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包裹的艺术\判 答

2020-08-06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颜值为上这件事,在认人识人上有时难免吃亏,在选择美食的时候,就更容易错过珍宝。不是所有人和事都习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外,大概,成年人要参透这种“包裹”的艺术,才能称之为真的成熟吧。

  仔细想想,“肠粉”这样美食,便是将包裹的艺术发挥到极致的代表。初到香港上学时,肠粉蒸出的味道和雾气,最能在微凉的天气裏安抚灵魂,很多时候,因为这份软软滑滑的肠粉,就可以找回元气和力量,无畏无惧地继续前行。

  只不过,对很多外乡人来讲,外形樸素的肠粉并不是首选。传说中色、香、味俱全的原则,到这裏也不大好用,周身一片白,别说没装饰,简直是两袖清风,带着一股倔强平视红尘。让你一时间不知道它是有底气才高傲、还是没本事乱招摇,於是保守起见,往往是犹豫后的告别,还没真的了解,只剩匆匆一瞥。殊不知肠粉是最有内涵。光说这一层外衣,就是新鲜的米浆蒸熟,够薄够滑身、毫不拖沓。裏面的馅料从虾仁到猪膶、牛肉、叉烧,应有尽有。真的要在刚出炉时浇上微甜的酱汁,顺着舌的走向送进去,才能体味到惊艳,不但内裏滋味十足,咬一口还有鲜甜的米香,着实相见恨晚。

  肠粉可包肉、菜,也可包上酥脆的油条变成“炸两”。据说它的起源在广东,初衷是让老百姓花一分钱吃到两样餐食,没想到一炮走红,到了香港经久不衰。跟“荤菜”相比,炸两多出来的魅力就是那份刚出锅的酥脆,明明是张牙舞爪的炫耀,却莫名被薄嫩的外衣包上一层,反而成了最具诱惑的悬念。说到底,肠粉无论如何都不是一吃见分晓的菜,要带着耐心,把所有隐藏的地图都打开,才算是走到通关。

逢周二、三、四见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