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全球热映 HP成为文化认同

\

《神奇动物在哪里》剧照

据澎湃新闻报道,当《神奇动物在哪里》上周在北美上映之时,成群结狂热的“哈利·波特迷”喜气洋洋地聚集在剧场门外长达几个小时,就像一次盛大的派对。很多影迷身穿色彩鲜艳的长袍,两眼之间描着闪电状的疤痕,手中紧紧握着J.K.罗琳的书。

\

北京影迷在三里屯某电影院观看《神奇动物在哪里》,现场哈利迷有不少是魔法师打扮

\

上海和平影都《神奇动物》零点场的影迷

这绝非哈利迷们第一次聚集在一起期待罗琳的一部小说或电影,考虑到《神奇动物在哪里》还有四部续集将在未来十年陆续拍出,这也绝不会是影迷们的最后一次疯狂。

11月25日,《神奇动物在哪里》在中国上映,中国的哈利迷们也找到了一个理由再次聚集在一起。比如,今天凌晨,一群哈利迷身穿黑色法术袍顶着寒风前往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旁的和平影都集体观看零点场。对这些哈利迷来说,这是很重要的集体活动。哈利·波特系列早已经完结,但伴随着这部系列小说和电影成长的一代人即便已经成人,他们依然忠于魔法。

《神奇动物在哪里》的故事早于《哈利·波特》半个多世纪

电影《神奇动物在哪里》的灵感来源于J.K.罗琳为慈善组织创作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教科书《神奇动物在哪里》。这本教科书对于魔法师来说可谓是人手一册,它详细解读了魔法世界中各种神奇动物的生活习性和养育方法。

现在,J.K.罗琳以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为主角,创作了她的第一部电影剧本。电影由英国导演大卫·叶茨执导,“小雀斑”埃迪·雷德梅尼在其中饰演纽特。电影讲述的故事比“哈利·波特”系列要早半个多世纪。1926年,英国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来到纽约,原本只想逗留几天,但他的魔法旅行箱被放错了地方,一些神奇动物从箱子里逃了出来,惹出了大麻烦……纽特不得不留在美国,和新认识的三个小伙伴展开一段冒险之旅。

《神奇动物在哪里》英文电影剧本于2016年11月18日上市,人民文学出版社最迟于明年三月将中文简体字版献给中国哈迷。

这个故事虽然与哈利·波特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有着相同的魔法背景,因而也引起了哈迷自今年《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发售后的又一次疯狂。在这个冒险故事中,有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角色和令人惊叹的神奇动物,再一次展现出J.K.罗琳非凡的想象力。

    小说完结十年,粉丝仍在增长

《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包括7本小说,讲述哈利和他的朋友罗恩、赫敏在霍格沃兹魔法学校读书,其间经历了一系列冒险,击败了黑巫师伏地魔的故事。截至今天,该系列出版册数超过4亿5000万本,并有73个外文译本。

《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完结近十年,罗琳曾说过自己将完全放下这个故事,不再创作波特题材的故事,然而她食言了。她写了“神奇”系列的“哈利·波特”周边故事,包括《神奇的魁地奇球》(Quidditch Through The Ages)、《神奇动物在哪里》(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等等,2011年,还创立了名为Pottermore的网站,提供《哈利·波特》系列七本小说的电子书和有声读物付费下载,网站还将推出超过18,000字的附加内容,包括一些故事背景的细节和设置。

今年,罗琳与剧作家杰克·索恩、导演约翰·蒂法尼共同创作了剧本《被诅咒的孩子》,这部书被称为哈利·波特的“第八个故事”。该书发售之际,哈利·波特迷无论老少都排着长队等待午夜的新书发布,各式各样的哈利·波特派对遍及世界各地。

\

7月31日,印度哈利·波特迷在金奈举行活动纪念《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发行。

\

18个月大的加拿大小朋友扮作斯莱特林学院的小魔法师。哈利·波特的品牌价值预计超过150亿美元,而哈利·波特的狂热粉丝无法计数。

哈利的粉丝无处不在,以至于几乎形成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哈利·波特系列超越了性别和时代,它的粉丝群形成了一个成熟的社群,其规模甚至超过了托尔金《指环王》的粉丝群和披头士乐队的粉丝群。

