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没有多余的完美/米 哈

2018-10-17 03:17:0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理查.叶慈(Richard Yates)有一个短篇〈裘蒂掷骰子〉,收录在著名小说集《十一种孤独》当中,有这样一个深刻的片段:“指导教官让瑞斯演练全套刺刀术。他迅速做完,从头到尾保持平衡,没有多余的动作,用来福枪托把木头肩膀敲下不少木块,刺刀深深陷入木棒捆成的颤抖躯体,再拔出来对付下一个。他真的很行。如果说我们因此敬佩他就太过头,但看到一件事完美执行让人有种快感”。

  当人能够看到一件事,完美执行,真的有一种快感。但什麼叫完美呢?叶慈的文字倒写得接近完美,完美就是“没有多余的动作”,不多不少,就是刚刚好。故事中,瑞斯中士以一次完美的刺刀示範,赢取了下属的尊重,无巧不成话,关於完美的另一个著名说法,也跟“刀”有关。

  十四世纪的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坎(William of Occam)在他的《箴言书注》写道:“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这解决问题的道理,成为了逻辑思考的一条原则:当多过一种理论能够解释同一个问题,我们就以“奥坎剃刀”将假定较多的理论一一删去。因此,若进化论本身是成立的话,我们便不需要一套“有神创造进化论”的理论,因为在此,神是多余的,而奥坎剃刀容不下多余的部分。

  以刀说完美,大概还是有一种潜在的理由,因为刀,一切,清脆利落,就像“一件事完美执行让人有种快感”。完美的快感,清脆利落,却又像刀一般冷。完美的执行,也就像一件工具、一部机器。程式早已写好,运作正常,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发生,“没有多余的动作”,也彷彿不带半点情感。

  在〈裘蒂掷骰子〉,瑞斯中士是一名悲剧人物,他完美的安分守己,却在内心带有情感。这份情感,没有多少人能够留意,更没有多少人愿意珍惜,到最后,读者却发现,系统总比人完美,也总是容不下多余的人。我们,还要迷信完美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