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乐问集/送别港乐创团首席\周光蓁

2021-11-29 04:27:3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周本栏提到十一月六日红磡体育馆音乐会。翌日怀着完全不同的心情再赴红磡,向前辈小提琴家林克定先生上香鞠躬致敬。

  以八十九岁高龄辞世的林克定,对香港,以至国家的音乐文化作出贡献。作为印尼华侨,他和三位哥哥,林克昌、林克明、林克汉,全部在荷兰皇家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毕业,五十年代末先后回归祖国,在北京各大音乐单位工作。林克定一九六二年抵京,与哥哥们组成“林氏四重奏”,在人民大会堂为外宾演出舒伯特弦乐四重奏,受到时任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赞赏。

  前深圳交响乐团首席朱培,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受教于林克定。他在信中说:“当年你在北京演奏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时的情景我记忆犹新。你的演奏风格严谨是多年来我听到最正统贝多芬风格的演奏之一。”

  林克定一九七○年移居香港,随即以乐队首席身份参加大哥林克昌担任总监的香港管弦乐团(见附图)。四年后港乐职业化,林克定的功劳不少。尽管乐团职业化初期引入大量海外乐手,务实兼作风低调的林克定领导得力,未受各种人事复杂问题影响,包括林克昌辞职,继续担任首席。八十年代因手腕腱鞘炎不愈离团,但仍教授弟子,作育英才。

  九月十八日辞世的消息,由林先生的儿子林均键以短讯告知,笔者亦马上转告港乐,同时在电台先后以中英文回顾大师一生,也在周刊专栏撰写悼文。港乐在脸书贴出《怀念林克定(1933-2021)》一文后,未有任何跟进。

  十一月七日的丧礼,安排在四楼的灵寝室,二十多亲朋送别大师,也慰问林夫人和家眷,简约而庄严。灵堂摆放的花圈、横幅,唯一来自音乐团体的,是“香港巴中合唱团”,港乐则不见踪影,让人遗憾。

  记得在夏威夷大学唸书时,曾出席过音乐家的丧礼,逝者昔日团友轮流上台,从独唱到四重奏,还有乐团主管致辞,向已故战友致敬。港乐每年行政费用超过二千四百万元,肯定不会缺钱买花圈,所缺的是一份心意和凝聚。雇员散聚,无根浮萍,走马看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