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书之妙道/类型与派别/邓宝剑

2020-05-28 04:24: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阮元临摹《乙瑛碑》

  一种艺术,总有各样的类型,也会因艺术趣味、风格的不同而形成一些派别。比如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就是不同的文体类型,而浪漫派、荒诞派、自然主义则是不同的风格流派。我们总不宜将类型和流派混同起来,说有小说派、诗歌派、散文派。

  写字也是这样,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这是不同的字体类型;长卷、条幅、对联,这是不同的幅式类型。人们从不称某个书法家属於楷书派、条幅派,因为楷书、条幅是类型而不是艺术风格。

  其实,碑与帖也是两种类型。竖碑立石,以传千秋万代,自然以莊重为宜,所用字体大都是篆、隶、楷这样的正体。而日常通信,收信人看得懂即可,故多以行、草挥洒性情。当然,这个区分不是绝对的。

  总之,因为碑和帖施用的场合不同,功用不同,所以书写的讲求也就不同,它们是类型而不是风格流派。但是在清代,阮元将晋以来的书法史劃分为“北碑”、“南帖”两派,就把类型混同为派别了。

  启功先生说:“碑与帖,譬如茶与酒。同一人也,既可饮茶,亦可饮酒。偏嗜兼能,无损於人之品格,何劳评者为之轩轾乎?”此说堪为妙喻。

  人们饮茶、饮酒,难免有不同的喜好,有人喜欢浓茶、烈酒,有人喜欢淡茶、清酒,不妨说有浓烈派和清淡派,却不宜说有茶派和酒派。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