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大川集/“传真香港”\利贞

2021-01-13 04:24: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最近朋友的公司接到了香港特区政府就提供某项服务的报价邀请,邀请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但却要求填妥之后在某月某日前,以传真方式传回该政府部门,并特别註明“截止时间以本处传真机时间作準”。八十后的朋友,在打印机上研究了半天才似乎完成了传真操作,又因为不能确定是否真的传真成功,还特地打电话去政府部门查询,对方又未能及时回覆,两个小时之后才得到消息说其中一页较为模糊,需要整份再传真一次。结果扰攘一个下午,才将一份不到十页的文件传真成功。想到不久前的新闻中,有医生爆料公立医院要通过传真接受政府所发的隔离令,医生填表完成之后传真过去,再等政府相关部门传真回来确认,快则一小时慢则半天,其间确诊患者或者密切接触者只能留在医院等待;也有医生在疫情之下收了超过一万个传真报告,不但浪费人力,更可能耽误宝贵的治疗与隔离时间。

  不得不感叹,在二十一世纪的香港,这个自诩国际化创科型大都市,推崇智慧政府、智慧城市的地方,这麼多政府部门还依赖传真这种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科技。想来,当香港政府大规模应用传真的时候,应该还是走在当时世界科技前沿的吧,毕竟可以实现“点到点”的保真、即时传输,在準确性、时效性上都比手写文件、人工送件要快很多。但毕竟时过境迁,网络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电商大潮下,连网络支付这种必须严格确认身份、信息绝对保密的问题都已解决,传真的优势不再,而自身的不足则越发明显。当年的“先进科技”如今就快是九十后、千禧后都不认识的古董了。虽然香港政府只是原地踏步,但在科技浪潮之下,逆水行舟的道理如此明显,“不进则退”的香港政府是时候要改变一下“传真香港”的局面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