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创科宇宙/疫苗的下一步推进\创业投资者联盟召集人 梁颕宇

2021-02-23 04:25:2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2月10日,中国政府援助赤道几内亚的一批新冠疫苗顺利运抵马拉博。这是中国政府向非洲国家提供的第一批疫苗援助。

  等了又等,首批新冠肺炎疫苗终於到港,100万剂国产灭活疫苗赢了头威;而採用德国mRNA技术的疫苗,预料首批亦将於周内抵埠,一至两星期内可供优先群组接种。从每天看新闻见到其他国家陆续启动疫苗接种计劃,热切盼望疫苗早日到港,到真正可接种,香港人庆幸之余,相信不少人也犹豫,到底是否或何时接种?又或应该接种哪一款疫苗才对?这其实亦是各国政府和衞生官员一直在苦思的问题。

  以美国为例,高峰期单日逾30万人确诊、3000至4000人病殁,累计确诊2845万人的国家,特事特办推出保护力强但副作用严重,且出现率较高的疫苗,尽量减少感染人数,诚然是无选择中的选择;但是对於一些疫情受控、确诊和死亡人数不高,甚至持续下降的国家,也许可选择保护率较低但副作用也温和的疫苗,更能确保最少接种者出现副作用,甚至死亡的极端情况。不过,说到底这也是一个艰难抉择,最适切做法还是提供不同选择,让市民自行做决定。

  保护率与副作用的取捨

  以现时西方国家应用比较广泛的辉瑞/BioNtech疫苗为例,在美国和欧洲多国接种以后,接连有接种者出现面瘫、脑脊髓炎、晕倒等比较严重的副作用,挪威更出现多宗长者死亡个案,虽然被判断未必与接种疫苗有关,可能是先天的免疫系统或基因问题,但具体是否疫苗诱发仍未知。挪威有0.1%接种者有不同种类副作用,站在政府角度,眼见副作用如此强烈,实际是陷入两难困境,只是大多数政府选择与其每天有这麼多患者去世,宁愿让一部分人去冒险;而关键在於资讯和数据是否够公开透明,让市民掌握充分资讯,自行去衡量决定。

  市面上各款新冠疫苗採用不同技术,所需接种的剂量也不同,市民选择前首先要明白,不一定最快获批出台的疫苗便是最好的,一些尚在临床最后阶段或正待审批的疫苗,可能临床做得更全面、数据做得更仔细,慢工出细货品质可能更有保障。事实上,也有一些藥厂坚持完成三期临床数据,正式通过同行评估和把数据在国际期刊上发表,尽可能跟足正常程式,製作更加严谨。

  站在疫苗研发者的立场,他们同样面对巨大压力。从一开始做临床测试时,要在高保护率、高副作用和低保护率、低副作用之间,如何做取捨;到完成一期二期临床,再慎选后续研发的路线,均需要全盘考虑。参考大部分疫苗和藥物研发,西方国家藥物配方和治疗方案以西方人基因和较高大的身材为对象,藥效一般较强,对於其他种族(包括亚洲人)来说,藥效可能会过高。故此,新疫苗和藥物研发,常规会加入全球临床测试,观察对不同种族人士的作用和影响。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严峻,疫苗开发争分夺秒,不少进入三期临床的候选疫苗,尚未来得及做全球临床,已经要匆匆上马,致使缺乏对不同种族、60岁以上病人、孕妇、儿童等群体,可能出现之影响的清晰数据。全球临床难以推行的另一原因,是各国实施严格的检疫措施,研发人员每到一个国家都需要隔离一段长时间;同时跨国航班锐减,部分研发新藥的科学家甚至因为体内抗体水平高而被拒飞,要派遣充足懂得做全球临床的科学家到指定国家,及时做出成绩,变得难上加难。

  解决富裕与贫穷国接种差距

  除此以外,一些疫苗在不同国家生产,由於各国审批标準不同,合作生产的夥伴能力和经验有异,製造出的疫苗标準和成品可能略有差别。更不幸是我们发现一些投资者见疫苗需求殷切,趁火打劫式上调部分疫苗原材料的价格,由於全球疫情非常严峻,不同藥厂疫苗初期产量有限,各国均急於抢购疫苗,富裕大国与发展中国家的疫苗分配,更令藥厂像各国政府一样,需要面对两难的道德困境。

  世衞早前公开抨击全球疫苗分配不均,一些欧美国家急於抢货,各自与藥厂达成双边协定,推高了疫苗价格,形成富裕大国获分配大部分疫苗,贫穷国家或小国却无法购得疫苗。根据世衞提供的数据,截至1月下旬,在50个以高收入国家居多的国家中,已经注射了4000万剂新冠疫苗;但是在非洲,几内亚是唯一向人们提供了疫苗的低收入国家,而迄今为止只有25人接种了疫苗。

  世衞批评藥厂分配不均,富裕大国囤积疫苗,令世界上最脆弱的人被迫等待疫苗,而富裕国家中的低风险人群却安全了,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实情却是藥厂大多生产力不足,部分甚至拿了欧美国家政府资助去开发疫苗,研发初期已签下预购协议,倘若要帮发展中国家,必须作出取捨,是否再与其他急需疫苗的国家签订协议,藥厂亦无所适从。

  数月前,笔者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一同出席彭博亚洲会议一个12人的小组讨论。席间主持人问及,中国疫苗会否供应美国,当时我回答他,美国尚未加入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大家必须同心协力朝疫苗全球公平分配努力,而非把供应着眼於发达国,笔者相信中国将再次成为向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供应可负担疫苗的主要力量。

  实际上,各国政府如何控制和分段重启经济及关口,对控制疫情仍非常重要。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及不同组织和政府都在探讨,是否大部分市民都接种较强效的疫苗,重开边境就愈安全?哪个国家会承认哪些疫苗?

  要提升抗疫效率,一个有效方法是各国从科学出发,放弃排他思维,尽快议定出一致标準,尤其新冠病毒快速变异,对检测灵敏度和疫苗有效性都会有影响,疫苗有效性必须同步提高。若各国能摒除成见,携手一起去做全球研究,尽快找出最有效、副作用最少,价钱亦是发展中国家所能负担的疫苗,甚至把一定比例疫苗交由世衞分配予发展中国家,对解决现时疫苗质素参差、供应不均等问题,将能作出巨大贡献。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