许多孩子被起名为“赫敏”;以哈利·波特为灵感产生的“巫师摇滚”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音乐流派;黑巫师的咒语和图案在纹身店被刺在人们的皮肤上;守护神图案的装饰画被挂在世界各个角落不同的的客厅里面。在伦敦,甚至有了第一家以《哈利·波特》中人物命名的酒吧“洛克哈特酒吧”,提供独家的哈利·波特鸡尾酒。

\

英国女作家J.K.罗琳。

    “哈利·波特”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认同

“我和哈利一起长大,他影响了我的人生。”劳里埃大学哈利·波特联盟主席哈内特·辛(Harneet Singh)告诉加拿大《国家邮报》,“它告诉我要忠于我的信仰和朋友,要保持开放的心态,接受所有类型的人,面对困难时永不退缩。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认识到哈利·波特系列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因为它是在我非常年轻的时候被嵌入到我的生命之中。”

如今,距哈利·波特到达霍格沃茨学校近20年,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英雄,《神奇动物在哪里》中的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德。

“自从我读完《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后我就在期盼着这一天。” 加拿大麦克吉尔大学魁地奇球队成员劳伦特·舍内(Laurent Chenet)说,“很多球队又开始活跃起来,我们的票也卖掉了很多。”这本书和电影引发了我们怀恋青春的怀旧风潮。《被诅咒的孩子》出版以及《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映,对于哈利·波特迷来说,2016年是伟大的一年,尽管我已经再也穿不进自己6年级时买的哈利·波特制服了。”

哈利·波特的巨大人气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它所产生的时代。1997年,波特系列第一本小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时,互联网作为一个全新的社交渠道方兴未艾,网站和网上论坛为读者提供了解新事物和结交朋友的全新平台。

许多人为《哈利·波特》中自己喜欢的角色写同人小说,最后哈利·波特已经超越了一部小说成为了一种文化认同,催生了《暮光之城》《饥饿游戏》等一系列全新的经典故事。

    由于《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建立在爱与善的基础之上,粉丝也以此为自己的准则。成立于2005年的哈利·波特联盟(HPA)是一个基于粉丝群体的国际慈善组织,从澳大利亚到加拿大都有其分支机构。

    魁地奇运动从书里穿越到现实

 

魁地奇运动则是另一个将书中魔法世界带入现实的活动。这在小说中有点像是魔法世界的篮球比赛,球员们骑着扫帚在空中追逐鬼飞球并把它投进对方的球筐,如果抓到“金色飞贼”,比赛即宣告结束。

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大学成立了魁地奇的队伍。麻瓜世界的魁地奇比赛中,除了队员们不能真的飞起来,所有的规则都采用罗琳书中的设定,运动员双腿之间夹着一把扫帚在场上奔跑,场上甚至还有一个“金色飞贼”,但不同于小说中在空中幽灵般时隐时现的金色小球,在现实世界的魁地奇比赛中,“金色飞贼”是一个网球,被塞在一只短袜中,挂在一个中立球员背后,由这位球员带着它奔跑。

加拿大魁地奇球队每年都会参加在美国举行的魁地奇比赛,区域赛和全国赛也有很大吸引力,就像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杯。

\

渥太华大学的魁地奇球队的队员在整理佛罗里达州2013届魁地奇世界杯的扫帚

“有很多人问我们‘你们真的飞吗’,或者‘你们夹着扫帚跑来跑去吗’这样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魁地奇球队的扎基亚·法米达(Zakia Fahmida Taj)告诉记者,“我倾向于无视这样的麻瓜。他们只是嫉妒,因为他们不懂魔法。”

“《哈利·波特》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幻想故事。” 哈利·波特联盟多伦多大学分部前主席艾琳·袁(Irene Yuen)表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一些东西投射到自身。对我们来说,它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给我们最后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希望。”

责任编辑:binbin binbin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