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艺术赏析 > 正文

翰墨迎春风 丹青庆新岁——著名画家高明宇

2021-02-08 20:15:18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律转鸿钧佳气同,肩摩毂击乐融融。

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千门万户中。

在这新年到来之际,

高明宇给我亲爱的朋友们拜年啦!

祝您牛年事业红火!收获丰盈!身康体健!

诸事畅达!牛年大吉!

高明宇,女,民革党员,美学博士研究生。

专业方向:大写意花鸟(兼修书法)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画院副院长。

2000年9月就职于东北农业大学人文学院。2011年担任艺术学院基础部系主任至今。

自参加工作起主持省级立项课题三项;参与三项。先后获国家级奖项七项;省级十一项;市级六项。指导学生斩获国际、国家级、省级冰雕大赛金、银、铜奖多次。独立出版专著四部;独立出版教材两本。1999年——2019年在核心期刊独立发表论文20余篇。2012年举办个人画展《瑞雪兆丰年—高明宇画展》,主办单位:东北农业大学博雅讲堂。自2000年至今多幅作品先后被国内外专业机构发表并被收藏。

传统笔墨 现代语境

——高明宇大写意花鸟画解析

贾德江/文

纵观当代花鸟画坛,工笔花鸟已是枝繁叶茂,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呈现一派明媚春光,正以面向世界艺术的态势,迎来新的繁荣盛景。而由传统走向现代的写意花鸟画,尤其是大写意花鸟却不尽如人意。虽然涉足者不计其数,实难见得笔墨精妙之佳作。传统笔墨功力的弱化,文化含量的浅薄,难脱古人的范式,缺乏个性化的表现等等诸多不容回避的问题,让大多理论家和关注大写意花鸟发展的有识之士忧心仲仲,不免发出“后继无人” 的叹喟。呼唤大写意花鸟的新突破,开创大写意花鸟的新局面,成为盛世中国的时代需求和人民的心声。

正是这样的情境下,我读到了高明宇创作的一批大写意花鸟作品。引人注目的是画中山花野卉的情趣与格调非同凡响,是苍辣浑厚的清新笔墨透出的才情与智慧,是生意盎然地表现花情鸟态所洋溢的性灵色泽和审美境界。那种落墨为格的大气,那种野逸放达的情怀,那种布局开张的新变,早已走出传统的程式规范,让你感受到的是春天的芬芳,夏天的明朗,秋天的清霜,冬天的希望,是生命力的展现,是青春的焕发,是自然的讴歌,是“天人合一”传统文脉的现代阐释。

高明宇的可贵之处在于:面对现代花鸟大师耸立的难以逾越的座座高山,面对画坛后学望而生畏的大写意花鸟画日渐走入低谷的态势,作为高学历的年轻女画家,她却知难而进,毅然割舍了易出成果的其他画种的情结,选择了高难度的大写意花鸟画,并调动所有储备,心智,全力冲击这个领域,希翼打破前人窠臼,辟出一条溪径新路。我以为这是一种富有使命感的作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的前途正需要像高明宇这样的具有高层次知识结构的青年画家的介入,才有可能使当代式微的大写意花鸟画有所改观。

高明宇接受过高等美术院校的“学院式”教育,四年本科,三年研究生(现为博士研究生)的习画历程不仅使她奠定了造型、笔墨、色彩、的基础,还使她集中西画学与古今理法于一身,全面提高了自己的修养,从而进一步体会到,承继和发扬中国画传统对中国现代艺术建设的重要意义。正是基于这种理念,当她决心涉足“曲高和寡”的大写意花鸟画时,深深顿悟到“皮之不存,毛将附焉”的道理。也就是说,没有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力,没有中国的笔墨语言,要想在大写意花鸟上有所建树,侈谈所谓的创新,那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只能是缘木求鱼,画饼充饥。由此,她重新返回古典,沉醉于白阳、青藤、八大、南田、任頣、缶老等历代大师的笔情墨趣之中,迷恋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郭味蕖等现代大师的格调之中。“师古人之技”使她明白,写意花鸟不是徒有虚表,而重在内涵,集中体现在一个“写”字上。这个“写”字又凝聚了画家的天赋、胸怀、人品、常识、修养及书法、笔墨长年积累的功力。可以说是“一笔一墨见分晓,落笔瞬间见真功”,写意花鸟画的难度就在于此,其美妙神奇魅力也在于此。

艺术需要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够发展,但创新又离不开传统,这种辩证关系已被众多艺术家们所共识,也是高明宇所深刻领悟的。她在研习了近代大师的变革创新之路后,把他们大致归为两类,一类是从传统书画入手而求古今通变的传统“延续性”画家;另一类是从西画入手而求中西融合的“开拓性”画家。前者如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其笔墨核心规范是书法用笔;后者如林风眠、徐悲鸿等,旨在“借洋兴中”。而高明宇选择的是以“传统笔墨”和“现代语境”的融合为审美取向,力求将传统笔墨融入到自己的花鸟造型中,并借鉴西方绘画中的现代构成,色彩等技巧完成写意花鸟画由传统向现代的转换。换句话说,高明宇始终立足于传统来探求创新,她的作品贯注着传统血脉,同时也贯注着自己的个性、气质、追求,即使有些作品吸取了现代西方绘画的一些手法,其情调意味也完全是中国式的,体现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突出的是中国笔墨的意趣。在抒写胸中意象时,她以笔墨形式表现主客之间,以适度的“不似之似”的把握为要旨,过之则易流于纯粹的墨戏,不足则缺少品位。她笔下的夏荷、秋菊、春兰、冬梅乃至飞燕、阳雀、白鹭、双鸭、雏鸡、翠鸟等,一看便知从传统中得来,但它们又立意造境、笔墨形态却又分明与古人作品判然有别。其点、线、面形成的节奏感,黑、白、灰的转换关系,以及她创造的风格图式,蕴含着诸多现代绘画的要素,无不充溢着自然生命的勃勃生机和画家对于生命之美的由衷赞叹。其笔势的婉媚与泼辣、飞舞与凝重,其笔势的开张与内敛、藏露与跌宕,在大笔挥洒的舒卷自如中,给人以痛快淋漓之感,显示出一吐为快的畅达和一种拨人心弦的韵律之美。

