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数字经济/2021开启康波新周期\国际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郑 磊

2021-01-14 04:24:0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中国正式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新基建替代老基建,5G投资已适度超前,今年在新基建、科技等领域存在明显的投资机会。

  从中国视角看,过去的两百年,从农业经济的顶峰滑落,经过艰苦卓绝的奋鬥,完成了工业化。未来两百年,中华民族将再次崛起,登上数字信息经济的巅峰。2021年是新康波周期的起点,中国改革真正进入了“深水区”,除旧布新,打破一些关键领域利益固化格局,才能够扎实推进以“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推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和解决国内国际的矛盾衝突,将成为2021年的主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难以“预见”,只能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去“发现”。

  2020年1月9日,笔者撰文《2020新旧康波周期展望》裏,对全年经济和市场做了分析和预测。当时,可能没有多少人会猜到新冠病毒会成为影响全年社会和经济的关键因素。文章基於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情况,提出“美国可能遭受比之前衰退更大的金融动荡和经济危机”、“在2020年底前,美国经济仍可能步入衰退”、“经济通缩和经济减速可能同时出现”、“美国货币政策进退维谷,可能暂停调整利率,增加国债购买”。

  突发的疫情改变了去年经济运行的常规形态,大量线下经济活动转移到了线上,“宅经济”、电商、物流等行业获得了难得一遇的良机。中国政府提出了面向数字经济的“新基建”,中国正式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数字经济时代。新基建替代老基建,尤其是5G投资已经适度超前,并提前完成了全年目标。2020年初提出的“基建板块和周期股有波段机会”,已经得到了验证。

  经济政策不急转弯

  旧周期的驱动力基本衰竭,新周期以数字经济为代表,“十四五”是一个新旧过渡阶段,金融与房地产领域继续清理整顿,反垄断与限制资本无序扩张成为优化“内循环”的重要政策导向。在反垄断的过程中,应执行各种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的原则,注意保护民营经济的活力。

  2020年开始的五年时间,是旧康波周期的尾声,和新康波周期的初起交叠时段。一般而言会出现经济低迷,而且向下震荡的幅度可能很大。笔者相信,在渡过2021至2023年全球经济萧条期之后,2024年开始,世界经济将重新步入新康波周期的快速增长阶段。

  新康波周期是新一轮创新周期,金融科技技术和应用经历了一轮喧嚣热闹之后,已重新起步,更多地与实体经济融合,云计算服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区块链找到更多政务和商业场景应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被纳入科技伦理和法制轨道,进一步规範和发展。以车联网、工业互联网为先导,物联网初现雏形。5G基础设施投资继续保持适度超前,新能源车和充电桩建设版图加速扩展。

  中央财经工作会议特别提出“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準有效,不急转弯”。“不急转弯”在中文语境是非常通俗易懂的表述,很少出现在最高级别的政府文件表述中,清晰地表明高层希望宏观经济政策继续保持稳定的意思,以及能够被公众充分理解的意图。这与近期不少分析人士猜测政策将要转向的看法迥然不同。

  笔者认为,全球经历了2020年严重疫情的影响,全球主要经济体出现了停摆或衰退的影响,很难在短期内得到缓解,复甦进程中可能会出现混乱,比如产业链断裂、供应链失衡导致的价格信号失灵,一些社会问题也可能意外爆发,地缘政治形势和地区衝突变得更加紧张。预计2021至2022这两年,全球主要经济体将继续保持宽鬆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应对经济萧条带来的衝击。宏观经济正常化的方向是明确的,即逐渐退出,但是今年恐怕不具备退出所需的条件。

  迎接挑战拥抱机遇

  信用债风险可能会在2021年下半年继续暴露,不仅影响银行,也涉及很多非银行金融机构。有些信用债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有必要加快和完善不良资产处置体系,有序化解债务危机隐患。笔者认为,2021年发生恶性通胀的可能性较低。在政府积极干预和财政刺激下,基本消费需求能够得到满足,仍会有较多资金流入资本市场,而通胀预期仍会长期存在。我们无法排除一种情况是,通胀可能直接从资产泡沫破裂,跳过一般商品市场通胀阶段,直接转入通缩。但如果全球出现粮食危机这类衝击,则一般商品市场通胀可能与资产泡沫同时出现。

  香港的实体经济受到衝击较大,而金融市场因中概股回归带来了一波热潮。大量资金湧港,对港币需求明显增加,导致香港金管局多次出售抑制港币升值,维护联繫汇率制的行动。随着内地进一步开放,以及相较国外更为稳定的政治经济形势,未来一段时间仍会有国外资金进入香港和内地。投资者要留意评估中美爆发金融战的可能性,这是决定香港市场走向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

  2021年还要警惕的是,国际经济的无序复甦,以及可能会出现主要经济体复甦乏力的问题,尤其是美国、英国与欧盟。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受到了疫情重创,欧猪五国的情况更为严重。中美关係不太可能出现大转变。综上所说的国际问题因素,有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集中发生,这是中国经济和市场面临的主要不确定性。

  板块出现轮动效应

  2020年中国GDP整体为正的目标必能实现,成为全球经济唯一亮点。市场对经济复甦的预期越来越强,这也是年末出现周期股活跃的一个重要背景。春节前,市场有可能出现一波反弹。笔者认为,中国经济将在2021年上半年继续强力反弹,延续2020年动能,进出口仍有较好表现,新基建投资强劲,由於春节因素,消费也会有明显改观,包括港股和A股在内,资本市场会在上半年迎来一个小高潮。

  2021年在新基建、科技、农业、基础消费、军工、国企改革等领域存在明显的投资机会。在具体产业板块选择中,2020年有些板块升幅过高,比如科创、新能源、医藥、食品饮料等,2021年初可能会发生调整,而表现较差的尤其是符合上述投资机会的板块,有可能获得超预期收益,散户投资者可以购买上述主题ETF。在个股层面,我们看到市场清理仍在进行,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出现信用债违约,公司实际控制人涉足法律纠纷,公司财务突然出现不良等“黑天鹅”事件,仍会引发市场较大波动。

  中央“五中”全会给出的“十四五”规劃指引也表明,中国未来五年必须紧紧围绕发展数字经济,查漏补缺,夯实已经取得的成果,在关键技术领域取得突破进展,为2035年的宏伟目标奠定坚实基础。2020年初笔者提出“留意生物製藥、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5G、半导体等领域的投资机会”,2021年市场大部分时间是围绕这个主题进行的,相信这个建议在未来五年仍然是可行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