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HK人与事/“限聚令”下的家庭聚餐/东瑞

2020-05-22 04:24: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疫情当下,例牌的家庭聚餐也取消了。本来一个月或数个星期就有一次不定期的聚餐被迫取消。近期政府的限聚令人数也从四人扩大到八人。疫情既然平缓,我们三家人大小刚刚好八口人,经过酝酿协商,决定来一次聚餐会面。

  儿子一家,女儿一家,我们一家,实际上同在一个屋邨,相距不到五六分鐘路程,然而疫情汹汹,自一月底成群出动向姑姑伯伯拜年,到这一次聚餐日,也有一百一十日没见面了。为了这次见面,其间也几经波折,虚惊多次,先是家庭中一个成员任职的机构有外籍人员被隔离在家,他们也受影响,需要十四天在家工作,如果出现问题,大家都要採取措施;之后,家庭另一个成员又在我们第一次茶叙约定前一日出现发热现象,一家人都很担心,当晚让他去公立医院急诊,我们也马上将茶叙的约定取消了,另定时间。一直到两三天之后医管局来电通知他无大碍之后,我们一家人很开心,决定将茶叙改为以附近酒店的自助餐形式见见面。

  久违的家庭成员见面的老地方,疫情期间早就取消了周一到周五的自助餐形式,而星期六、日依然保持旧有的形式,只是以前比较密排的座位现在显然拉开了,排得比较疏鬆。订位的食客都不算少,陆陆续续坐满了八九成。

  近乎四个月没来这经常和家人聚餐、和好朋友应酬叙情的地方,有一种劫后余生、旧地重遊的感觉。经理还是那位年纪轻轻的经理,每一次妻联络他,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将複杂的价格计算好发来,让我们心中有数。这一次的家人聚会,也算特别有意义,既遇母亲节,又逢家庭四个成员都相当接近的生日,索性就一起庆祝了,堪称意义重大。

  经理殷殷交代,除了进食其间,都要戴口罩,尤其是取食物的时候。在自助餐厅门口等着,大家都很自觉地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也许走得太匆忙,冒冒失失地撞了我身体一下,实在令我胆战心惊。在这特殊的时期,家人吃饭早就保持一定的距离了,何况生人?我走到大堂一角,从小包包裏取出小瓶酒精,在被碰的手臂喷了一下。实属无奈。

  家人陆陆续续到了。这几个月中,虽然三家人没有一起接触、聚会,但个别成员还是有见面的,毕竟家都住得很近。儿子将孙女带来我们家玩和午睡,父女俩都戴着口罩,儿子只站在门口很快就走;最小的孙子十一个月大,戴着口罩也非常地习惯,潜意识的,该也是看到父母和其他大人戴口罩吧。

  几个月没聚餐,家人在一张长餐枱吃东西,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小孙子十一个月大,躺在小推车内熟睡。他出世后,前半年香港局势动荡不安,后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可谓都处在非常时期,然而他浑然不知,只是吃、喝、睡,学爬、笑,被家人轮流爱着、抱着,哪裏晓得身处的世界如此不安宁?没有忧虑,那是多麼幸福的襁褓岁月啊。

  儿女媳婿都各有自己的忙碌,空閒时坚持运动,做老师的忙着给学生上网课,读幼儿园中班的孙女从农曆新年开始就不需要复课了,一直要到九月才正式开学。不过,疫境时期,她长大懂事静乖不少,除了玩,也坚持写字学习。

  难得聚会,趁小孙子醒来,抱在大人怀裏,请餐厅经理给我们拍摄一张全家福。餐厅外面正是红磡海滨大道,阳光正当强烈的维港海面上有数隻小型风帆在初夏的劲风吹送下飘然而过。对岸的香港高低建筑物明晃晃地刺眼。我们还特地在那海滨大道上看看风景,再拍几张全家福,就一起走到儿子刚刚装修好的新居看看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