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大公园 > 正文

閒话烟雨/躯干之美\白头翁

2022-07-04 04:24: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我在《躯干》面前震惊、战栗、感动、心悸,那仅仅是人体的一段躯干,上身无头无双臂,下身自膝盖以下无脚无腿,但站在他面前时,能感到那残缺的身体里似有生命在涌动,有热血在循环,每一块肌肉都在迸发。当米开朗基罗站在《躯干》前面时,几乎被《躯干》的艺术力量所征服。他颂扬《躯干》那种美的力量能征服一切人。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命他为《躯干》补上失去的一切,但米开朗基罗拒绝了。“他已经美丽得无以复加,任何改变和补充都是徒劳的,画蛇添足的。”

  《躯干》之美在于唤起人性的同心想像,激发人的历史感,沧桑感,使命感,是一种独特的美。文艺复兴后的艺术家、美术家,尤其欣赏《躯干》的美,残缺的美,破碎的美,扭曲的美,毁坏的美。

  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珍藏着一个残缺的雕塑,那是一张残缺的脸,而这张脸无眼、无头、无鼻,只有一个嘴唇,而那唯一残存的嘴唇,仿佛还有生命,还充满着生命的温度,还有血液在流动。

  在意大利庞贝古城的入城处,有一张残破而硕大的青铜人脸;在落日残照之下,整个残缺的脸仿佛还在时时惨叫,时时痛苦,时时呻吟,只望一眼,能让人牢记终身。它因残缺而造成的艺术冲击力远远大于完美,给人留下遐想空间。每一个人都可根据自己的感受和理解去创造新的艺术再生。

  而东方人不同,中国人不同,地域、历史、文化的不同,产生不可撼动的审美观、艺术观、世界观。

  中国可以增其美、增其善、增其全。中国,有千手千眼佛,有千手四方佛,即有四颗佛头。即使有了“残佛”,也不能堂而皇之的“面众”,讲究要“补齐”“补全”,那不但是审美的观念,宗教的力量,也是艺术的影响。自古中国民间民俗都追求“全”,“十全”“万全”。《红楼梦》初现时,只有八十回,是一个残本,后世的高鹗续写了后四十回,再以后又有《红楼全梦》《红楼后梦》《红楼再梦》都想把红楼梦做得圆圆满满。

  山西太原蒙山大佛,是北齐时代的石刻大佛,但在元朝时,蒙山大佛遭到严重破环,佛头遗失。自元始,整整找了七百年,佛头仍没有找到。十几年前,终于从北京请来专家,根据古籍和石碑上的描述,重新造了一个佛头。蒙山大佛才对外开放。人们觉得有了头的大佛像才美、才庄严、才肃穆、才完整,才是善男信女心中的佛。当然也有例外。

  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是热衷于收藏的,这个家族引以为自豪的是收藏有大批极珍贵的亚洲雕塑。其中有一尊唐代汉白玉立姿菩萨像,但却无头。通高一百八十点三厘米,华丽璎珞,双手残缺,长裙轻薄柔软,帔帛绕身,娉婷腰肢。无头无臂,却那么美,赤脚踩在莲花上;裸露小腹,光泽平滑,肌肉感极强。一九三五年在伦敦参加“中国艺术国际博览会”上,被一致公认为中国传世之最美的雕型作品,足以和最佳的希腊雕塑媲美。引人思考的是,当年这尊美人雕,因无头无臂,一些艺术界的收藏大家因其残缺而摇头。

  不把《躯干》认为美的人,应该是不懂得真正的美。(上)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