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简体站 > 报纸新闻 > 正文

丰富多元/穿越时空的陪伴

2021-09-20 04:28: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中国精怪故事》上下两大册,既是民间文学的资料书,也适合作为閒来翻翻的“枕边书”。翻开这本书,才知道人类想像中的精怪故事,多么丰富。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精怪的世界。不过,这些故事虽讲精说怪,却一点儿也不恐怖,反而很“解压”。阅读这些“中国童话”,仿佛看见劳累了一天的老乡坐在大树下,抽着旱烟聊着天。又好像回到童年的夏夜,在外婆的故事中进入梦想。书中的文辞都是大白话,贴地且趣味实足,给人满满的陪伴感。

  有的故事属于民间的“万物起源说”。比如《白沙井》、《火晶柿子》、《李三与黄鼠狼拖鸡》、《发髻的来历》,讲的就分别是长沙白沙井、陕西临潼火晶柿、“黄鼠狼拖鸡”和发髻,这些寻常人家生活中的地名、土产、俗语、用品等的来历。

  精心打磨“多棱宝石”

  还有些故事保留了原始粗粝质感,甚至有些暗黑风。流传于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松树姑娘》中,松树变成姑娘,嫁给了鄢苏荣,但岳父母看不上姑爷,设计陷害。松树姑娘“大义灭亲”,帮鄢苏荣剑杀蟒蛇母亲,又亲自砍死了自己的父亲。到夫家后,鄢苏荣的舅舅识破外甥媳妇是精怪,想用宝网擒拿,又被松树姑娘以宝剑砍死。最后,松树姑娘和鄢苏荣带着孩子化作了天上的三颗星星。在这个故事里,松树姑娘杀死舅舅或属“正当防卫”,杀死自己父母,却完全和后世正统观念相悖。

  研究专家刘守华曾把民间故事比作“多棱宝石”,认为它是一种融合多种文化成分的结晶体。阅读《中国精怪故事》,细察其文化意蕴与正统观念之间的缝隙,我们正可以看到庙堂与江湖的文化分层、体会不同地域水土孕育的文化差异与一致,从而加深对中华文化丰富性的认识。

  越是质朴的文化,生命力、影响力往往越强。中国民间故事的影响力并不囿于中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过报道,日本静冈县伊东市某家人想全体自杀,读了中国苗族民间故事《灯花》后,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可见,民间故事里没有高头讲章,却给人生活的勇气。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