字: 代码 阿里巴巴 码农 电商
责任编辑: 凡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