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高架枪击案目击者:戴口罩端枪 像拍电影

2012-10-19 06:58:31 来源:现代快报   
参与互动0

满身伤痕的奥迪撞上一辆起亚轿车后才停下

    10月17日下午3时许,南京市应天大街赛虹桥高架桥段发生一起枪击案,南京警方紧急行动,10小时破案,4名嫌疑人全部抓获。经初步调查,案件是宿迁人张某与淮安人时某因赌博产生矛盾所致,为行凶报复,张某指使三名男子持枪从苏北一路尾随至南京制造枪击案。

    根据警方公布的资料,涉案的双方,一方是宿迁人,一方是淮安人,双方有矛盾,怎么“解决”的地点到了南京?对此,受害人时某表示,他本人一直都在淮安生活,车子也主要在淮安行驶。事发前一天,也就是10月16日,他和朋友驾车来到南京,准备对奥迪车进行保养。到南京住了一晚后,10月17日下午,两人驾车驶往大明路,准备去4S店对车辆保养。当行至赛虹桥高架桥时,突然被别克轿车逼停,随后发生枪击,“我怀疑可能是被盯上了,他们可能跟踪尾随到了南京。”

    警方表示,两辆车子的经常行驶地都不在南京。根据目前的初步调查,应该是张某指使三人一路尾随至南京作案。

    为何会来南京作案?

    疑点

    1据介绍,此次缴获的作案工具为散弹枪,尽管是非制式枪支,但近距离的杀伤力很强,对人体有致命威胁,属于管制枪械,为严禁持有的枪械。那么,这种枪支是从哪里来的呢?警方对此并未透露,称这也是审讯的重要内容。

    但警方表示,这种散弹枪自制的可能性不大,多半应该是从网上购买,至于是否经过了改装,目前还需要进一步鉴定。

    散弹枪从哪里来?

    疑点

    2据警方介绍,高架桥枪击案的三名嫌犯年龄都在20岁至34岁之间,都是黑龙江人,是不是专业“杀手”?对此,该案的受害人时某表示,他从未见过这三人,也不清楚其身份,“但他们太狠了,将我们的车子逼停,上来就开枪,跟杀手还有什么区别?”

    警方表示,三人目前均在审讯中,相关的供词也正在核对,“应该不是专业的杀手,市民不用过于担心。”三名嫌犯均是幕后组织者张某雇佣,至于三人身份以及来自何方,还需要进一步核对。

    高架桥上,一辆别克轿车突然将一辆奥迪拦住,三名戴黑色口罩的男子跳下车,其中一人端着一把三四十厘米长的枪,“砰砰砰”几声枪响……10月17日下午3时许,在南京市应天大街赛虹桥高架桥段,发生了电影里才会有的一幕。

    这起枪击案引发了普遍关注,南京警方紧急行动,10小时破获此案,4名嫌疑人全部被抓获。经初步调查,案件是宿迁人张某与淮安人时某因赌博产生矛盾所致,为行凶报复,张某指使三名男子持枪从苏北一路尾随至南京制造枪击案。

    □现代快报记者顾元森田雪亭

    奥迪车逆向停在高架上,满身弹孔

    枪击发生在10月17日下午3时许,现代快报记者得到线索后,立即赶往现场。

    下午3点40分左右,记者乘车从湖西街来到应天大街高架,在长江装饰城岔道口处,高架桥上停了六七辆警车,桥上由西向东方向车辆大量积压。在由此往前的赛虹桥立交桥段,左侧路边有七八辆警车,前方停着五六辆轿车,其中一辆是黑色奥迪,车头逆向朝西,右侧擦到高架桥护栏上。现场来了20多名交警、特警和穿便装的刑警,围着黑色奥迪车,正在勘查现场。在奥迪车的周围,五六名目击者正在向警察介绍情况。

    记者靠近一看,奥迪车驾驶座旁的玻璃已经不见了,车内有不少碎玻璃。左后侧玻璃上有两个大孔洞,洞的边缘呈弧状,裂痕向四周均匀散开。副驾驶座前的玻璃已经“花”了,中间部位也有一个洞。后挡玻璃大半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小块连在车上。“从这几个洞可以看出来,应该是枪击留下的,否则洞的边缘不是这种圆弧形。”一名围观者说。

    “戴口罩端着枪,就像拍电影一样!”

    “我看到三个男的突然拦住奥迪车,都戴着黑色口罩,其中一个人双手平端着一把三四十厘米长的枪,场面就跟拍电影一样。”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一边比划着,一边向警察介绍情况。她说,当时自己开车沿高架桥由西向东正常行驶,突然看到前方一辆黑色轿车拦住了奥迪车,三名戴着口罩的男子从车上冲下来,围住奥迪车。紧接着她就听到三四声巨响,“那声音像枪响,又有玻璃碎的声音,我没有听得太清楚,”她说,紧接着她看到奥迪车突然掉头逆行,先后擦到了四五辆车。“大家都没有看清那三个男的乘坐的是什么车子,也没看清那辆车的车牌号。”

    一名小伙子站在路边一辆福克斯轿车旁,满脸懊恼,福克斯轿车的左后部有明显的碰擦痕迹。“那辆奥迪车掉头后,擦到了我的车子,接着又擦到了后面几辆车。”小伙子说,当时他看到奥迪车在高架桥上突然掉头,猝不及防立即向右侧避让,即便如此,奥迪车仍然擦到了他的车子左后侧。他说,由于事发太突然,他也不知道三名男子坐的是什么车,甚至连那支枪具体是什么样子也没看清,只知道大概三四十厘米长。

关键字: 南京 奥迪 警方
责任编辑: 蓝天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