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旅游 > 游记攻略 > 神州风采

这座城,馋住了汪曾祺、治愈了老舍、逗乐了林徽因

2022-04-12 16:03:49极物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去一趟昆明,便对它一见钟情。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1934年,林徽因写下《人间四月天》,本来以为这只是理想派的春天,但当她和梁思成来到云南昆明,竟真的在这里找到了最美的人间四月天。

  病重时,林徽因仍心心念念回到昆明,“突然间得到阳光、美景和鲜花盛开的花园,以及交织着闪亮的光芒和美丽的影子、急骤的大雨和风吹的白云的昆明天空的神秘气氛,我想我会感觉好一些”。

  图片|花漾 ©

  冯唐说,可以终老的城市,一定要丰富。“生命太短,最没有意义的就是不情愿的重复”。

  如果可择一城终老,你会选择哪座城?

  我想,我也会选昆明。

  昆明是座可以托付终身的城市,有着晴朗的梦境,黄昏的风也轻软。燕语呢喃,春天在这里常驻,流浪的心也有了归处。

  

  图片|图虫创意 ©

  01

  第一次来昆明的人,总是会被这里丰富的美食惊艳。

  丨汽锅鸡

  连向来出了名会玩会吃的汪曾祺,也直言“汽锅鸡是昆明的代表”,觉得昆明的汽锅鸡值得拿一个金牌。

  昆明人的汽锅鸡讲究“留存鸡之本味”,切成小块的鸡整齐地铺在汽锅的底部,再铺上一层姜片、枸杞、虫草花、松茸,浇一小勺黄酒作“吊汤”。不必放一滴水去毁坏鸡肉的鲜味,蒸锅和水锅中不断对流的热蒸汽,就足以保留本地鸡肉的原汁原味。

  图片|图虫创意 ©

  端上桌的汽锅鸡,必定是汤清如水,而鸡香扑鼻。酥烂的鸡肉轻轻一抿,便连皮带肉地脱落。即使一个人吃完了一整只汽锅鸡,也不会有满嘴鸡油的狼狈样。

  

  

  丨小锅米线

  云南人对米线又近乎狂热的迷恋,他们长着吃米线的脑袋,一日三餐,不是在吃米线,就是在吃米线的路上。

  初到云南的研学的汪曾祺,和同学当掉字典,就为各吃一角三分的米线,吃完之后,只觉痛快。他忆起沈从文,也说对方“两碗米线,加西红柿鸡蛋,便是一顿饭了”。

  在昆明,不同的配料和不同的做法让米线变成了一道无穷无尽的奥数题。但昆明米线界的霸主,还得是小锅米线。

  图片|夜猫二子 ©

  小铜锅架在热炭上,一人一锅,这是昆明人吃小锅米线的专属仪式感。每一家米线店,都会有自己的酱料秘方,口味的细微差别正是留住食客的制胜秘诀。

  白如云雾的米线被汤汁包裹,不必忌讳些什么,嗦上一口,粉软汤甜,饕足的胃马上发出指令,要定居昆明,方便天天吃到这样的米线。

  图片|你在偷看我吗 ©

  丨菌子天堂

  如果说,汽锅鸡和米线是把人留在昆明的主力军,那夏秋季出没的“菌子军团”则是一支留客的奇兵。

  每到雨季,菌子就会扎堆似的上市。随便去菜市场逛一逛,都能和菌子大军迎面撞上。上至几千元一斤的松茸,下至几块一堆的杂菌,昆明人都有办法逼出它们诱人的一面。

  切松茸打火锅,算是菌界的顶奢做法,正是这种豪放,才让鲜味炸弹从锅中一路炸到胃里,让人吃得通体舒畅,吃得念念不忘。

  图片|一只软啊软 ©

  丨水果乐园

  云南地区湿热的气候不仅成就了菌子的天堂,也成就了水果的乐园。为了解锁更多水果新滋味,昆明人还用劲辣的辣椒面搭配清新的水果。

  生涩的青芒在辣椒面里被迅速催熟,散发出浓烈的果香,清脆、辛辣,富有攻击力的口感在嘴里横冲直撞,让每一个勇于尝试的人有大约一秒的大脑空白,然后便直呼过瘾。

 

