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瓜 园/税的讽刺\蓬 山

2021-10-08 04:26:5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税,包括实物税和货币税。古往今来,有关税的讽刺作品数不胜数。晚唐五代大动荡时代,各地军阀为积蓄财力,都征收名目繁多的杂税。吴越王钱镠,规定杭州西湖渔民每天要缴纳鲜鱼,送到其节度使宅邸,称“使宅鱼”。百姓叫苦不迭。

  诗人罗隐是钱镠好友。一次,钱镠展出一幅描绘姜子牙故事的画,罗隐借机赋诗一首:“吕望当年展庙谟,直鈎钓国更如何。若叫生在西湖上,也是须供使宅鱼。”钱镠听罢,顿有所悟,下令停征鱼税。

  吴越隔壁的南唐,开国君主李昪的税法更严。乐师申渐高,是一位东方朔式的人物,幽默善辩。某年,久旱不雨,李昪说:“听说四郊多雨,为何城内无雨?”申渐高答道:“雨惧抽税,不敢入城。”李昪知其有所指,默然不语。

  这个故事在江南流传颇广。六百年后的明神宗,又是一位横征暴敛的贪财皇帝。遇到大旱,神宗亲自祝祷祈雨无果。汤显祖有感而发,作诗:“五风十雨亦为褒,薄夜焚香沾御袍。当知雨亦愁抽税,笑语江南申渐高。”

  清末,各地税种多如牛毛。最臭名昭彰的是四川总督奎俊,刮地三尺之后,又脑洞大开地征收“粪税”,百姓气愤而无奈地感叹:“税至于粪,真无微不至。”四川名士刘师亮戏谑曰:“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

  十八世纪的英国,官府同样巧立名目,敲骨吸髓。甚至征收“窗户税”长达五十多年。老百姓为了避税,只得把窗户堵死,住在黑漆漆的屋子里。作家菲尔丁曾在一出戏剧里写道:一伙政客商讨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征收新税,有人提议开征“学问税”,旁边另一人反驳:有学问的人只是极少数,并且基本都是穷光蛋,倒不如征收“无知税”,那可是财源滚滚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