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柏林漫言/柏林鲜花季\余 逾

2022-07-01 04:25: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从春天到初夏,德国朋友英娜问过我好几次:“樱花开了么?我们去看看樱花。”“郁金香开了么?我们拍照去?”“芍药到季节了么?今年花店里的芍药怎么那么少?”

  每次问,我都有点想笑,因为总能看到她那张充满期待却又多少有些犹豫的脸。后来她认真解释过一次,我觉得好像有点儿道理。她说,不知道别的德国人怎么样,反正她这个年纪,三十来岁,可能二三十、三四十岁年龄的德国人,对花有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或者说,在他们看来,花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在喜欢花的同时有些“怕”花。

  我问她“怕什么”,她说自己养的花怕养不活,公园里的花一刮风下雨就担心花都被摧残了。总之,她觉得花这个东西太不“按套路出牌”,所以跟她骨子里的按部就班有点八字不合。不过她再次强调说,这可能是她或者她身边的朋友比较主观的看法。毕竟四周看看,柏林那么多租用地小花园里,总能看到特别多生机勃勃繁花似锦的小院子。

  自从跟英娜有了这番讨论,我便有意识地观察身边买花买植物的人。

  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情形:上下班时间,在地铁站里,身着职业装手里拿着花的,往往大部分是男人,而且他们一般总是同一个品种买上一大把。而女人们呢,则一般都会买上两三个品种的花,甚至还多买一些绿植作为插花的配色。

  在花店里买切花的,还是年轻人为主,而在植物市场里精心挑选的,则是年纪大一些的人。总体来说,人们在花店里都是很快选好花就付钱走人,而植物市场里,特别是年纪大一点的顾客,在里面这株草看看,那朵花端详一下,几盆花放一起比较了又比较,可以慢悠悠地逛上一两个钟头。

  后来我跟英娜说起我的“研究发现”,英娜并不认同。她说自己也很喜欢去植物市场选花草,虽然那里花花草草都是土壤栽培在花盆里,但这并不影响她把它们的养殖周期和切花养成一样。在她看来,放盆里土培和花瓶里水养,都是一样的,花谢了就扔了,并不是说土培的就得生生不息一波又一波发芽开花。所以只要每隔一段时间去趟植物市场,便又是焕然一新鬱鬱葱葱的阳台花园。

  之后有次聚会和一帮英娜的朋友,又聊起养花这个话题,发现更懂花和懂养花的竟然都是在场的男性朋友。女性朋友们比较在意插花和搭配,而男人们则像是做项目一样去“养”花。

  有一天早上在公园跑步,迎面跑来一位高高大大的德国男人,跑着跑着突然停下了脚步,抓起路边花园里的月季,轻轻拉过来闻了闻花香,又歪头看到其他不同颜色的品种,也认真端详了半天又闻了闻,再弯腰看看花的茎干和叶子,甚至伸手摸了摸土的质地,着实一番做研究的样子。

  看来,柏林的男人女人们都喜欢花,不过他们的喜欢,好像有点不一样。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