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黛西札记\李帕蒂的天鹅之歌\李 梦

2019-07-11 03:03: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钢琴家李帕蒂\作者供图

  上周我在此栏中介绍的天才钢琴家所罗门,因突发中风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生命的最后三十年,今次要谈的钢琴家同样天资卓著,也同样命途多舛,他便是被誉为“键盘大师”的罗马尼亚人李帕蒂(Dinu Lipatti,一九一七至一九五○)。

  前些天收到朋友送来的一张李帕蒂演奏的萧邦圆舞曲全集唱片,又趁机重温这位二十世纪伟大钢琴家在上世纪中叶与EMI唱片公司留下的经典录音。半世纪过去,钢琴家已逝,EMI古典也不复当年辉煌,着实让人唏嘘。我听过很多版本的萧邦,有的浪漫,有的精緻,而李帕蒂奏出的萧邦,大约可用“高贵”来形容:他从不放任情感,也不像里赫特那样给人难以捉摸的神秘之感,而是绚烂、光亮又不乏亲切,像初夏夜晚的风,比春风更热烈些,又不像秋风那般萧索,总归是百听不厌的。难怪一九三三年,当十六岁的李帕蒂在维也纳国际钢琴比赛上不敌某位波兰钢琴家而屈居亚军时,比赛评审之一的科托(也是萧邦音乐的绝佳诠释者之一)竟认为评判不公,气得拂袖而去。

  与鲁宾斯坦相似,李帕蒂也是深受同行欣赏的钢琴家,不单因为他年仅三十三岁便患上淋巴癌去世的短暂一生引人伤感,更因为他终其一生对艺术的执著。一九四三年左右,李帕蒂才从二战的动荡中逃离,在瑞士钢琴家费雪的帮助下迁居瑞士日内瓦,却在两、三年后被查出患上绝症。那时战争已结束,许多钢琴家恢复巡演事业,李帕蒂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在大量藥物的帮助下勉强维持精神与体力,而让人惊讶的是,这位罗马尼亚钢琴家为后世乐迷津津乐道的经典唱片(包括萧邦和巴赫等人的作品),很多都是在病痛缠身的那些年完成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聆听唱片之前的我们不了解李帕蒂的生平经历,绝对想像不出那些优雅轻灵的乐音竟出自一位病重之人。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钢琴家与即将入主柏林爱乐乐团而迎来事业高峰的指挥家卡拉扬,在琉森音乐节上合作莫扎特第二十一钢琴协奏曲,旋律间隐抑不住的力量让见惯优秀钢琴家的指挥也惊叹不已,称他的演奏“不再是钢琴的声音,而是最纯粹的音乐”。

  同年九月,李帕蒂不顾医生劝阻,执意举办最后一场独奏会。那是法国贝桑松音乐节的舞台,发着高烧的钢琴家用一整场音乐会的时间,回溯他一生最爱的曲目,包括莫扎特a小调钢琴奏鸣曲、舒伯特的即兴曲以及巴赫第一号键盘组曲。原本,他计劃演奏全部十四首萧邦圆舞曲,却在演奏至第十三首时因为精疲力竭而难以继续,最终改用巴赫的《众望吾主》完成全场演出。巧的是,巴赫这首曲目,也曾出现在李帕蒂首场钢琴独奏会的曲目单中。幸好,一九五○年的音乐会有录音传世,后来的爱乐人得以不断重温这位天才钢琴家的“天鹅之歌”。人们时常谈论那次演出中的萧邦如何生动而暗藏哀伤,以及巴赫如何听得人潸然动容,而我却格外被舒伯特那首降G大调即兴曲吸引。速度较通常版本为快,左手琶音高速跑动却丝毫不乱,与右手旋律互为映照,齐齐将曲目推入一个激昂高潮后迅速回落,落入一个短小却余音渺远的尾声。层叠而起至高处,再倏忽落入阒寂,宛若李帕蒂本人的一生。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