显然,高明宇是沿着她的导师创造性一路走下去的,最直接的继承了她导师的笔墨激情性,审美现代性与结构的开放性的优长,表现的主体大多是山花野卉,北方特有的动植物是她施展才情的天地,重感受、重写意、重构成、重品位、重意境是她的审美取向,从苦涩、荒寒、孤寂挖出美来,是她花鸟画突出的品质。正如她在《中国画“写意”小议》论文中所言“善从平凡,熟视无睹,不易发现美处深察,挖掘出大生命、大精神。注重表达顽强生命力,不屈抗争精神,这是大美,是壮美,是大意。”大写意的“大美”构成了她作品的基调,重文气,重内涵构成了她作品的美学思想。

生活感受的独特性,的确会改变传统花鸟艺术构思的经验和语言手段。在高明宇的作品中,实境的感受使她在观察和写生中练就了捕捉对象特征和瞬间情态的能力,对于各种花卉鸟虫生理特征和审美意趣的研究,是形成她形神兼备个性特征的关键,是自然花鸟世界的美赋予她潇洒灵动的笔墨与鲜明的色彩,是自然花鸟界的生命赋予她作品以生机和明丽的境界。高明宇的创作高度,在于“花”与“鸟”的生活化,传递的不是文人的忧患意识与自我遗兴,而是完全出于对自然的热爱和对美的颂扬。比如那迎着野卉飘香山花野草飞来的一群红蜻蜓,那趁着风势振翅于向日葵间的阳雀,那荡漾于柳叶下情意绵绵的水鸭,那花荫下争食的雏鸟,那独立于荷塘间的白鹭,即使是那枝蔓秋叶缠绕背后的寒禽,给我们带来的都是一片绚丽,一片璀璨,一片生机,同时也是一种愉悦,一种情趣,一种精神。她的画风清丽中见儒雅,松秀中见深厚,虽不如徐渭、吴昌硕、齐白石画风那么强烈鲜明,但她包蕴生活的丰富性、笔墨的多样性、造型的生动性却是独具特色的,因而才有那么多不见古人画笔的花鸟形象跃然于纸上。她从不把花鸟凝固在一成不变的模式中,总是层出不穷地创新,千种风姿,万般风情,呈错综变化之形态,令人目不暇接,她也不似近代的不少画家,卷轴盈筐,展示的则只能画花,极少有鸟,而在高明宇的画面上,不仅花卉品种繁多,总是将花卉与禽鸟或草虫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画面因此有动有静,有声有色,构成真正意义上的花鸟画。

我们注意到,她作品中的笔情墨韵始终和花鸟图式、造型结构、艺术趣味、意绪阐发互为表里,强化线条的力度动势,注重构成的现代性与节奏感,融传统书法用笔,西画的色光彩影,没骨的笔迹墨痕于一体,再运用以浓衬淡、以墨托色、线面互动,泼写结合、墨色冲撞、水墨交融等多种技法的随意生发,营造出丰沛润泽、繁富和谐的空间层次与构成关系的变化,尤其是水的运用恰到好处,或使墨色分明,层次清晰,或使墨色朦胧,一片化机,那种整体的大开大合,细节错落穿插乃至每一个花瓣、每一组叶子、每一对禽鸟的映与衬、藏与露、俯与仰、顾与盼都体现出说不尽的大自然永恒之中的流动之美和笔墨表现力的无穷无尽性。

作为当代画家,高明宇的艺术观与艺术思维是与时代同步的。她强调对生活的深入与观察,突破了传统写意花鸟的程式规范,由文化隐喻的符号化趋向于亲近人生的现代化转化,这种转化与古代文人避世、隐逸的超然心态已拉开了距离,而与改革开放新时期崛起的民族之精神取得了共鸣。她的笔墨崇尚传统却不失现代感,改造了文人画的纤弱、萧疏、冷逸的图式,更重花鸟草虫的生命活力和情趣;她的造型是得之自然却不拘形式,一花一鸟都超越了本身形质的局限,体现了大自然的生命颤动;她的意境将意象的生机活力,精神内涵融于一体,让世俗的心灵被诗情画意的文化传统所沐浴,折射出画家的生命情意。

高明宇极具天赋而又勤奋过人,学养颇丰而又年轻有为,这就决定了她有足够的时间和从容的精力去面对中国写意花鸟画发展的当代使命。当代花鸟画与古代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所承载的文化情怀和艺术内涵的不同,这就意味着它的艺术功能的强化和艺术规律的探索已成为今天花鸟画艺术的大趋势。高明宇是中国传统花鸟画的信奉者,又是一位勇敢的背叛者,历史和现实都一再证明,唯此才可称为真正的继承者。

责任编辑:李孟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