  图片2|叁月符符 ©

  02

  在昆明,总是先被美食惊艳,再被美景征服。

  丨花潮

  回到昆明,便回到了春天。

  “喷云吹雾花无数,锦绣一条游人路”。有诗人写出了昆明花潮的盛况。每家每户的院子前面,总有那么两株花木,不需要太精心的照管,昆明有适宜的温度和阳光,足以让它们活得光彩照人。

  抗战时期,宗璞、老舍、汪曾祺等各地文人提着笔,仓皇地流离。经历许多失望、悲痛后,昆明绵绵不绝的鲜花,是文学大师们难得的慰借,让人对生活始终怀有希望。

  图片|花漾 ©

  一生挚爱北平的老舍,来到了昆明,也愿意承认昆明比北平要好。

  “北平讲究种花,但夏天日光过烈,冬天风雪极寒,不易把花养好。昆明终年如春,即使不精心培植,还是到处有花。”

  在昆明小住过一段时间,见过这里的花,老舍连身上的病痛也减轻了不少。

  花开了,春到了,生活总会好的。

  图片|爱拍照的小袍子 ©

  丨滇池

  在昆明,打动人的还有滇池和翠湖。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有人说,昆明是围着滇池建起来的。先有了滇池,再引来跃动的白鱼,渔民聚集,然后慢慢生出旁边的城镇。

  连西伯利亚的红嘴鸥也贪恋滇池的景色,冬末春初,它们总依约而来。

  图片|hankong Yi ©

  看到它们一群群在海埂大坝盘旋,小朋友就自动自觉地扬起手里的面包块——吃吧,吃吧,我可爱的朋友。

  此间和乐,不思别处。滇池如昆明的母亲,包容着一年一会的红嘴鸥,也包容着周边来来去去的人。

 

  图 片1|Jill Zhang ©

  图片2|千帆lvan ©

  丨翠湖

  在汪曾祺笔下,翠湖是昆明的眼睛。这一双眼睛,承载着昆明的历史和文化,记录下许多人间烟火。

  图片|爱拍照的小袍子 ©

  翠湖西,朱德从云南陆军讲武堂中走出,战火中,讲武堂的军人学子们,仍挺着不屈的脊梁。翠湖北,是西南联大的旧址。闻一多、李公朴等众多文人,都曾经吹过翠湖的风,赏过翠湖的月。

  图片|大殷殷 ©

  而现在,天色将晚,本地老爷爷架起相机,记录月亮的起落。

  翠湖的月光,慷慨地分给每一个人。

  啤酒杯和着笑声相碰,不论是外来客,还是本地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舒适区。

  

  图片|咖啡酥皮大瑞克 ©

  03

  行走在春城,可以慢慢吃,深深爱。

  和城市的节奏融为一体之后,你会发现,昆明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着急。

  没有一线城市的车水马龙,行色匆匆。从八点到十一点,早餐档都氤氲着白色的烟气,随时去,随时落座。

  不需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在昆明住久了,每个人都是莳花的专家。穿过街道的自行车、三轮车、面包车,都载着鲜花,你任何时候都能挑上一束带回家,让它在阳光下,生机勃勃地盛放。没有鲜花,不算是生活。在昆明停留的时间长了,就会知道,生活不是机械苍白的,是细水长流,灿烂且自在。

  图片|Tatat ©

  提着雀笼的阿叔阿伯,一边吃着茶,一边说:“我们焐湥水惯了。”

  焐湥水,是温水的意思。昆明人天生有种闲散的气质,并不汲汲营营地往外面冲,总觉得家乡最好,在昆明一切,都和这个地方互相爱着。

  包括街角的等待投喂的橘猫,依傍在老人脚边黄毛狗,在滇池边来来去去的红嘴鸥,和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

  图 片| hankong Yi ©

  “这个城市从来没有成为历史上某某大战的战场,也没有建造过一座全国顶礼膜拜的宫殿,它大批量出产的是默默无闻的小市民、淑女、母亲、绑着小脚的老外婆、奥勃洛摩夫式的人物和永远令人流口水的小吃……”

  昆明的诗人于坚如是写道。

  这里总是默默无闻,总是小富即安。在被春光包围的日子里,最适合读书,泡茶,和你爱的人一起,在明艳春光里起舞,慢慢过好每一日。

  图片|咖啡酥皮大瑞克 ©

责任编辑:王怡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