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遇到冯小刚:不聊票房只谈初心

 \

  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即将先后上映,让原本平淡的11月影市变得热闹起来。昨晚,李安和冯小刚共同出现在清华大学,在名为“我们的第一次”的对谈里,两人与主持人贾樟柯从创作初衷聊到电影技术,还分享了自己对电影矢志不渝的初心。

  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里,女主角为了讨回尊严,到乡、镇、省各级上访要说法,面对的却是种种荒谬、无奈。这样一个无助的妇女,让人总能在现实生活里找到相似的身影。“我们会看到很多所谓当代题材、现代题材的电影,拍得很现代,有最新的手机,办公室里全是电脑。”冯小刚说,“潘金莲”里非常逼真地反映了当下的另一种环境,包括周围的人际关系,“它是一部真的当代电影,现在这种电影确实非常少。”

  从《一九四二》开始,冯小刚的创作方向出现不小的调整,从过去的喜剧之王、贺岁片之王,突然开始触及历史和复杂现实。在外人看来,这个转变有些突兀。他本人却不这么看:“我兜了一个大圈,其实一开始就是要奔着这条路走。”冯小刚透露,最初有一年他拍的电视剧、电影,三部都被枪毙了,没人愿意给他投资。“怎么办呢?我得干活啊!”于是他采取了拍贺岁片的方式,没想到赢得了很多观众。 “因为拍电影,我确实赚了很多钱。我想要做点什么,还是要回到我最想做的事上去。所以我不要再去更多地妥协,应该把自己非常想拍的东西拿出来拍。”

  冯小刚坦言,即便今后自己再勤奋,恐怕也就再拍上六七部电影吧,所以不能再浪费时间。“现在有一句话叫做顺势而为,好多人劝我,市场这么好,要顺势而为。我现在想的是要顺心而为,不是顺势而为。顺势而为的话,我觉得90%的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不缺我这么一个。”

  李安新片里最令人震惊的,则是男主角比利在中场秀所遇到的那些人。比如说球队大老板在比利身上看到的是商机,但秀场舞台的装卸工却因为一言不合要对这位国家英雄大打出手。李安说,电影看似讲的是军人的战争,其实讲的是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心里面的战争。

  常年在美国拍戏,又频频与中国市场接触,李安对两边的电影制作体系都较为了解,他也很愿意分享自己的心得。“美国电影片场制度非常模式化,没有什么活力,做不出什么东西。”他透露,自己的新片就暗藏了他的反讽,对美国电影制度发了几句牢骚。而对于内地市场,李安满怀期待:“这边不光是有钱,大家对电影满怀憧憬,还没有疲劳,这个很宝贵。希望中国电影能够做起来,而且持续很健康地发展。”

  在李安新片结尾,士兵们参加完中场秀之后不无感慨,原来觉得战场特别危险,但经历中场秀之后,觉得回到战场才是最安全的。冯小刚借此笑说:“我们电影人每天要处理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包括和投资人碰面,商量宣传策略,我们都很紧张。只有当回到电影里面去,我们才是最安全的。”李安很快接过话茬,他说两个月以前,自己抽空休假,跟太太爬山,不幸从山上摔下来,腿受了伤,花了两个月才恢复,“我也是在工作中比较安全一点儿。”

  此次两人新片的拍摄技术都很先锋。冯小刚的片子采用圆形构图,但他给女主演范冰冰的特写镜头很少。“我发现因为她的符号感太强了,所以不如离她远一点。”冯小刚解释。李安做的事情跟冯导的方向完全相反,他的摄影机如此靠近演员,演员脸上的雀斑、细微的毛细血管都能看到,对演员的挑战、压迫感非常之大。李安称赞说:“当演员在表演时,他给你的东西其实层次非常多、非常可贵。他已经不是在表达,而是在感受,本身就有一种美感在里面。我们拍出来以后,摄影师对着大特写很激动。一个人脸部的丰富性,远远比很多大场面好看。”

  两位大导演的年纪已在六旬上下,都选择以全新的技术拍电影,不得不让人佩服他们的勇气。“以前我从来不打底稿,今天面对两位导演,因为是我的前辈、可敬的同行,我做了很多准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越来越放松,因为我觉得我是在跟两个年轻导演聊天,李安导演说回到电影很充实、很安全,我说回到电影很年轻,所以我们都是电影王国里的年轻人。”贾樟柯动情地说,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对谈,因为他们没有谈票房,也没有谈艺术跟商业的对立。

责任编辑:binbin binbin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