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英伦漫话/英国抗疫为何如此艰难?\江 恒

2020-09-17 04:24: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威尔士街头张贴的“请戴口罩”海报\路透社

  平静了一段时间的英国疫情再次亮起红灯,最近接连几日每天确诊人数超过三千宗,是八月时平均数的三倍,用医学专家的话说,还没等到秋冬季病毒大爆发,新一轮疫情便已捲土重来,英国现正处於失控边缘,全国可能随时“沦陷”。

  英国的疫情为何出现大反弹?要回答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追溯一下英国的抗疫历程,从三月份疫情爆发进行封锁,到七、八月份趋於平稳后解封,再到九月份大反弹后重新封锁,表面上看,英国抗疫之路并无异常,但实际上从官方到民间却体现出浓重的“英国特色”,不仅让抗疫大打折扣,也为疫情反扑埋下了一颗颗定时炸弹。

  先从官方来看,第一大“特色”是佛系抗疫,“群体免疫”。由於约翰逊政府对疫情存在严重轻敌和误判,因而听从了医学顾问的无为而治抗疫政策,约翰逊本人不仅宣扬只要按唱两遍“生日快乐歌”的速度勤洗手就能防疫,他还主动与确诊患者握手拍照,以示洗手后便能“百毒不侵”,结果他不幸成为全球第一个中招的国家元首,鬼门关前走一遭。

  第二大“特色”就是抗疫后知后觉,凡事慢半拍。当时医学界分析认为,与疫情重灾区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相比,英国的确诊人数和死亡率均滞后一个月,也就是说,英国二月份的疫情仅相当於意大利和西班牙一月份的程度,若提早採取措施,疫情将大为缓解。但约翰逊政府在轻敌思想之下不为所动,直至帝国理工学院科研模型显示,“群体免疫”政策或导致二十五万英国人死亡,当局才於三月二十三日紧急实施“居家令”,而此时感染者已接近上万人,上千人被夺去生命,更严重的是病毒已在社会大範围扩散。

  英国政府对多国行之有效的检测也不屑一顾。世界衞生组织(WHO)总幹事谭德塞三月中旬便提出,要检测每一个疑似病例,如果呈阳性就要将他们隔离,因此必须“检测、检测、再检测”。儘管事后证明检测非常重要,但约翰逊政府无动於衷,甚至连一线医护人员的检测也不能保证,结果令疫情如开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第三大“特色”是国家不伸手,百姓靠自救。英国人一直引以为傲的全民免费医疗体系“国民保健服务”(NHS),却因疫情而不堪重负,基本处於瘫痪状态。在二月底时,英国政府曾公布了NHS专线电话111,声称发现疑似征状,立即拨打该电话寻求隔离和医治,但随着求助人数几何式飙升,当局随即转变了策略,表示NHS只救治确诊患者,如有疑似征状,先自行在家裏隔离七天,希望以此筛查普遍的感冒发烧,从而减轻医院压力,但问题是若有人真要中招,不及时救治的话,七天之后恐怕早已一命呜呼。有媒体就披露,一些中招的老人就是在家没人理,送院时已经不治,因此舆论批评政府让老百姓自生自灭,能否活下来全看谁的命大。

  事实上,号称世界上数一数二的NHS在疫情前不堪一击,英国政府负有直接责任。从卡梅伦执政开始,当局实施多年的紧缩政策,导致NHS预算遭大幅削减,资金缺口达到天文数字,医护人员严重流失,每年有超过五十万起医疗事故,加上近年医疗机构又被不断私有化,NHS可谓千疮百孔。在疫情爆发时,英国全国只有一万九千张病床、五百六十张ICU,即使征用了私人机构的八千个床位,仍然是杯水车薪,水平是欧美国家最低。

  最后一个“特色”是在宁要经济,不要命。英国在经历封城之后,二季度GDP增长暴跌百分之二十点四,当局未等疫情受控便急匆匆恢复经济活动,约翰逊坦言,若疫情重新来过,他绝对不会选择封城,保经济的急切之情溢於言表。不久前政府更推出餐厅堂食半价活动,即国家补贴一半的开支以鼓励民众消费,结果是到处人头攒动,令政府规定的保持一米的社交距离形同虚设。

  至於民间方面,第一个“特色”是戴口罩,毋宁死。即使在疫情最严重时期,在英国的大街小巷依然很少能见到有人戴口罩,当地的习惯是只有病人才会戴口罩,不仅自己不戴,看见别人戴还会投来异样眼光,轻则发生口角,重则拳脚相向。坊间还流传另一种说法,认为英国政府口罩物资不足,从开始便不敢公开提倡,以免重蹈抢麵粉、抢厕纸的覆辙,直至七月份全球口罩供应充裕后,才要求甚至强制民众戴口罩,并且在地铁站出入口安排警察,对於违反规定者罚款一百镑,即大约一千港元。

  第二个“特色”是我行我素,任逍遥。儘管英国政府推出限聚令等抗疫措施,但群体派对活动随处可见,旅遊热点的度假村和海滩上更是人山人海,当局只能通过媒体公开呼籲人们尽可能地保持社交距离。

  第三个“特色”是只信自己,不信政府。虽然疫情席捲全球是铁一般的事实,但迄今仍有一部分人坚持相信疫情是政治阴谋或是一恶作剧,他们反对防疫措施,也反对注射疫苗,认为这是微软创办人盖茨的一个惊世大阴谋,企图利用疫苗接种植入追踪芯片,从而控制全球人类,他们今年已经举办了多场示威遊行,标语图文并茂地揭露“阴谋论”,彷彿生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说回英国疫情的反弹,在经过了大半年的抗疫之后,虽说从官方到民间发生了不少变化,但或多或少仍保持了上述一些“特色”,比如英国政府仍不惜代价保经济,仍做不到全民检测,民间同样依然如故,让政府唱独角戏,这些都注定了抗疫的艰难。最有趣的是,约翰逊把新一轮大规模检测计劃称为“登月行动”(Operation Moonshot),简直名副其实,想要完成任务难如登天。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