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专访国乐艺术家方锦龙:中国民乐需要“曲高和众”

2022-02-16 14:56:28大公文旅
分享
评论

  近日,第22届“相约北京”国际艺术节开幕,又恰逢北京冬奥会如火如荼举办,国乐艺术家方锦龙在艺术节开幕式现场再次演奏《五弦琵琶世界游》和《高山流水》,并在艺术节现场接受了大公网的专访。


方锦龙在北京国际艺术节开幕式上演奏《高山流水》 王怡婷/摄

  “我就是个‘不正经’弹琵琶的”

  一头银发,手抱琵琶:北京单弦、阿拉伯乌特、印度西塔尔和塔布拉、日本三味线、西班牙响板、古典吉他、电吉他……一把五弦琵琶被方锦龙在艺术节开幕式舞台上同时玩出了“芝麻酱味”、“咖喱味”、“鱼子酱味”等世界味道。

  “我就是个‘不正经’弹琵琶的”,方锦龙在采访中自我调侃道。他说自己“不务正业”:参与《国乐大典》《邻家诗话》等各类文化综艺、与张艺兴、周深等艺人和网红博主跨界甚至“破次元”混搭、用琵琶演奏网红神曲《达拉崩吧》……这“不正经”的背后,却是万变不离其宗——依然是他最擅长的琵琶,依然是不折不扣的国乐,却被他玩得高燃且炫酷,专业且幽默。方锦龙在“玩物壮志”的过程中越来越深谙与年轻人的交流之道。

  复原并改良失传上千年的五弦琵琶,从艺44年,屡屡让年轻人惊呼“请收下我的膝盖”……早已在业界获奖无数的方锦龙从《国乐大典》、B站火爆到全网,成功“出圈”。

  “绝对不能小看年轻人的能量,我得进去跟他们混一混!”今年59岁的方锦龙,是B站UP主,在B站上拥有粉丝105.5万,视频浏览量最高达404万,也是抖音网红博主。他说:“要成为年轻人喜欢的人,得从研究他们喜欢的东西开始,他们才愿意走近你,走近你的音乐。”方锦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中国民乐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下’”

  近几年喜欢民乐的国人越来越多,更有如彭彭、川子、嫣然等不少年轻人加入到向海内外推广中国民乐的队伍中来。一群身穿汉服,用二胡、古筝、琵琶甚至唢呐在海内外街头和公园里演奏中外流行乐的年轻人们,越来越多地在各种中外社交网络平台上大量“圈粉”。

  对于年轻民乐人的“出圈”,方锦龙也有自己的看法:“这些网红小哥哥小姐姐们,因为特别接地气,所以才会被喜欢。”在方锦龙看来,音乐的创作和传播更应该“回归土地”、贴近日常生活。

  “以前我们中国人都觉得在街头上演奏可能会掉价,现在不同了,尤其是年轻一代,他们不拘一格,处处宣传中国文化,以前我们传播国乐,更多的是靠国家派出团体在音乐厅表演,但现在更多人走到街头,走到当地的音乐节中去,在这些场景融入中国的民族乐器,这种推广方式更能够让西方人发现中国民乐的魅力。”

  “我经常讲一句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下’,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是向上呢?因为我说的这个‘下’,是走到农村、走到基层、走到民间,这样才能拥有更多的艺术创作灵感,只有生活的源泉才能滋养艺术。”方锦龙说。

  从“曲高和寡”变成“曲高和众”

  方锦龙出生于弹拨乐世家,6岁,父亲用一把柳琴带他走上音乐之路;15岁,凭借琵琶考入济南军区前卫民族乐团;18岁,开始出访世界各地演奏交流;25岁,“出走”民乐并尝试港台流行乐;40岁,创办“芳华十八”时尚国乐团,率领团队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为许冠杰复出音乐会担任表演嘉宾;57岁,成为B站跨年晚会最火爆的出圈人物……正是这样的经历,方锦龙被称为具有强大冲击力的“民乐圈的泥石流”。

  为什么和国乐相比,流行乐、网络神曲等更容易传播?方锦龙给出的答案一针见血:“因为以前的表演方式可能给人一种曲高和寡的印象。”方锦龙认为:当“曲高和寡”变成“曲高和众”,高雅艺术就能走进普通百姓的心田。

  “一个苹果,一个梨,我们嫁接出苹果梨,这就有了创新,但是记住,苹果不要丢掉,梨也不要丢。”谈及民乐的传承与创新,方锦龙认为:“创新的基础上一定要有传统的底蕴,创新的要义,是在继承之上创造新内容、新形式,就像新的血液一定要融入原有的机体”。

  变则通。这种传承基础上的创新,被方锦龙“玩儿”得出神入化,例如他曾与河南华夏古乐团合作,用十几种乐器,把当地的传统曲目、戏曲曲牌、流行音乐改编成串烧,在牛年河南春晚上演奏时,又在其中“乱入”了斗地主的背景音乐……方锦龙的每次亮相,都会引来观众们发出“壮哉我大国乐!”的赞叹,并不断刷新数以百万计的观看量。

  推荐冬奥健儿听中国民乐解压

  “我这一辈子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把全世界我能接触到的琴给它整明白了。”方锦龙在与大公网记者对话时说。

  当被问及是否有推荐的民乐曲目给正在参加冬奥比赛的运动员时,方锦龙毫不犹豫的给出了“专属歌单”:《春江花月夜》《平湖秋月》《紫竹调》《月儿高》……“听中国民乐,实际上就是让人进入到给五脏六腑按摩的过程,能够很好的帮助奥运健儿解压”,方锦龙说道。(大公网记者 王怡婷)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