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红尘记事/享口福因人而异\慕 秋

2021-10-12 04:28:5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中国幅员辽阔,东西南北的饮食差别极大,像我家是江南人,父母虽大半辈子在北京生活,饮食却仍是偏重家乡菜的,以前除了煮挂麵,家人皆不会做面食,直至我妹嫁了个北京人,才学了蒸包子烙饼等技艺。凡家中有客,我父常以汤馄饨招待之,有一次我先生的陕西老友来京,他是某大学教师,正宗陕北人,晚餐吃了两碗馄饨后一夜都在跑厕所,第二天精神很差,我先生说我父的馄饨多菜多肉不适应他的肠胃,要做碗面疙瘩汤给他才行。

  北方人善于烹饪面食,可将面食千变万化。十几年前某次回京探亲,山西驻京朋友便安排我们以自驾游形式去平遥和大寨参观,一入山西境餐餐吃面食,刀削面、卤面、焖麵、饺子、猫耳朵、油炸糕……初初还可以,四五天天天如此丰盛就不行了,看着满桌五颜六色的面食就是没食欲,好想吃口米饭来条蒸鱼饮啖汤。

  北方人认为好吃的南方人未必认同,南方人的美味佳肴到了北方人腹中或又难以适应,当然不是一概而论,但就个人经验,饮食的地区差异确实存在,享口福是因人而异。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