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墟 里/必读不必读/叶 歌

2020-05-22 04:24: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四月廿三日世界读书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的《不必读书单》又被翻出来重发。虽然有几个版本,这个书单大致包括:绝大多数中国古典小说、绝大多数从“五四”到一九四九年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绝大多数当代中国人写的历史小说、绝大多数西方通俗小说、所有名著的续书、很多经典的哲学著作、所有成功学、心灵学、鸡汤类书、所有阴谋论类书。

  这份书单在二○一八年发表时引起过争议。严锋是文学教授,他心目中不必读的书和数学、物理、经济各系教授的应该不同。这裏不是要讨论他的判断是否精準,而是同时恰巧看到教育部推荐的小学生必读书目。从一年级开始,每学期至少五本,一半多都是翻译文学,包括《夏洛的网》《小王子》等经典西方作品,也包括《三国演义》《时间机器》这些在我看来超纲的著述。

  我的浅见,如果是业余读物,纯粹从兴趣出发,那就应该允许多元。有人爱读机械修理,有人喜欢烹饪料理。正襟危坐者斥为“垃圾”的作品可能在特定情境中是足以攻玉的“他山之石”,给人启迪,予人希望,与作者文笔、文坛地位、专家点评都没有直接关係。

  必读与不必读,不外乎基於有用、没用,或有趣、无趣的判断。应考有必读书,专业有必读书,无法躲避,无可奈何。但读书最终要求诸本心。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为了引导孩子热爱阅读,终身学习而硬性规定一些成年人觉得有益的书籍,效果只怕会适得其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