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张楚:一手生活 绘就《中年妇女恋爱史》

2018-12-11 15:30:16大公网 作者:记者 刘蕊 通讯员 谷素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张楚讲座现场  刘蕊/摄

日前,鲁迅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获得者张楚携最新小说集《中年妇女恋爱史》做客郑州松社书店,与读者分享自己的小说创作和对中年女性的看法,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创作来源于一手生活
 

 
     
    张楚接受记者采访  刘蕊/摄
     
    《中年妇女恋爱史》是一部短篇小说集,创作时间为2015——2017年,收录《风中事》《盛夏夜,或盛夏依旧》《水仙》等12篇作品。张楚表示他没有给自己规定某一时间段内写哪个主题,这部小说集是散点式的。“如果非要找一个主题的话,那只能是时间“。虽然是短篇小说,但是小说中主人公经历常常是数年,数十年,读来会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时间流逝感。 
     
    延续以往的创作,这次张楚的笔下依旧是描写小人物的故事。他坦言,”这跟我的生活环境、心理环境有关系“。因为一直生活在县城, 张楚觉得写这些日常中能接触到的人会更轻松。在他看来,这些人物虽有自己的局限性和桎梏,但是他们的内心世界并不比一个伟大的人干瘪,相反,可能同样丰盈、旺盛。 
     
    作家邵丽说:“张楚如同热情的少年,感性地看待世界的作家,他的创作不是出于理性,而是被周围的人和事拉着向前”。诚然,张楚的创作几乎都来源于一手生活。 “有的作家可以有二手、三手的生活,但是我不行,可能比较笨吧”,张楚自我打趣道。 
     
    揣摩刻画“中年女性”群像 

    《中年妇女恋爱史》书影  刘蕊/摄

      因为作品中细腻的女性形象刻画,张楚素有“男版张爱玲”之称。对这一称号,张楚既感到荣幸也感觉惶恐。在这本小说集中,特别是本书首篇同名小说《中年妇女恋爱史》,他更是塑造了一众女性形象。在张楚看来,女性在一定程度上比男性更细腻,对爱情更单纯单一,作为文学人物也更有代表性。 
       
      虽然坚信男性作家也可以写好女性,但他也坦承自己在写女性时会遇到困难。他说: “男性作家写女性有天然短板,我不可能像女性一样想问题。有朋友赞美我擅长写女性,但我还是很心虚。所以我很少说‘她想什么什么’,我让女人去动,她把玻璃推开,望着窗外,至于她具体想什么,我不写了,让读者去琢磨”。 
       
      与笔下的人物“她们在苦熬”的女性形象形成反差,张楚眼中,中年应是一个女性最美的阶段,如水果熟透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有着稳固的价值观,在家庭和事业中游刃有余。张楚的笔下总是美与丑陋并存,他认为自己只是客观的呈现,小说里过多的饶舌都是多余且危险的。 
       
      寻求新的写作可能 
       
      从文学青年到文学中年,20余年的写作经历中,张楚斩获大小奖项无数。本应得心应手的写作,他却感觉越来越难写。这本小说集正是他关于小说创作的思考和研究成果。 
       
      《中年妇女恋爱史》中,他创造性地采用编年体方式,叙述主人公个人经历的同时,在每章节后加入关于那时世界和宇宙中发生的大事记(后者为虚构),让读者在不流畅的阅读中能有所思考,这种手法在短篇小说中非常少见。 
       
      《直到宇宙尽头里》一文中主人公会自然而然地联系到宇宙。张楚说“跟世界甚至宇宙相比,个人的日常就显得微不足道“。他希望通过这种时间空间的对比,扩大格局,让小说往深里走。 
       
      与自己的现实主义风格相背,这部小说集里,张楚还采用了神话传说的方式来写“水”的故事。他说“水的消失有时候比人的消失更值得深思“。多年好友且同是作家的南飞雁表示充分肯定,他说“一个小说家最重要的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即使是编的,读者也认为是真的”。 
       
      坚持短篇小说创作中“小而有光“是张楚一贯的创作气质。对于这部小说集,他希望读者不止是看到故事和小说仿佛满足的”窥探欲“,更能懂得他在说什么,理解他对世界,时间,女性的看法。 
      责任编辑:莫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