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如是我见\一朵深渊色\梅 莉

2019-08-19 04:24: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牵牛花开得精緻小巧颇具诗意\作者供图

  朋友小马有一个无肉不欢的胃,但他有一颗锦繡植物心。一大早晒他养的牵牛花,枝枝蔓蔓地爬在他搭好的网格篱笆墙上,一朵朵玫紫色的花,开得素樸乖巧,却又艳丽无比,其藤楚楚,其花娟娟,其叶翠翠,真是“风致嫣然”,宛若美少女,天然去雕饰,尽得风流。看得人神清气爽。

  我於是想起与谢芜村的俳句“牵牛花啊,一朵深渊色”。

  虽说牵牛花的名字土到没朋友,但却因为天生一张精緻的“文艺脸”而深得广大艺术家们的喜爱。喜爱花草的朋友也很有趣,会说出“玫瑰有张大饼脸,月季的五官才立体”这种能让玫瑰气得吐血的话来,让我一想起就乐不可支。像玫瑰在花界这麼受宠的明星都有人不喜欢,而牵牛花充其量只是路边野花而已,却倍受画家、诗人们的关注与追捧,不得不说,与它天性自带文艺属性有关。

  “深渊色”在日本是指蓝色,因为牵牛花的颜色是层层递进的,很像植物染,看上去如临深渊,神秘莫测,“深渊色”无疑是最生动形象,所以,这首俳句流传到今。它的花形如小喇叭,我们小时候就叫它喇叭花,家家户户院子裏、窗台上都有它的踪迹,也没觉得它很特别,当时只道是寻常。它结的籽黑不溜秋小小一粒,我似乎更爱它的籽,经常摘下一堆捧着玩,然后不知散落在哪裏。

  就像莫奈痴迷画睡莲一样,国画大师齐白石喜欢画牵牛花,曾画过上百幅牵牛花。而他喜爱牵牛花的原因始於他与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的友情。那是一九二○年代,齐白石在绘画上还没有什麼知名度,尚在摸索阶段,但他坚信艺术是相通的,於是,在好友的引荐下慕名去拜访梅先生,寻找艺术灵感。梅先生酷爱养花,家中有数百种牵牛花,他解释说因为此花还有个名字叫“勤娘子”,有借物明志之意,可见梅先生也是个很勤奋的人,话说不勤奋又怎能有如此成就呢。齐白石当即也成为牵牛花的拥趸,从此,他开始画牵牛花。据说当他画完牵牛花系列之后,事业上就开始牛起来了。所以,牵牛花还是大师的幸运花呢。

  以前追剧《甄嬛传》,裏面有个场景也说起过牵牛花。夜间出来散步的果郡王与甄嬛偶遇,见甄嬛很喜欢牵牛花,就一起谈论起来。甄嬛说她儿时在野外田间常见这花,叫“牵牛花”,因宫中却很少见到,所以很是惊艳。果郡王说因为它的别名叫“夕颜”,是很薄命的花,所以宫中的人是不会栽培的。其实,果郡王说错了,牵牛花的别名叫“朝颜”,夕颜是月光花的别称,月光花是纯白的,傍晚花开,凌晨花谢,而牵牛花则有各种鲜艳颜色,感觉生命力旺盛多了。夕颜让我想起去年在乡下第一次看见空心菜开出的花,此花与彼花极其相似,肉眼简直难以辨认。“夕颜”这个名字无疑很文艺,它适合待在小说裏。记得《源氏物语》裏有个美丽女子就叫夕颜,深得源氏公子喜爱,果然红颜薄命,在凌晨莫名死去。

  牵牛花生就一副小巧精緻的脸,有的周围还晕一层白边,中间又有一点留白,特别文艺範,所以咏牵牛花的古诗很多,但我最爱秦观的这句,“仙衣染得天边碧,乞与人间向晓看”,写出了牵牛花的风致。当中年的我越来越爱四时有花朵作陪,不想与人纠缠时,花朵们就成为我的知己。老树画画裏说,“周末没啥事,逛入小树林。无人想与语,对花说古今”深得我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