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人与岁月/人生导师苏东坡\凡 心

2022-08-05 04:24:4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诗人余光中生前说过:如要邀朋友同游,他不会挑李白,李白太仙;也不会请杜甫,杜甫太苦哈哈;他会选苏东坡,他比较有趣。

  旅行一路少不了操心食宿。此类俗事诗仙李白不屑管也不会管,高呼“将进酒,杯莫停”才是他,同行者就只好背起一路琐事。诗圣杜甫总是忧国忧民,洒向人间尽悲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同行者也只能陪出苦大仇深的神气。苏轼也喝酒也写词,但生活俗事样样在行。旅游挑他为“驴友”,雅时上天,俗时下地,吃喝不愁,行走有笑。余光中真是独具慧眼!

  苏轼的时代(一○三七至一一○一)正是欧洲黑暗的中世纪,人性受到严重压抑。苏轼比“文艺复兴”(约一四○○至一六○○)早上三四百年的诗词,已体现出个性的解放与美好,他豪迈时是“大江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温馨时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深刻时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文学成就不逊于文艺复兴光华。

  苏轼因朝中“党争”仕途不顺,宦海几度沉浮。他是儒家优等生,在朝忧民,在野忧君,当京官他上书直谏,下基层则亲力亲为。被贬谪无法施展时,便专心攻词,认真生活。他“吃货”的本事,最能显现我们民族特有的生存韧性。

  落难黄州的他既开垦出“东坡”种粮自救,还发明了美味“东坡肉”;与禅院交往又做出变废为宝的“东坡饼”;贬到惠州他烤出了羊脊骨;发配到天之角儋州,一般人都愁死了,可他还惦着吃生蠔,留下了“载酒堂”。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苏轼把世事看得通透而旷达,总能把沮丧沉郁化成千古雄词,令灵魂添趣。人们在不如意时读东坡诗词,常就“也无风雨也无晴”了。如一定要挑个人生导师,苏东坡应是人选之一。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