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未分类 > 正文

疫情下初窥网络教学成效

2020-03-26 04:23:1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网络教学的成效很依赖学生的自觉性

  一场疫情令被视作象牙塔的校园暂时关上了大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日前公布,截至三月二十四日,全球已有一百五十六个国家和地区的学生受到疫情影响而停课。作为最早开始实施“停课不停学”的地区,香港实行线上教学已近两个月,争议声不绝於耳。从学校到家庭,从教室到线上,网络教学改变的不只是授课的方式与教育的形态,其背后张牙舞爪的社会阶级差异,昭然若揭。

  大公报记者 徐小惠

  坐定,上课,打开摄像头,一个个鲜活的面孔身后,谁住豪宅谁住㓥房一目了然。为了照顾家中环境稍显逼仄的同学,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市场学系助理教授范亭亭并不要求学生在上课期间必须开摄像头,“尤其是他们的背景裏很可能出现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之类,人家未必想透露这麼多东西。”范亭亭说。但不能开摄像头,就无法实时接收学生的反馈,也难以进行正常的课堂测验,老师的教学难度受到挑战。为此,范亭亭选择以开放性问题代替网上测试,课堂提问也往往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

  背景差异将学生区分

  然而,问题并未止息。即便关上视频,网速慢的同学仍旧难以进行顺畅的课堂学习。

  范亭亭举例说:“比如我们上课的时候想要分享一个视频,对於网络不好的同学而言,就可能听得见声音但看不见画面,或者画面断断续续。”出於种种原因考虑,有的同学选择去咖啡厅上课,一杯美式一个上午,也有的同学依旧呆在家裏,关掉摄像头,忍受缓慢网络带来不流畅的课堂。

  一视同仁的病毒来到我们这个并不一视同仁的社会中,资本在疫情裏脱下彬彬有礼的遮羞布,即便是以公平著称的教育领域,亦不能幸免。它不仅影响了学生课堂教学的质量,也在课下的时间中如影随形。

  网络教学很大程度上依靠学生个人的自觉性和学习能力,会拉大成绩好坏的学生之间的差距。根据京斯敦国际学校(香港)中文班主任镇艺介绍,学生每天要通过视频材料自我学习,再借助各种软件进行複习,“老师在其中承接的工作是把这些东西串联起来,并对他们存在的各种问题进行反馈,同时协助他们进行解决。”考虑到学生的身心发展,过去早晨八点到下午四点的教学时间,如今被压缩到只有一两个小时的网络视讯教学时间,但她相信,真的学习态度好的、想学习的学生,停课这段时间他们仍旧在学习,甚至学得比在学校更好;但对於个别(自觉性低一点)的学生,问题也比较大。

  尤其对於低年级学生而言,其本身的自我管理能力就不成熟,网络教学期间,个人的学习态度与家庭教育环境有莫大关係。许小姐的儿子今年要升小学,由於不能出外学习,除了学校的课程外,她还为孩子报了网上学习课程,由老师一对二的教拼音。她说自己的小孩不能独自上网络课,“因为他会在发呆。基本我不在家的时候,他都没有学习。”为此她只能每天早上上班前抽出时间辅导小孩功课,并监督他上网络课。

  家长协助教导分别大

  镇艺说,如果家长可以在疫情期间辅助学生学习,监督并指导他们完成每天的作业,对学生而言是很有帮助的。但并非每个家长都有这样的时间与能力。她举例说,有学生家长因公司复工,无法继续辅导小孩的功课,“然后,我发现那段时间那位学生的学习情况确实有所鬆懈。之后我们就与他做心理辅导,告诉他做作业的原因,告诉他复课之后,我们该怎麼运用这一阶段的网上学习的材料进行巩固和複习,后来,他又恢复了过去的学习状态。”镇艺说:“家长的协助是需要的。如果家长不能提供更多的协助的话,就需要老师去担任更多的角色,做更多的心理辅导,帮助学生自觉完成学习任务。”

  国际学校的同学家庭条件通常优渥,大家在视频方面的顾虑相对较少,前段时间,镇艺通过Google meeting在班上进行了默写测试,效果非常好。通过将视频面授与短片教学、互动软件等相结合,镇艺相信他们目前的教学进度几乎不受疫情影响。但如果把网络教学与平时在学校裏的教学效果作比较,镇艺说:“毫无疑问,还是在学校教学的效果更好。”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学习,家长李先生说小朋友对於网络学习的新鲜感正在快速消失,“与老师竞争的就是小朋友平时看开的YouTube儿童片,无论从趣味性、技术含量等方面,老师们仓促製作的东西,无法跟YouTube上运营许久的专业视频相比。”

  衝击教育公平的理念

  伴随5G的发展,智能教育的前景一直以来都被看好。但在这次疫情中,网络教学大规模应用,其背后的问题亦浮出水面。范亭亭认为网络教学最明显的缺失在於互动性,而京斯敦国际学校(香港)的副校长汤淑芬则进一步直言,人的缺失是目前线上教学存在的主要问题。“师生关係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人与人之间培养出来的关心、爱护,这是线上教学缺乏的。你的一举一动我可以观察到,我可以给你及时关爱,而隔离屏幕是很难去打动他的。因为教学不仅是语言的教学、能力的教学,也是感情的教学,人性的教学。”

  在科技迅猛发展、生产成本越来越低的时代,人的情感越显昂贵。左翼学者齐泽克前段时间发文称,新冠肺炎疫情潜在的打击了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其带来的痛苦使人们反思现存的社会形式。

  在教育方面,目前社会对网络教学主要缺陷的讨论还集中在网速、互动性等技术问题上,但其对教育公平的衝击应引起警惕。公平不是绝对的平等,公平是老师帮助成绩弱势的同学、体谅困难中的家长,而机器只会以其绝对等量的输出,放大已有的社会不公。因此,线上教育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辅助手段,却不应登堂入室代替线下教育。正如汤淑芬所说:“网络教学只能在特殊的环境裏面,发挥特殊的功效。”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