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有料历史 > 正文

人文历史/68年璇宫戏院曲未央/周光蓁 (文、图)

2020-07-15 04:23: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皇都戏院前身是璇宫戏院,约於1952年落成,是本港最古旧的独立单幢戏院

  港岛北角车水马龙,人、车熙来攘往,从电厂街转入英皇道直路前的必经地段,坐落一座带有神秘色彩的古老大宅。从炮台山远远看到的,是屋顶上奇特貌似鱼骨的抛物线型混凝土拱架,而正门入口上方有一幅大面积的浮雕,虽云岁月无情,韶华不再,但仍跟地舖鞋店、饼店、藥店等街坊小卖甚不相称。港人来去匆匆,多少人会记得60多年前的璇宫戏院曾经是香港艺术文化地标,将中环、尖沙咀、铜锣湾等都给比下去?

  本月是已故小提琴大师艾萨克.斯特恩百岁华诞的月份,国际古典音乐界举行各种纪念活动。笔者有幸在香港电台主持四辑特备节目,首辑追溯大师远在1953年首访香江,演奏地点正是璇宫戏院。那是他在大中华地区的首次,较1979年历史性访华早近四分之一世纪。

  “文化沙漠”开出第一朵花

  1952年12月11日璇宫戏院的开张,带动区内不少商住发展,连香港首个有盖电车站也在璇宫对出位置竖立。但更重要的是,该院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用资深艺术行政人员陈达文的话来说:璇宫之前的香港是个文化沙漠,连一所演奏厅都没有,外国演奏家只能在皇仁书院、香港大学礼堂等演出。璇宫戏院是“文化沙漠”开出的第一朵花。10年后,这朵花由香港大会堂接力,香港文化艺术发展历程从此不一样。

  1959年改名为皇都戏院至今,这座巨型地标经历了近70年寒暑,现为港岛区历史最悠久的戏院,也是几十年翻天覆地城市建设的倖存者。虽名为戏院,但从建筑设计构思和理念到实际运作,都远超播放电影的功能。正如该院创办人、当时被称为“娱乐钜子”的万国影片公司总经理欧德礼1952年开幕时所言:“我得强调这不只是另一间戏院,而是我们群策群力诚意为社会提供有益身心娱乐的成果。”

  璇宫和欧德礼可以说是硬件、软件的完美结合,缺一不可。事实上,璇宫时期不少国际顶级音乐家,都是因为欧德礼的关係而来。欧德礼以他的长袖善舞,通过所拥有的国际艺术界关係网络,从首轮电影到表演艺团、大师,一一请来香江到此一遊。而璇宫正是他为之準备好的舞台。他亦通过中英文传媒,广泛宣传来港演出的音乐家,撰写栏目介绍的同时,还与夫人亲自到机场迎接到访艺术家。他曾对传媒说:“为提倡音乐,年来曾不惜重金,聘请第一流欧美音乐家来港演奏,赚蚀与否,在所不计。”小提琴家斯特恩在日本巡演30场后前往印度、欧洲演出。当时传媒报道说:“本港娱乐钜子欧德礼,为使港人一饱耳福,特设法邀彼乘返欧过港之便,在港演奏一场。”

  璇宫戏院除了为国际西洋演艺家提供舞台,对本地以及内地演艺活动的支援也不遑多让,这一点甚少记述,值得补充,让历史更完整。关於璇宫对本地文化的意义,著名女高音、音乐教育家费明仪生前最后一次访谈,念念不忘她在璇宫戏院演出的一幕,然后说:“它是香港文化艺术的发源地,也是香港早期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培育了我们这批演艺文化人。”

  首位华人踏足璇宫舞台

  据资料显示,费明仪是在1956年4月4日在璇宫演出,独唱六首中外艺术歌曲,由居港多年的拉脱维亚钢琴家夏理柯作伴奏。那是璇宫开幕以来首位华人踏足该舞台演出。她回忆说:“能够站立在璇宫舞台演出,那是对演出者艺术水平的肯定,因此我的专业艺术生涯,是从璇宫演出那一刻开始。”

  2016年末卧病在养和医院的费明仪娓娓道来演出的前前后后。那场综合演出亦包括由骑兵军乐队和警察银乐队组成的65人乐队演奏《天鹅湖》、《轻骑兵》等流行古典曲目。“我还记得欧德礼邀请我到璇宫演出,当时我说剧场那麼大,为什麼点名要我唱呢?他说听众会很喜欢听我的演唱。我的老师赵梅伯教授得悉后十分高兴,他说欧德礼一般对华人不太理睬。我觉得我的叔叔费彝民作为传媒人,以及我父亲作为电影导演,都跟欧德礼的专业有关。最重要的是他懂文化,也锺爱艺术。”

  1956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历史时刻,内地融洽的气氛,辐射到文艺交流。费明仪在璇宫演出后同一个月,获邀与中英乐团成员到广州中山堂演出两场音乐会,观众逾万。这是建国以来首次香港音乐家北上演出。返港前,乐团邀请主办方的华南文化艺术界联合会来港演出。两个月后,一行70人的“中国民间艺术团”来港演出,地点正是北角璇宫戏院。

  艺术团成员都是国家艺术精英,演出的种类繁多,包括民间舞蹈、京剧、广东音乐、大合唱、独奏、独唱等。演出者包括京剧名家谭富英、裘盛戎、笛子大师冯子存、唢呐大师赵春亭、声乐大师周小燕等。每晚三个半小时共演12个节目,而且晚晚不同。难怪6月21日首场演出后,排队购票人龙不绝,结果不断加演下,连演30天,入场观众达五万之众,成为当时的一个纪录。更为突出的,是戏院门面的布置,极富时代特色。首演当天的《大公报》介绍:“北角璇宫戏院昨天已布置完竣,外貌焕然一新,大门上面绘有整层楼高的扇舞、狮子舞、荷花舞的彩画,两旁彩旗迎风飘扬,左上角并有‘百花齐放’四个大字。鲜艳夺目的光彩,吸引着每个途人。”

  发展商拟保留戏院“精髓”

  这个描述与今天淒清境况相比,情何以堪?上文引用费明仪临终前的回忆,她最后嘱咐说:“璇宫戏院代表一个时代的辉煌,那裏的艺术氛围是原始的,是无可代替的。无论西九文化区花多少钱,建成多先进的音乐厅,它的历史内涵如何也无法比得上璇宫。钱是买不到文化的,但让戏院空着停摆也不行。因此我建议把皇都戏院活化为香港表演艺术博物馆,将本地历来粤剧、歌剧、芭蕾、中西音乐等不同艺术门类的资料、大老倌的戏服、海报等都集中保存、展览。不然,那些宝贵的历史就永远失去了。如果能保持原来的舞台,那较比邻的新光戏院专业得多,历史也更长。我就是掉光了牙,都希望重返璇宫演出!”说此话后三天,费明仪辞世,成为永远的遗憾。

  在此前后,皇都戏院获评为一级历史建筑。多年收集皇都戏院业权的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发言人表示:“若集团成功统一业权,将在重建有关项目过程中,积极考量如何把前皇都戏院的精髓予以保存。”据悉所谓精髓,正是本文的主角──璇宫戏院。且看璇宫能否成为香港的卡耐基,还是北角的利舞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