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君子玉言/奥运魅力\小杳

2021-08-11 04:23:5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中国男子一百米选手苏炳添(左起)、中国女子田径七项全能选手郑妮娜力、乌兹别克斯坦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叙利亚女子乒乓球手亨德.扎扎。

  八月八日,东京奥运会降下帷幕。中国以三十八金、三十二银、十八铜在奥运奖牌榜排名第二。

  这是一场特别的奥运。创下N个史上“第一”:首次推迟举办─ 一九一六年、一九三九年、一九四四年的奥运曾因两次世界大战而停办,但推迟举行尚属首次,并且因为疫情。不过Logo仍为“TOKYO 2020”。首次没有场内观众──大多数比赛以空场形式举行,也不接受海外观众入境观赛。首次有运动员因为确诊新冠病毒而弃赛──自七月初到闭幕,确诊新冠病毒的奥运相关人员超四百六十人,希腊花样游泳队因此整体退赛。此前,因感染新冠病毒及后遗症,多名顶级选手不得不放弃奥运梦,甚至结束运动生涯。首次由男女旗手合举旗帜入场──本届奥运女选手比例近百分之四十九,为历届最高。首次“自助式”颁奖。为防控疫情,获奖运动员自行从托盘上取奖牌、鲜花和吉祥物,以免间接接触。首次奖牌全部使用回收物料──二○一六年里约奥运三分之一银铜牌使用回收材料,这次五千枚奖牌均由回收物打造,日本民间共捐出六百二十一万部旧手机,等等。历数“首次”,五味杂陈。

  这是一场大美的展示。没有观众喝彩,选手们仍然尽心尽力,专注于技巧力量速度配合。人们突然发现,运动如此之美。其美在于雕塑般的形体、线条分明的肌骨、健康的肤色;在于蓬勃的力量、拚搏的勇气;在于恣意绽放的纯粹个性、默契如一的配合、跨越种族国界的友善。敏捷的美、舒展的美、灵动的美,汗水与泪水齐飞,律动共激情成色。正如女排教练郎平所言:“女排精神是有时候知道不会赢,也竭尽全力。”挑战极限、追求极致的模样,才是最美的姿态。

  这是一场追逐梦想与希望的旅程。

  ─突破。苏炳添以九秒八三的成绩,成为首个闯进男子一百米决赛的中国运动员,也刷新了亚洲纪录。人们不禁想起一九三二年,中国第一位参加奥运会的刘长春单刀赴会那倔强而落寞的背影。八十九年后,奥运百米决赛跑道上,从此有了中国的名字。跨越八十九年的中国速度,书写着光荣与梦想。

  ─传承。二十二岁的女子田径七项全能选手郑妮娜力,中德混血,原为加拿大籍,外婆郑凤荣是中国著名跳高运动员。在外婆的鼓励下,于二○一八年二十岁生日当天入籍中国,成为首位归化田径运动员。因为更改国籍,之前所有赛绩归零,她在短短两个月内接连参加数场比赛,终于攒够参赛积分。她在腿上纹下“尽心尽力”四字,作为该项目唯一的中国选手取得总分第十的战绩,圆了外婆的奥运梦。

  ─纯粹。三十岁的奥地利数学博士安娜.基森霍夫未加入任何车队,没有教练没有队友没有队医,从营养到设备到训练战术,整个参赛计划全凭自己设计。孤身一人首次参加奥运会女子公路单车赛,为奥地利赢得了一八九六年以来首枚单车比赛金牌。她一骑绝尘,以致其他选手都忘记了她的存在,第二名的世界名将还以为自己是冠军而乌龙欢呼。她说“骑车只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一个人活成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一个纯粹的人,才有如此强大的内心。

  ──热爱。四十六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选手丘索维金娜,自一九九二年起先后代表前苏联、德国及乌兹别克斯坦出战奥运,成为史上唯一连续八次参赛的选手。其间二十年为患白血病的儿子筹措医药费而复出。东京奥运会她完成了运动生涯最后一舞,“这一次,是为热爱而战”。乒乓球场上的“断臂维纳斯”、三十二岁的波兰选手纳塔利娅.帕尔蒂卡,一出生就没有右前臂和手掌,这次她是同时参加奥运会和残奥会乒乓球比赛第一人。尽管小组赛即铩羽,但她独手挥拍的姿态,感动了无数人。

  ─慰借。十二岁的女子乒乓球手亨德.扎扎,预赛时面对比自己年长二十七岁的老将,力量悬殊而不敌,奥运之旅只有短短二十四分钟。她来自战火纷飞的叙利亚,二岁起即生活在炮火之中,终日与废墟为伴,出门玩耍都成了奢求。五岁时,扎扎接触到乒乓球,从此躲在屋里打球成了她的精神慰借。摄氏四十度高温、停电……艰苦条件下,水泥地上的破旧球台,是她唯一的避风港。中国奥委会已发出邀请,如果一切顺利,扎扎将在九月来中国接受训练。

  这次奥运会上,第二次出现了难民代表队,二十九名成员来自十一个国家,代表世界上八千二百四十万难民流离失所的故事,也代表八千二百四十万个梦想与希望。选手们也想告诉世人:尽管流离失所,但自己的国家还在。

  一场奥运,对于一些人,是光荣的辉煌;对于另一些人,或许是苦难岁月中唯一的支撑。所展示的跨越种族的良善、真诚的惺惺相惜、公平友好的拚搏,还有卑微而顽强的希望,在这个仍然充满傲慢偏见、饱受天灾人祸摧残的人世间,弥足珍贵。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