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食 色/香肠的表白\判 答

2021-09-15 04:28:3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只有自由自在的时候,才有勇气抵御生活吹毛求疵的指摘。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完美,这双手无论触碰到哪样东西,都生怕辜负了那“众里寻他”的剖白。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工作、交友,甚至连做饭都是如此,眼看着一众食材犹豫再三,名贵的退避三舍,普通的无功无过;陈旧的不想与之为伍,新鲜的怕拖了人家后腿。也不知道是哪里生起的这份矫情,竟然嚣张到了如此地步?

  凡在吃的问题上纠结不安时,我一定会抄起一根香肠,那姿势无比决绝,犹如抡起棒子要出门抗敌的大家族长女。香肠可肥可瘦,可广式可哈式,连刀工都不需要有,闷着头剁下几段,配着饭就是坐享其成的一餐。瞇着眼看,碗里有肉有饭,有泛着光的透亮脂肪,也有新米骄傲蓬松的模样,配置齐全,你管我有没有偷懒?

  如果时光再往前推几年,我对香肠,绝对是抗拒的。不管朋友还是长辈,凡动用了这个“武器”,就意味着不着调,不用心。普天之下全是蛋白质,淡妆浓抹各异,能想起用它充数的,想必连基本的诚意都没有了。可如今的我却依赖它成瘾,奉为冰箱里的秘密武器,一出场就带着“说来话长”的风韵,这背后可能是绝不外传的秘方,可能是一家族人的汗流浃背,也可能是就为懒人专门准备的,良师益友。香肠切片以后直接放进电饭锅,跟锅里的米一起边吸水,边切磋技艺。等再打开锅,香味借着米气一溜烟跑到鼻腔深处,还没吃味觉就被俘虏。再不怕麻烦的,把香肠处理得更碎,跟昨晚的陈米饭一起下锅爆炒,旧的米重新散发出油亮光辉,一勺一口,给自己感动得满场乱跑。谁说香肠又老又旧不懂变通,该更新系统的,永远都是自以为是的我们啊。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