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知见录\送啥都快?\胡一峰

2020-09-14 04:24:0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前几天,感於外卖骑手之难,写了篇《契约化的时间》。最近刷屏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裏》,作了十分深入和生动的分析,读了让人心情沉重。外卖骑手风驰电掣的背后,竟是严苛的算法。

  这让我想起读中学时的一幕,其时推行填图卡答卷未久,班主任考前动员时反覆强调,一定要填涂清楚,因为判卷的“不是人”,不会设身处地为考生着想。“不是人”,本是句骂人的话,用在这裏,虽是陈述客观事实,却也颇有喜感。

  按道理,算法应该是为人着想的,但算法“不是人”,在给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造成了破坏。对於骑手来说,算法像个囚笼,不但关住了他们的血肉之躯,稍不合意,还把他们碾得血肉横飞。有位西方哲学家说:天下最悲惨的事,莫过於活在活的“上帝”手裏。我想,或许还可以加上半句:如果还有更悲惨的,那就是活在算法手裏。

  无疑,万物互联的社会给我们带来了便利,而所谓“便利”,有时又被置换为“快捷”。这是一个人人对所谓“车马慢”的鸡汤大抛媚眼的时代,又是一个人人对“送啥都快”的许诺暗送秋波的时代。沉浸在“速度消费”中的我们,似对“催单”习以为常。然而,骑手的遭遇,却让人猛然警醒,在订单上的读秒图标背后,消耗的是人类的筋肉。

  当然,抵制或取消外卖既不可取,也不可能。这一套物流体系已深嵌入我们的生活,无法遽然逆转。说到底,在这世上,能困顿人的只有人,就像能解放人的也只有人一样。而算法“不是人”,它最终为人间法所决定。外卖骑手之困,根本上是困於人间之法。

  我以为,大部分骑手搞不懂驱使、监督他们的算法的複杂原理,虽然他们每天从中得到奖励或惩罚。我相信,所有骑手都对算法给予他们的便利或麻烦、欢欣或无奈,有细緻的体验,精準度远胜算法。我更期待,哪怕一个骑手的体验,也能影响算法的测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