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过年的菠菜\蓬 山

2020-01-22 04:24: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北方老家过年时,每到腊月二十六,除了贴春联,也开始摆放供桌,整隻生鸡、猪头、鱼、红枣饽饽、黄米年糕、苹果等,与香烛一起,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供祖先享用。

  我小时候很感兴趣的是,每盘供品上面都覆盖一棵菠菜。不是平放,而是提着菠菜根,将叶子散开,扣在供品上。这样,红色的根在正中朝上,叶子向四周散开。红红绿绿,与鱼肉、饽饽、水果的颜色搭配,相得益彰,煞是好看,越发显得生动活泼。

  西方人没有这一套。法国菜市场,菠菜算是最便宜的青菜了,几十欧分买一堆就够一顿吃的,只相当於半根黄瓜的价钱。法国人的做法,就是捣成菠菜泥,又加上了奇奇怪怪的调料,看了就无食欲,吃了更是舌头遭罪,肠子悔青。不过看在钱包的面子上只好忍了。眼福、口福都是谈不上的。儿时看美国动画片《大力水手》,一吃菠菜就顿时力大无穷。后来看梁实秋先生的文章,据说这动画片就是为了哄小孩子吃菠菜的“软广”。

  这些吃菠菜的方法,在中国人看来,真是暴殄天物。春节买菠菜,在布置供品之需以外,或是麻酱、老醋、花生米凉拌,或是豆腐烩,或是粉丝鸡蛋打汤,或是挤出菜汁和到麵裏包绿皮饺子,都是菠菜绝好的归宿。

  草根出身的菠菜,却有许多富贵轶事。传统相声有一齣朱元璋大闹武科场逃难途中喝“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其实就是碎米粒、馊豆腐、烂菠菜的大杂烩。乾隆皇帝微服下江南,在农家吃了菠菜煎豆腐,叹为人间至味,问及名字,农妇巧妙回答是:“金镶白玉板,红嘴绿鹦哥”。一个好名字点石成金。

  本来上不得台面的菠菜,也是因为这别致的颜色,受到特殊偏爱,得以在春节祭祖这一隆重场合扮演重要角色。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