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柳絮纷飞\北海道简影\小 冰

2019-10-09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北海道是一个我想了很久要去的地方。

  飞机着陆在札幌,走出机舱,冷风袭来。“呵!这空气,是冬季还是夏季?”我禁不住说一句。摄氏十度,是北海道的夏天,香港的冬天。体感骤然起了变化,我赶紧披上一件外套,把领子拉直。即便在夏季来到这裏的香港人,依然感到寒意十足,毕竟是北海道。

  日本的行政区劃按都、道、府、县布局,“都”是东京都,“道”是北海道,“府”是大阪府和京都府,“县”指全国各地的四十三个县。都是日本,北边的北海道与南边的冲绳,地理气候南辕北辙,北海道是日本北方一个独立於本岛的离岛。据资料介绍,面积约八十个香港的北海道,人口近六百万,比香港还少一百多万。

  有人把北海道形容为“日本的乡下”或“日本的美国西部”。我总结之,那不过就是偏僻和荒芜吧。然而这偏僻和荒芜,却是日本人心中“美丽的北国大地”,冬天有冬天的看点,夏天有夏天的玩法,看民俗、泡温泉、吃海鲜,观雪景,赏樱花和薰衣草。北海道是旅行者追逐的地方,不同的时间,玩法不尽相同。

  当地人说,从前北海道处处荒芜,被看作生命的禁区,没有人居住的时候连夏天都冷得要命,直到明治时期,那裏都还处於探险和开拓的状态。北海道虽然临海,却从来不颳颱风,当太平洋上的颱风吹到这裏时,十级已经减弱成了一级。这裏很靠北,与中国的渖阳、加拿大的多伦多、美国的波士顿、意大利的罗马几乎在同一纬度,大部分地区地处亚寒带,一年当中有七个月是雪季,很像北欧和北美的北部,几乎没有高过摄氏二十五度的夜晚。

  北海道是令日本文学家和艺术家产生灵感的地方,常常有人以它为题材,创作出优美的文学作品和艺术作品。还记得电影《情书》裏的那一句台词“你好吗?我很好”,思念的声音在雪花飘落的山岭中迴荡,浪漫又有诗意;也记得中国人熟悉的歌曲《北国之春》,一首描写母亲与儿子思念之情的歌曲,当中一句“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禦严冬”,把母子情深刻画得非常细腻,彷彿演唱者是抱着妈妈的包裹在歌唱。

  听过一个故事,有个北海道人到了香港,下地铁后看见人们都在跑,以为有火警,也跟着跑起来。结果跑出地铁才发现,原来人们是忙着去巴士站搭车,到公司上班,到学校上学。这个故事应该是虚构的,作者可能想说北海道人很安静,是慢性子。身临北海道,眼见为实,我相信这一说法有道理。那裏的人走路閒庭信步,如果谁行走匆匆,会被看作遊客或初来乍到者。

  有人说日本是单一民族国家,错了!日本以大和民族为主,最大的少数民族阿伊努族,主要居住在北海道,道上阿伊努族人的文化踪迹至今可见,例如地名“札幌”和“小樽”,都极具阿伊努特征。此外还有少数的朝鲜族人和日籍华裔。

  北海道是日本的第二大岛,与本州岛隔海相望,土地板块分为道央、道南、道北、道东几个片区,其中道央的札幌、小樽、登别、洞爷湖,以及道南的函馆都是旅遊热点。北海道也是日本农、林、牧、渔的主要生产区,火山形成的土地肥沃,加上水质好,天气乾爽,精耕细种,农产品都是优质品,本国人吃不完,还出口,且卖很贵的价钱。

  在北海道踩几个点,我期待着。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