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84》画风突变,村上春树新长篇即将出版

村上春树2017年2月即将出版最新长篇小说,上下两卷,这条消息经由新潮社发布之后,引起了书业内的关注。不过,凡是读过他的《海边的卡夫卡》与《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人都不难发现其中的奥妙,说起来也十分简单,整个故事主要是以两者不厌其烦的对话而完成的,但到了2009年发表的长篇小说《1Q84》以后,他原有的小说风格开始出现了变化。

\

其实,这个变化是有伏笔的,而且从1996年底出版的一本叫《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的书里可以找到,他在书的谈话中承认了自己因1995年的两大事件而受到了刺激,决心从过去的Detachment的观念转变成Commitment,正所谓从“超脱”的D转变成“承担”的C。1995年的两个事件,一个是阪神大地震,另一个是奥姆真理教沙林毒气杀人事件。

村上春树是一位职业的小说家,计划周密,犹如一名手艺高超的工匠,这就像他承认自己喜欢跑马拉松也是为了写小说需要一个健壮的身体一样。如果说他的《1Q84》可以成为对社会的“承担”的话,那么最新短篇小说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就是他暂时的“超脱”,尤其是同名标题作甚至能让读者联想到他早期《听风的歌》和《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毕竟不是《哈利波特》,想必没什么魔力,但眼下在世界上能有如此众多的读者,跟他文学上的谋略以及实力是有关系的。一个生活自律、远离媒体,刻板的日常几乎跟哲学家康德也能有一拼的小说家,实在难怪日本出版商都认为他与众不同。

\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讲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深夜突然打电话给我的故事,电话的另一头告诉了我他的刚刚自杀的女人就是我14岁时初恋的对象,但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于是,有关过去与现在,虚拟与真实的追忆就这样安静地开始了。小说摆脱了《1Q84》般的社会描写,而是深深地龟缩到了一个个人的情感复苏的过程中。人物的设定十分精致,核心是一对14岁的少男少女,但他们没能走到一起,而主人公的“我”既能变成与她两小无猜的我,同时也能变成只有想象才能完成与她一起成长的我,于是,在这篇短篇小说中,村上春树完成了两者不厌其烦的对话,而这一风格恰恰就是他的“超脱”写法,从未变过。读《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了解村上春树的文学谋略,也许是一个另类的读法,值得试试。

责任编辑:binbin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